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0章 都大哥高见

  “哦?”雷二虎侧头思忖,握着马鞭儿拱手作揖,笑道:“都大哥高见,愿闻其详。”

“全管家开头平静,那是他得了吩咐,有备而来,缘于我先前已和小郡王道明请他前来是询问有关白记酒坊一事,这与庆王爷最后出现是相关联了,是谁让全管家有备而来呢?庆王爷既在府中,那自然是庆王爷了。而他有备的是有关白记酒坊之事,但意料不到我会问他入庆王府之事,按常理,回答此事并不难,可他们偏偏回避,唯一的解释便是此事见不得光,为何见不得光?因为他与白夫人有干系。他与白夫人有干系,他说所有购置物品的账银皆是立刻结,及白掌柜不大亲自庆王府送酒,这些回话有待商榷,我们明日派人去查问其他店户便知他所说的真假。”

都若离眸光微闪,抿唇淡讽嘲笑,“而小郡王称白掌柜将金箔酒的要害告之了他们,关系若浅,会说吗?那是他的主顾,作为做买卖之人,只会说自己的东西好,岂会告知主顾自己的东西有不好之处呢。再者,同为主顾,同为王爷,那白掌柜怎就只告知庆王爷而不告知洛王爷呢?我询问过洛王爷,他可是不知这金箔酒的个中利害的。故而,几件事情串联下来,推断出原因只有一个,全管家与白夫人有干系,因着这一层关系,可以推延出很多东西,全管家得已入庆王府为管家,因了白掌柜与白夫人的关系;酒账得已立刻结,因了全管家在庆王府当管家的关系,又或者是因白夫人的关系;告知金箔酒的个中利害,是因了白夫人的关系?还是全管家的关系?这些互为的关系,是怎样的关系呢?庆王爷充当一个什么样的角色?白夫人与全管家又是怎样的一个角色?那便有待我们去查了,你说今日咱们的收获大不大?”

雷二虎一拍脑袋,恍然大悟,道:“都大哥的意思是全管家及白夫人成了关键,查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顺藤摸瓜,此案便能迎刃而解,而白掌柜此案得以侦破,反之而查,那庄之燕一案亦会露蛛丝马迹,再到放火烧忻王府一案,都有可能侦破。”

都若离点头,“此三案,都有关联的嘛,案中有一样极重要的物证,金箔酒,庄之燕与白掌柜死于金箔酒,而天都权贵们都喝金箔酒,这白掌柜从何得来金箔酒提炼制作之法,此物,值得考究,若想为案件打开一个缺口,白掌柜之死因犹为重要,而全管家与白夫人便是这缺口的入处了。”

“都大哥,高明!”

雷二虎看她,眸内闪着晶亮。

都若离意气丰发,眸光一掠,灿然而笑道:“那便请我吃包子呗。”

雷二虎闻到了包子香味,转头一看,正行到一个包子铺前,看着那热气腾腾的热包子,当下笑道:“行,请你吃包子。”

说完自马上跃下,“伙计,来十个包子。”

“好咧。”

片刻,雷二虎搂着两袋包子上马,塞了一袋给都若离,两人搂着包子,边吃边往廷尉署走。

*

廷尉署膳厅,一片闹哄哄的景象。

“什么?都神捕你要开绣坊?开什么玩笑?”高个儿面瘦的宋金银笑嘻嘻凑到都若离面前,上下打量,“你会绣花儿?”

“去。”都若离一掌将他推开,“我不会绣花儿,不代表别人不会,请人便是了呗。”

“那开绣坊得花不少银子呢,你有?”宋金银端正了身子,翘了二郎腿,睨眼看她道。

“宋金银,这你便不懂了,都神捕没有,仇大人有嘛。”斯文秀气的吴用拿着筷子精挑细捡那盘中菜,笑道。

坐在吴用身旁的兄弟吴知,咬着筷子,眸子闪了闪亮,不怀好意道:“都神捕,仇大人这些年该富得流油了吧?”

“啪”一声,一支筷子敲了他前额。

“少胡说八道。”都若离瞪眼看他,没好气道:“我师父拿的是俸银,老百姓的钱银可是分文不要,你们又不是没瞧见,那都是送些鸡蛋呀什么的来廷尉署,我师父就连个鸡蛋都未收,钱银从何而谈?”

