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4章 你且去准备

  月忻宣轻缓摇头,“孰能孰不能,夏候廷尉心中自有数,他的定谳小王是十分相信的,且小王近日与你相识,亦看得出你的为人能耐,若离,你只是装糊涂而已,你性子洒脱,说到玩劣,那是你不愿意受拘于陈陈条条,这也许便是你虽有才干,而这两年多来一直只是一等神捕的根由吧,既有仇大人是你的师父,要当上廷尉史亦未免不可,是你不愿意而已。你说小王说得对否?”

当真是知音呀。

都若离心中雀跃,不过,就算是他能看懂她,她亦是不可能高攀的,谨记小气大人的“良言”还是好的,这亲王贵胄,她还是不要惹为妙。

当下抬眸,弯唇,带了一丝邪气道:“王爷过誉了,小的可没你说的那种清傲风骨,小的就是个玩劣浑人,打架闹事上勾栏院说混账话,样样有份儿,大人都骂我混账东西呢。”

月忻宣“嗤”一声,指了她笑,黑瞳清水微漾,“也只有你能把夏候兄气得那般骂人的,小王可从没见他骂人混账东西呢,你可是第一人。”

“是吗?那当真是荣幸之极。既然王爷厚爱,小的尽力去做便是。”都若离淡讽笑。

“王爷,是用膳时辰了。”

外面传来婢女的声音。

“好,你且去准备。”月忻宣侧脸道。

“是。”

月忻宣站了起身,看她,“走,先用膳,这儿小王吩咐药童来验便好,方才已灌了那只鼠儿,且等看它活不活得成便知。”

“好。”都若离站起身,朝他笑笑。

两人一同往前院偏厅而去。

是夜,都若离将汤药送到夏候煜厢房中,夏候煜斜靠在卧榻上正吩咐雷二虎事儿,见都若都入屋,便挥手命雷二虎出去。

都若离走到榻前,将汤药递给他,道:“大人,趁热把药汁喝了吧,王爷都责怪小的了,你下回别再喝酒了,若不然小的与小老虎都得倒霉。”

夏候煜脸上殷红已退,换上的是清冷淡白,横眉扫看,眸光落在她脸上,冷声道:“听说你请忻王爷帮验酒?”

“是的。”都若离垂眸,眸光落在乌黑的药汁上,脑中玩劣思绪一转,戏谑道:“大人可是要小的喂?”

有时候觉得惹一惹这小气大人生气,自己心里挺舒爽的,她可是有仇必报的。

夏候煜眸光移向她那黑瞳,眼底湛冷,勾唇一笑,极其意味,“好啊,喂吧。”

都若离眸光一顿,使劲的眨巴着眼眸,差点儿让自己的口水给咽着了。

她只是一句赌他不敢的玩笑话而已呢,他竟真的要她喂?男人喂男人,他能喝得下去吗?

此一时,她真有一种自己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夏候煜冷眸不动,一瞬不瞬看她。

都若离挑眉一笑,素手极快自他脸颊拂过,丹唇斜抿带着丝丝邪意,道:“小娃儿,张嘴。”

喂便喂,谁怕谁。

夏候煜脸一沉,翻了墨般黑,薄唇一棱,“滚!”大手一拽,将药碗端了去,洒了不少药汁到那云丝锦被上,兀自不理,大口大口喝那药汁。

都若离抿唇强忍了笑,躬身退步,道:“好吧,那小的滚了。”

“哈哈哈……”

月忻宣大步入屋,至榻前接过夏候煜喝完药汁的空碗,“夏候兄,你不是说他是玩劣小泼皮吗?你这要脸面之人,是比不了他的。”

说完转身示意那愣着的都若离去倒温水。

都若离脸上微热,尴尬笑笑,赶紧倒了盏温水,不敢递给夏候煜,而是双手奉至月忻宣面前。

月忻宣温润的眼底尽是笑意,接过那盏温水交到夏候煜手中。

“王爷,此玩劣之人,你别放/纵了他。”夏候煜喝了一口温水,冷眸扫一眼都若离,冷声道。

月忻宣抿唇噙了笑,坐落道:“小王可没有,小王发现了件趣事,若离在小王面前是周正得很,可在夏候兄面前就是坏主意多多了,小王可是听说了昨夜之事,哎呀,难得见一回啊,竟有人敢这般捉弄夏候兄。”

都若离脸上一阵红一白的,低头嗫嚅道:“忻王爷,可否容小的退下?”

还是赶快逃吧,若是那小气大人再罚她站一夜,那她可就真的去见阎王爷了。

月忻宣似笑非笑的看她,抬手,“也罢,你且退下吧。”

夏候煜则没好气的冷冷瞪看她,都若离眸子一闪,避开那夺人命的眸光,应声躬身退了两步,转身快步往外走。

都若离出了屋,离得远远的与雷二虎在游廊坐着说话。

不多一会儿,月忻宣大步而出,向二人走来,都若离看其脸色不甚好,迟疑片刻迎上前,朝他微微笑,“王爷,大人他……无碍吧?”

