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9章 对事不对人

  “自然真实。”月文曜弯唇淡讽笑笑,“本郡王可听说都神捕平日亦到万花楼寻姑娘的,当中道理,难道你体会不到?”

雷二虎轻拧眉,“小郡王尚未成亲,亦能这般自控?”

月文曜眸光兴味的看都若离,道:“那你问问这一位都神捕,能否这般自控?”

都若离眸光一闪,避开他的眸光,佯装轻咳了咳,道:“那照小郡王所说,庄之燕与忻王爷的关系她亦相告于你?”

“自然是,本郡王与她相处尚算融洽,她本是一时之气自己卖了自己,见本郡王无需她献身,自是乐意之极,时日一久,便把她心事告之于本郡王。她钟情于忻王爷,可身份低微,忻王爷未将她看在眼里,那亦是常理。”

月文曜缓缓而道,狭长眸子闪了淡讽。

都若离轻呷一口茶,道:“小的据忻王爷那儿得知,那天禄兽玉佩是庄之燕在忻王府时所偷,这般女子,怎能得忻王爷青睐?”

月文曜微讶,“此事倒未听庄之燕提及。”

“此等不光彩之事,她何会提?想必她在你面前对忻王爷幽怨甚多吧?”

“被人赶出忻王府,幽怨自是会有的。”

“因了她的缘由,故而小郡王对忻王爷亦无甚好感?”

月文曜眸光一闪,低沉淡笑,不带一丝情绪,道:“都神捕可别擅自下歧义,你亦别想言语诱/导本郡王,忻王爷可是本郡王的堂兄,你不会不知。你所问,本郡王只说事实,不评判不定谳。”

“因他是你的堂兄,而又位高权重,故而你心存不平?”都若离杏眸湛清,铮然而视,一动不动的看他。

她亦知这般极容易得罪人,可问案是个技巧活儿,五声听狱讼,问话时要对嫌疑人的语言、脸色、呼吸、听力及眼睛进行细致的观察。

“都若离,你放肆!”月文曜眸色沉冷而对。

“若不是,小郡王何需动怒?”都若离不惧,依然不动,幽声道。

见她敢这番问话,雷二虎心底暗暗称赞。

月文曜瞪眼,拧了眉道:“有你这般问的吗?本郡王又不是犯人,虽然应你在先,可你却把本郡王当犯人般审,若再这般,本郡王便不奉陪了。”

“好,不这般问了。”都若离扬唇笑笑,眸光流转,“小的失礼,忘小郡王莫怪,小的对事不对人。”

“哼!是最好。”月文曜眼波微动,执了茶盏轻抿茶水。

“小郡王可识得白记酒坊的白掌柜?”

“怎么?他的死亦算到本郡王头上?”月文曜自茶盏中抬了眸子,氤氲的茶水烟雾令他眯起眼眸,眼底寒星微绽。

都若离淡笑,“小郡王勿躁,小的没有那般说,小郡王不是说知无不言,言而不尽吗?”

月文曜悻悻然,这下觉得这小小神捕不那么简单,当下抿了抿唇,缓和脸色道:“自然是识得。”

“听说庆王府的酒是白记酒坊供的。”

“没错,他家的酒甚好,酒醇,白掌柜为人亦实诚,酒价很公道。”

“这些年小郡王喝白记的酒,可曾遇到过酒中渗水?”

月文曜凝眸细想,摇摇头,道:“那倒没有,这是庆王府,白掌柜有那个胆儿吗?”

“唔,小的亦觉得白记的酒好。”都若离微微笑笑,似漫不经心的拨抚那茶盏边沿,道:“那酒账是多长时日结一回?”

“此事得问管家,本郡王不知。”月文曜说得淡凉。

都若离思忖,起身作了个揖,道:“小郡王,可否请了管家来一问?小的对于白掌柜之事,还想多了解。”

月文曜抬眸定然看她,眼底波光微漾,似有一丝意味闪在其中,修眉微挑,道:“都神捕似乎笃定本郡王会允你所求?”

都若离灵眸微闪,灿然一笑,“未敢笃定。”

“哼!坐着等吧。”

月文曜唤了下人,吩咐其去唤管家前来。

“多谢小郡王。”都若离再作了个揖,重新坐落。

不多时,那管家快步而来,一一施了礼。

“全管家,这是廷尉署两位神捕,你据实回话便好。”月文曜道。

全管家点头称是。

都若离眸光微动,仔细打量眼前此人,纶巾长衫,一副雅儒书生之样,她淡然笑了笑,道:“可是全管家?”

“是的,神捕爷。”全管家拱手作揖。

“无需紧张,我只是了解一下情况,并非审问于你。”

“是。”

都若离湛亮的眸光定然落在他眸子上,道:“庆王府中的酒账是多长时日给白记酒坊结一回?”

