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2章 云儿没有错

  “三叔,方才侄儿在门外已有所听,这位都神捕乃无心之失,况且他此番是为公而来,廷尉署查案,而此堂内秩序不维护,这韩记绸缎庄的掌柜是否该负责呢?”尧王清淡微笑,道。

“尧王爷恕罪啊。”韩掌柜“扑通”跪落,额上汗水淋漓,磕头求饶。

月鸿飞缓步上前,自堂内转悠,朗目一转,眸光落在紫云夫人身上,清隽朗目中多了一抹水光寒意,“而紫云夫人,身为三叔的妾侍,见识应是不俗,岂会认不出此是公门之人?公门查案,她不应回避吗?既便是王爷亦得配合,她只不过是三叔的妾侍,为何明知是公门查案,还横冲直撞呢?该不会是仗着三叔的名头在外目中无人,走路不带眼睛吧?这可不好,皇兄最讨厌仗势欺人,若是传到皇兄那儿,紫云夫人,不知你还能不能当三叔的妾呢?”

“你……你胡说。”紫云夫人眸光一闪,带了一分羞窘一分恼怒瞪眼看他,转瞬拧眉挤了一滴泪,双手攀上洛王手臂,带着哭腔道:“王爷……云儿没有错,是他先撞上云儿,又轻*在后,王爷……您得替云儿作主啊。”

洛王冷眸微敛,将她的手扯落,拧眉道:“好啦,少哭哭啼啼的。”

“王爷……”紫云夫人微怔,不敢再哭。

“鸿儿,本王府中还有事,且不与你在此争论了。”洛王深遂目光中幽冷深深,利刃般扫一眼都若离,长袖一甩,重重道:“回府!”

说完大步往外走。

“三叔走好。”月鸿飞弯唇笑,眸内闪了一丝得意之色。

“恭送洛王爷。”

雷二虎扯了都若离衣角,朗声道。

都若离笑笑,亦随着他呼了一声。

这人活着,不多不少还真是得仗势的,且不说仗势欺人,现下尧王仗了皇上的势,才助她脱了洛王的“魔爪”,今日若非尧王出现,她还真是凶多吉少。

紫云夫人眸子一闪,冷冷瞪了都若离一眼,悻悻然快步追随洛王而去,那婢女护卫亦鱼贯而出。

雷二虎眸子一动,转身向月鸿飞跪落,“多谢尧王爷替都神捕解围。”

都若离亦撩衫跪落,“尧王爷,小的廷尉署一等神捕都若离,今日解围,小的感激不尽,他日有何吩咐,尽管吩咐小的,小的定全力以赴。”

月鸿飞清朗一笑,朝都若离道:“说得要卖/身似的,都起吧,小王哪敢跟夏候哥哥抢人啊。”

“谢尧王爷。”

都若离脸上微尬,笑笑站起身。

雷二虎亦站了起身。

月鸿飞转身向韩掌柜,道:“掌柜的起来吧,小王并非要治你的罪,可日后公门官差来问话,你还是得上点儿心,别添乱才好。”

“多谢尧王爷。”韩掌柜捋了额上大汗,磕了头站起身退至一旁。

月鸿飞走至雷二虎面前,大手轻弹一下他头上的神捕帽,笑道:“好啊,二虎,你果真被皇兄差到廷尉署给夏候哥哥当护卫了,还不错嘛,这一身神捕服,利落干净,不比金羽侍卫服差嘛。”

雷二虎圆眼睛淡亮的闪闪,憨笑,道:“多谢尧王赞赏,你可回来了,忻王爷前阵子还总念叨着你呢。”

“念叨我?二哥怕是念叨着让我替他捣药吧。”月鸿飞英挺浓眉一挑,道:“二虎,你们最近有何进展?说予小王听听?”

雷二虎挠挠头,看向都若离,道:“这……我说不好,还是都大哥来说好一些。”

“我呀?”都若离微诧,忙摇头,“小老虎,还是你说吧。”

难怪尧王会相助,原来认识雷二虎,并且知道最近所发生的事。

“小老虎?”月鸿飞眉稍一跳,清湛眸光兴趣盎然的看都若离。

“尧王爷,都大哥与我相熟,较我年长,他爱开玩笑,便这般喊我了。”雷二虎忙解释道。

月鸿飞扬唇一笑,拍拍他肩头,“小老虎,不错。”末了向都若离道:“你叫都若离?”

“回尧王爷,是的。”都若离规规矩矩应道。

“你负责查此案?”

“小的不才,是夏候大人亲自查案,令小的跑跑腿而已。”都若离道。

近日她见到的王爷有点儿多,小心谨慎一些总是好的。

月鸿飞清朗一笑,看向雷二虎,道:“二虎,你说这都神捕喜欢开玩笑,可小王看着怎不像啊?”

雷二虎灿然一笑,看一眼都若离,心想不止开玩笑,还胆大包天呢,“尧王爷,那是因你是王爷,他怎都不可能与王爷开玩笑吧?”