月忻宣眨了眨眼,看她的眼神似乎有着一丝意味,唇角微抿了抿,道:“无碍,你二人去侍候着吧,那金箔酒之事待明儿小王下了朝再说。”

“是。”

都若离与雷二虎齐声应。

入屋后,夏候煜命雷二虎去备洗澡的热水,都若离只得垂首等候发落。

雷二虎出去后,夏候煜半晌不说话,屋内静谧得令人心发慌,都若离忍不住抬头,杏眸不期然撞入一双幽深的黑瞳中,她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水眸一转,弯唇痞笑。

“大人,可有何吩咐?”

夏候煜长睫一眨,扇动了冷意,熠熠生冷,薄唇轻启,“离忻王爷远一点,你若破了此案,本官自请皇上破格你提升为廷尉丞,而你师父,本官这位置让给他坐。”

都若离心底一滞,转而一丝愠怒自心底掠起。

“大人这是何意?”

威逼利诱吗?

算是逼人还是污辱人?

夏候煜一动不动,“你听着是何意便是何意。”

“大人,小的惹你什么了?破案,并不算我本职的活儿,大人要我做,我亦服从了,这来见忻王爷,亦是大人的主意,大人一时一个样儿,我错哪儿了?”都若离字字句句生硬道。

“都若离,本官又有拿你怎么了吗?没罚你没责怪你,这是给你好处,你倒是觉得憋屈了?”

都若离看着他那生冷迫人的脸,心底怒意一点点叠加,冷声道:“大人,恕小的不能从命,这案件要查,少不了要见忻王爷,大人大可以调小的到别处,至于与忻王爷见不见面,那是小的与王爷之间的私事,大人未免管得太宽了。”

夏候煜沉眸不动,“你这算是逆本官的意思了?”

“随便大人怎么想。”都若离杏眸圆睁,熠熠而视。

夏候煜凤眸一敛,怒道:“滚!”

都若离头一仰,随便施了礼,转身便走。

走到门口,心念一转。

哎哟,是否有些冲动了?这是她的上峰,亦是师父的上峰,她这般做会不会连累了师父?

脚步微顿,沉吟片刻,复又快步往外走。

算了,都已做了,后悔亦无用,反正她已得得罪了他,不在于多得罪一桩。

*

翌日,那小白鼠未死,表明自白记酒坊取来的金箔酒并未有毒。

夏候煜知了结果,道:“此酒非彼酒,在酒中作手脚,对于白晋鹏来说,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我们不能只把目光放在这酒上面,多推测一下各个嫌疑人有无杀人的动机吧。”

月忻宣眸光轻掠,淡讽微笑,“那小王亦是有嫌的了?庄之燕是被小王赶出府的,是否便可推断为庄之燕恼羞成怒火烧忻王府,盗走藏宝图,小王将之杀之,这样一来,小王亦算是有杀人的动机了。”

“王爷的嫌疑可排除。”夏候煜眸光看了看月忻宣,眼底不动声色。

都若离纤眉一展,“大人为何这般笃定?”

说完向月忻宣作了个揖,“忻王爷,小的此话别无他意,只是这一切要么得有实证,要么便得有理有据,请王爷莫怪。”

“无妨,小王理解。”月忻宣洒脱的笑笑,“小王亦自然得提供有力的依据将自己的嫌疑排除掉,目标缩得越小,对你们查案越有力。”

夏候煜抿抿唇,道:“以忻王爷的身份,若发现庄之燕是放火烧府及盗藏宝图之人,必定以法治之,岂会罔顾法理而杀人,这般私自杀人,对忻王爷有何好处?再者了,忻王爷重视的是藏宝图,若藏宝图在庄之燕手中,忻王爷当真将庄之燕私自杀了,取回那藏宝图,自然会向皇上回复,此事来个暗中了结不就了事了吗?何需再这般折腾?由此可见,忻王爷无杀人嫌疑。”

“大人推断得有理。”都若离笑道,话虽这般说,但不无暗藏了嘲弄之意。

月忻宣亦不住点头,朝夏候煜看去,“那小王多谢夏候兄的信任了。”

夏候煜弯唇极浅一笑,“何需谢下官,理据摆在那儿,而不是下官说成那般的。”

“那小郡王及白晋鹏两人谁的嫌疑更大?”都若离垂首思忖,“庄之燕的香囊出现在火场废墟,也就是说,查出杀庄之燕的凶手,那十之八九是与火烧忻王府有关了?那人的目标其实就是藏宝图,不是庄之燕放的火,那便是杀她的凶手放的火……与藏宝图有关,那亦是说有人一直盯着忻王爷……”

第54章 你且去准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