全管家眸子微眨,并未回避,坦然而对,微笑道:“皆是送来了便立刻结的,王爷有吩咐,庆王府不差那个银子。”

“那别的呢?或者只是对白掌柜特别照顾一些?”

“不是,皆一样的。”

“庆王府饮用白记酒坊的酒有多长日了?”

“草民未入庆王府为管家时已是饮用白记的酒,该是有四五年了。”

“你是哪年入庆王府为管家?”都若离眸子闪动,似漫不经心道。

全管家神情微滞,眸光微看一眼月文曜,随即轻声道:“去年。”

都若离拧眉,“王府中管家一职十分重要,大多是长年跟随着王爷的,你是因何而来到庆王府中当上管家的?可是庆王爷的亲戚?”

“都神捕,这与命案有关系吗?本郡王允你向全管家了解白记酒坊之事,你却盘问起全管家的私事,这不合理吧?”月文曜慢悠悠的喝茶,不紧不慢道。

“好,小的不问。”都若离心底冷哼,面上无绪,淡然笑道:“那白掌柜可是经常亲自来送酒?”

全管家眸子微垂,抿了抿唇瓣道:“不大来,大都是伙计送来的。”

“庆王爷可有喝金箔酒的习惯?”

全管家面上神情微动,抬眸,眼睫闪了闪,笑道:“天都城中大多数王爷皆有喝金箔酒的习惯,那可是金贵东西,一般人可是喝不上的。”

“小郡王亦喝?”都若离眸子突然一转,看向月文曜道。

月文曜轻蔑淡笑,“你认为本郡王喝不起?”

“那便是都喝了?”

“废话。”月文曜摆弄手上的茶盏。

都若离兴味浅笑,道:“白掌柜可有告知你们那酒中会含有丹砂之毒,喝金箔酒,等同于慢慢的找死。”

“都神捕,你少危言耸听。”月文曜不屑道:“白掌柜早就告诉过父王,这生金是有毒,但经过纯熟技术提炼之后,便是无毒的了……”

“曜儿,你胡说些什么?”

沉沉一声冷喝打断了月文曜的话,几人向厅门口望去。

“父王。”

“王爷。”

几人皆施礼。

身姿挺拔的庆王立在厅门口,淡淡的金光落在他身上,逆着光阴的脸沉肃明锐,如同伺机而动的猎豹,令人感到危机四伏。

“都神捕,本王有要事在身,得与曜儿出府,这儿就不奉陪了,全管家,送客。”

“是。”全管家垂首应。

“曜儿,走。”

“是,父王。”月文曜眸光扫一眼跪地的都若离,微闪了闪,起身提袍快步往外走。

待都若离抬头,门口已无二人身影,她微眯了眼眸,唇角轻牵掠了冷讽。

这逐客令下得真直接。

“神捕爷,请吧。”全管家脸色淡冷了些,抬手相请。

都若离站起身,朝雷二虎示意,道:“小老虎,我们走。”

说完大步往外走。

雷二虎淡冷扫看那全管家一眼,遂抬步阔步跟上。

*

宽阔的官道上,都若离与雷二虎放由马儿慢步而走,大街两侧不时传来买卖吆喝声,都若离充耳不闻。

“都大哥,怎地了?可是让那庆王爷的态度给气了?”雷二虎勒马与她保持同行,眸光忧切看向她。

都若离眸子一闪,抬头看向他,弯唇浅笑,“非也,咱们身份低微,受点儿白眼那是常事儿,我都习惯了。”

“那是为何?”雷二虎疑惑。

都若离微蹙眉,“你没察觉那全管家的容貌与一个人甚像吗?”

雷二虎凝眸细想,“何人?”

“那日在白记酒坊,你可有见到一位妇人,白夫人。”

雷二虎眼睫一眨,眸光一闪,“啊,是她,是见过那白夫人,样儿柔柔弱弱的。”

都若离唇角微动,淡笑,“全管家与白夫人,眉目间有些相似,小老虎,咱们走这一遭,有收获,这冷眼没有白受。”

“你的意思是……全管家与白夫人或许有干系?”

“是的。”

雷二虎用马鞭儿戳了戳脑门,抿唇道:“让你这般一说,这二人眉目间是有些像,可是人有相似不足为其,怎说得上有干系呢?”

都若离轻瞟眼眸,笑道:“且听我说吧,身为王府的管家,多少是有些傲气的,这全管家一入来,神态都是平平静静的,无惧无傲,我这才问他何时入的庆王府,是否是庆王的亲戚。你可有注意他前后神情的变化?在说及白记酒坊之事他是淡然的,从从容容而答,可说及他因何入庆王府之事,他神情便紧张起来,而小郡王亦似是有意无意阻止我问下去,最后庆王爷适时出现打断小郡王说出白掌柜曾提醒他金箔酒有毒与无毒的区别,这一系列之事,粗看无甚,细想是有关联的。”

第69章 对事不对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