若不是她倒腾着那万花楼,这些年哪有这么舒坦的日子?哪有钱银不时接济一下那些贫困的阿婆阿伯?

吴用亦伸手拧了自家兄弟一把,对都若离笑道:“都神捕,咱开玩笑的呢,其实无需你说,大家伙心里明白着呢,仇大人是个好官,方才所说,你别介意啊。”

“是啊,我亦这般认为。”宋金银亦收了脸上的玩笑,点头道。

“唉,只是可惜,仇大人没能当上廷尉,这好官怎就当不了大的呢?”吴知摇头惋惜道。

“老二,休得胡言乱语。”吴用秀目一拧,斜眼看一下那坐在都若离一侧沉默不言的雷二虎。

对于雷二虎的来头,他们是知道了些,这金羽侍卫可不简单,是皇上眼中的红人,这个雷二虎,可不是他们惹得起的。

吴知眸子一闪,亦顺着他眼眸光看了一眼雷二虎,抿了抿唇不敢再言。

雷二虎只淡然吃菜,并不理会这些眼光。

少言勿听,这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

“你们呀,干好自己的活儿啦,有心思去想别人的事儿,倒不如多想想自个儿,一个个都还没娶得上媳妇儿,赶紧寻一个去吧。”都若离放下手中筷子,睨眼看几人笑。

一说到此事儿,几人七嘴八舌的又荤语满天飞的乱吹。

“夏候大人来了。”

不知谁喊了一声,几人张口结舌住了嘴,齐刷刷向门口看去。

夏候煜出现在门口,膳厅立刻悄然无声。

“夏候大人。”

众人纷纷施礼。

都若离撇撇嘴,把头转开了去,只当没看到。

这小气大人甚少到膳厅用膳,今儿不知抽什么风突然就来了。

她身侧的雷二虎放下筷子站了起身,快步上前与夏候煜见了礼,引着到膳厅角落单独的食案坐落,询问了几句便去取膳菜。

这厢宋金银手肘戳碰一下都若离手臂,轻声道:“都神捕,你还不快过去侍候着?”

“不去。”都若离手臂一动,眸光微闪,不以为意道:“今日不是我当值。”

“哎,你看雷二虎那多殷勤,你该学着点儿。”

“不学。小老虎那是习惯了,人家金羽侍卫的觉悟是极高的,我学不来,亦不想学。”都若离眼眸扫看向雷二虎,不经意撞上夏候煜的眸光,她极快弯起唇角牵强的干笑,夏候煜深眸内湛冷眼波一动不动。

都若离一咬牙,低声扔下一句“你们吃好便散了吧”,不得已站起身,快步至雷二虎身旁,接过那一罐汤羹,“小老虎,我帮你。”

“嗯,这是我让厨娘特地给大人炖的鸡汤,你先给大人送去,大人喝不得冷汤羹,你让大人趁热喝。”雷二虎轻声道:“我亲自给大人做两个小菜,你先陪着大人。”

“哦哦,你还会做菜呀?”都若离伸手拿了碗筷放在木盘子中。

“自是会的。”雷二虎笑道。

都若离拍一下他肩头,弯唇嘻嘻笑,道:“那辛苦你了,你快一些,我怕大人饿了寻我出气。”

对于雷二虎的这做法,她倒未觉得是诌媚讨好,兴许这是金羽侍卫份内该干的事儿吧。

雷二虎笑笑,转身走入内厨里屋。

那一厢,各人三三两两离开膳厅,只剩下三几人未吃完的,兀自低头吃饭。

“大人,先喝汤羹。”

都若离把舀到碗里的汤羹放置夏候煜面前。

“坐。”夏候煜淡眸轻闪,大手拿起汤勺慢慢的喝起来。

都若离唇角动了动,坐落他对面。

眼前人虽浑身上下散发了冷淡之气,但举止清雅,慢条斯理,她暗忖,这样的气度,也真该是皇亲国戚才有,想来这小气大人该会是太后侄儿之类的,侄如儿,定是极得太后疼爱的。

正天马行空乱想,面前夏候煜猛的抬眸,不期然,眸光又撞了个正着。

都若离眸子灵黠一闪,弯起俏皮笑意,“大人可是饿了?我去瞧瞧小老虎做菜做得如何?”说完便要站起身。

“全管家与白夫人是亲兄妹,并不同姓。”夏候煜淡淡开口。

“啊?”都若离刚离的屁股又坐落,眸光一亮,道:“才半日功夫,大人查得真快。”