“有点道理。”月鸿飞浓眉挑挑,大手拍他肩头,道:“小王今日回天都,你怎都得请小王喝顿酒吧?顺道听听你们的趣事儿。”

雷二虎憨实的挠挠头,道:“那是应该,只是大人那儿……我怕不好交差。”

“这有何难?差人向夏候哥哥禀了便是,走,咱们到一醉楼去。”

月鸿飞转身便往外走。

雷二虎无奈,扯了都若离亦跟着往外走。

“尧王爷,二位神捕,请走好。”韩掌柜施礼高呼。

门外,月鸿飞招了随身护卫命其到廷尉署向夏候煜禀报。

一醉楼。

酒过三巡,月鸿飞不拘小节,都若离倒放得开一些,玩笑话不断,惹得月鸿飞与雷二虎哈哈不停的笑乐。

“若离哥,你们这些神捕,想来日子还过得挺乐的,夏候哥哥应该没有听过这些荤事吧?”月鸿飞脸上氤了一层红晕,笑道:“他若是听了,不得罚你们啊。”

都若离眸子一闪,站起身恭敬道:“尧王爷,唤小的都若离便好,那般唤,小的惶恐。”

月鸿飞伸手扯了她,看一眼雷二虎,清朗道:“坐下吧,小王与二虎是好兄弟,二虎既喊你都大哥,你又较年长,小王唤你一声若离哥有何不可?”

“这……万万不可,尧王爷可是王爷,万万不可,小的只是小小一名捕役,当不起。”都若离微垂眼波微动,轻声道。

她可不想到时那小气大人又骂她高攀。

雷二虎亦有些意外,微忖道:“尧王爷,就依着都大哥吧,你是王爷,这般唤,兴许会给都大哥惹了麻烦的。”

“会吗?惹什么麻烦?得小王称一声哥,旁人哪个敢欺负若离哥?”月鸿飞道:“二虎,方才你也是的,为何不把皇兄搬出来?若非小王恰巧路过,若离哥可就麻烦了。”

雷二虎无奈一笑,“我说了,倒是洛王爷以为我到夏候大人身边,是不受皇上待见了呢。”

“这三叔,真是的狗眼看人低。”月鸿飞嘟嚷。

“三弟。”

门外传来温雅的唤声。

月鸿飞凤眸一闪,“二哥?”急忙站起身向门口走去。

“哗啦”一声打开门。

浓眉跳跳,惊呼,“夏候哥哥你也来了?”

夏候煜与月忻宣并肩而立,月忻宣温和淡笑,夏候煜脸色淡淡。

“见过尧王。”夏候煜施礼轻道。

月鸿飞忙扶了,眸内闪了清湛笑意,道:“夏候哥哥,都说无需施礼了,你这般,折煞小弟了。”

“朝礼,怎可废?”夏候煜极浅一笑。

“私下无需多礼,此处又无外人。”

月忻宣温雅笑道:“三弟是打算让我二人站在门口说话吗?”

月鸿飞一拍脑袋,“两位哥哥莫怪,我这是欢喜过头,快请快请。”

说完闪开身。

“见过忻王爷。”

“见过夏候大人。”

都若离与雷二虎跪地施礼。

月忻宣看一夏候煜,笑道:“都起吧。”

二人站起身,雷二虎极机灵的往外走,出了门吩咐小二添加碗筷及菜肴。

几人落坐,月忻宣看一眼那垂首立在一旁的都若离,眸内笑意深深,道:“若离,坐吧,该不会一见你家大人,你便变成只缩头乌龟?”

都若离抬眸,斜眼偷看一脸冷漠的夏候煜,眸子闪了闪,嗫嚅道:“忻王爷,没……没有,小的还是站着好。”

她这番未散衙便在外喝酒,断不知这小气大人又怎想了。

月鸿飞眸光一闪,侧脸看都若离,再看看夏候煜,兴味道:“若离哥你怕夏候哥哥?”

夏候煜微拧眉。

都若离眸光极快扫了一眼,讪笑,道:“尧王爷,你还是唤我若离吧,这在座的,王爷是王爷,大人是大人,坏了规矩可不好。”

她直想说再这般唤,她该被罚了。

一想到昨日那跑得虚脱要死的样儿,她再也不想再偿第二回了。

月鸿飞俊眸流光一转,哈哈笑笑,道:“果然是怕夏候哥哥。”说完都若离挤挤眼,“甚好,有伴,小王亦怕夏候哥哥,咱们有伴。”

都若离讪然笑笑,垂眸低声道:“尧王爷说笑了。”

“若离,坐吧,你家大人不会吃人。”月忻宣向她招手。

这样的场合,都若离真不想面对,可眼下有何法子,只好面对吧。

她眨了眨眸子,看一眼夏候煜,后者淡然喝茶,似乎当没有听到,她这才在月鸿飞下首坐了,正与夏候煜面对面,她暗自撇嘴。

雷二虎亦返回入座,几名小二紧跟随着入屋,施了礼,一一上了碗筷酒水及菜肴,逐样备妥,这才退下。

第62章 云儿没有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