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7章 这是金箔酒

  都若离龇牙一笑,摊开双手,“都碎了,快看看。”说完不理会那犀利怒火,蹲下身子拾那陶片来看,纤手捻了那陶片上极细的亮片,放至鼻尖闻了闻,又闻了闻那陶片,微拧眉。

夏候煜亦撩袍蹲落,拾了一片陶片细看。

“大人。”都若离略沉吟,道:“金箔酒,这是金箔酒。”

夏候煜眸光一闪,“唔,是金箔酒。”微顿道:“金箔酒可不是一般人喝得起的,这庄之燕可真不一般。”

都若离嘲讽淡笑,“这不王爷小郡王,公子哥儿都是她的座上客,怎么喝不起?”

“住口。”夏候煜冷喝,“少胡说八道。”

都若离撇一撇嘴,脸色敛了沉肃,道:“大人,你可知这金箔的炼制?”

夏候煜将手中陶片放下,站起身,负手走到软椅坐下,“愿闻其详。”

都若离手拿着陶片亦站起身,道:“金箔,自然是金子提炼而成的,生金有毒,需炼成熟金才无毒,金箔便是由熟金提炼而成的,这提炼,很讲究技术,若是技术低下,这金箔便含毒,这金箔酒并非好东西。”

“你是说庄之燕是因喝金箔酒死亡,凶手再掐上那么一手?”夏候煜眸光沉凝。

都若离轻笑,“我可没有这般说。这还有另一种可能,金箔是纯正的,若是在金箔片上涂了毒药,那可真是神不知鬼不觉。庄之燕有挣扎,但不算剧烈,咱们可以这般假设,她喝了金箔酒未死透,凶手才掐那么一手,这也许会有两种可能,其一,凶手怕被人发现,急着离开,未等她死透便掐那一手送她上路;其二,凶手在使障眼法,想用掐死来掩盖被毒死的真相。”

“照你说的其二,凶手岂不多此一举,既然要她死,一把掐死便完事儿了,何需让她喝这金箔酒?”

“大人,谁会愿意心甘情愿的让一个人掐脖子啊?活生生一个人,自然会有大动静的了,那可是在万花楼中,庄之燕住的厢房隔壁可是住着人的。再有一种可能,庄之燕与忻王爷,小郡王都有干系,这掐死之说,更符合男人争风吃醋的风格,有人想要这些王爷们日子不得安生,兴许这便是目的。”

夏候煜轩眉微微蹙拢,道:“还有,你别忘了,那香囊极有可能是庄之燕的,若是她放火烧忻王府,为的什么?她与忻王有仇吗?”

“她与忻王爷是何样关系,这得看忻王爷怎么说了。”都若离抚了额,捏一捏太阳穴,道:“小的亦说过,另有其人把一切罪责推到庄之燕身上也不无可,她已是死人,开不了口说话,这般来,便是杀人灭口了,庄之燕不过是别人的傀儡,这水很深呢,大人。这样,杀庄之燕的动机,两种可能,其一与火烧忻王府有关;其二,争风吃醋,目标转嫁在忻王爷与小郡王身上。”

夏候煜冷哼,“再深的水本官亦要把真凶从水底揪出来。”

都若离看那陶片,弯起唇,似讽似笑,“大人,好魄力。”

“还有一个问题,凶手为何不把酒壶拿走?而是把罪证留下来让人查?”夏候煜一双眼睛平静无绪,道。

都若离看地上散乱的陶片,笑笑,“这可以有很多种可能,凶手忘记取走;凶手故意留着,满屋酒味,若是没有了酒壶,倒真是让人怀疑呢;再者了,这酒壶若不是我无意拂了一下,恐很难发现这是金箔酒,这中毒之事,就不会发现了。”

“可尸体无中毒迹象,又怎么说?”

第27章 这是金箔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