夏候煜面如平湖,唇角极淡然轻勾,道:“本官已派人暗中监视二人,不日便有结果。”

“那庆王爷呢?大人不派人监视吗?”都若离想了想道。

“都若离,此事,在廷尉署中只有你与雷二虎知情,若事有差池,本官首要惟你事问。”夏候煜眸内冷波微绽,轻眨眼眸,自己动手舀汤羹。

都若离眸子一闪,眼疾手快,伸手抓住他拿着勺子的大手,道:“小的定会守口如瓶,大人大可放心。”

夏候煜不动,眸光冷冷落在她的手上,都若离心底咯噔一跳,慌忙缩了自己的手,讪笑道:“大人,由小的帮你吧。”

夏候煜眼波微动,大手轻动,自己舀了汤羹,淡然喝起来。

“听说你要开绣坊?”

“大人你偷听我们说话?”都若离不及多想,冲口而出,话一出,她便抿唇噤言,黑瞳滴溜溜的转。

敢情这小气大人有偷听的习惯。

夏候煜抬眸,冷光一棱,“哐”一声,放下手中汤勺子,自袖中取了帕子擦拭唇角,冷道:“仇大人说的。”

“啊?”都若离杏眸圆睁,不敢置信道:“师父与你说这个呀?”

“不该说吗?”

“不是不是。”都若离连连摆手。

夏候煜神色淡淡,睨眼看她,道:“都若离,你能付得起一百两黄金,出手这般阔绰,你这财富从何而来?该告诉本官了吧?”

都若离瞬感头皮发麻,直后悔自己胡乱献殷勤,眼眸一转,讪笑道:“那个谁说的?哪有一百黄金?没那一回事儿,定是别人乱造谣。”

“你还想再跑一次?”夏候煜仰了脸,冷讽轻嗤。

都若离拧紧了纤眉,苦了脸道:“大人,你这是强迫人。”

可不能让他知道万花楼是她开的之事,那可是会惹大麻烦的。

夏候煜唇角讽意更深,密长眼睫一动,微阖,“你不知吗?大人的存在就是胁迫人的身份而存在的。”

都若离撇嘴,抬头见雷二虎端了饭菜而来,眸子一闪,撒腿往雷二虎走去。

“小老虎,我来帮你。”凑脸至他耳边轻声道:“大人盘问我呢,你快帮忙解围,一会儿我使诈腹疼,你哄住大人。”

雷二虎一滞,未及开口,都若离已闪身离开。

摆好那饭菜,都若离捂了腹,拧眉,喊道:“哎哟,我肚儿疼……小老虎,你陪大人,我,我去找大夫。”

雷二虎抿抿唇,道:“准是方才你吃多了,去吧。”

夏候煜并未看二人,端起饭碗,举箸夹菜,清淡吃起来。

都若离圆溜溜黑眸滴溜溜一转,“大人请慢用。”说完快步向门外奔。

快跑吧,可不能乖乖的说那银钱来源之事。

待都若离身影消失,夏候煜方才抬眸,微顿,低声道:“近日去查案,别离了他身旁。”

雷二虎垂首点头,“是,大人。”

*

和风清畅,细柔阳光翩跹而下。

东大街,“云中霓裳”绣坊新张,绣楼门前高高挂了一排大红灯笼,红绸丝带漫天飞舞。

炮竹声、舞狮锣声、笑语声,热闹冲云宵。

一身绣娘打扮的凤娘及施柳柳忙进忙出招呼着来客,一众围观之人中有人喊了,“哟,万花楼的凤娘洗泥腿上岸了?老/鸨开起绣坊来了,可是换汤不换药啊?”

“轰”一声,众人笑。

“是呀,凤娘,这里头的绣娘该不会是万花楼的姑娘吧?”

“是啊是啊,这万花楼改成云中霓裳,有诗情,这姑娘该更美吧?”

凤娘淡然镇定,脸色未变,拉了一把一旁的施柳柳,看向众人道:“诸位,我凤娘今儿改行了,此位是云中霓裳的掌事绣娘,绣技可是上乘的,日后还请各位兄弟,姐妹们多多帮衬,凤娘就此谢过。”

第70章 都大哥高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