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4章 争风吃醋嘛

  殷扶苏取了烛灯前来,照得那指甲呈淡红,“不像中毒发乌之迹。”

都若离拧眉定睛看着,心中微有疑虑,但又说不出是什么。

随而检查喉舌。

也并无异样。

她又伸了手细细摸死者头颅,探入那发根处,也无异样。

微叹气,定然看死者的脸。

瓜子脸,柳叶弯眉,还真是个貌美之人,可惜了,到底是谁杀了她?真是掐死的吗?

回想昨日入那厢房,她总有着一种不一样的感觉,那几个醒目的指印,就像是专门做给人看一样似的,像是造出情杀的现象。

“死者是勾栏院姑娘,与男子有同房行为是自然的。假设,男子争抢死者,怀恨在心,将死者杀之,这般看,掐死是成立的,争风吃醋嘛。”她神思遂远,自言自语道:“可反之,正因为这掐死之说太容易成立,会不会令有心者故意制造这掐死之迹,让人认定她便是情杀,若是情杀,那与死者有着亲密关系的男子皆是怀疑对象,小郡王在死者死前一日见过死者,两种假设,其一小郡王杀人,可死者死亡的时辰是在昨日辰时,小郡王虽有不在场证据,但可以买凶杀人。其二,若不是小郡王杀人,凶手所做这一切,正好又是指向小郡王。所以,这掐死之说便是妥妥的指向小郡王。”

殷扶苏不住的点头,眸内水波晶亮,“有道理,可是你怎这般断定是指向小郡王?最近这些日子,死者见过的人还有酒肆的白公子,胭脂铺的段公子,绸缎庄的韩公子。”

都若离眸光依然停留在死者脸上,目光幽幽,水波沉绽,轻声道:“若小郡王杀人,他今日不会对大人出言挑衅,若是他杀人,他有备而来,自是处处圆滑,可今日他并不圆滑,还带了刺儿。因为拥有那天禄兽玉佩的是亲王及皇上,今日他欲说还休,其一他不想得罪人,其二,庆王亦是亲王,兴许与庆王有干系亦说不定,庆王是他父王,自是不希望庆王有事儿。其三,忻王亦是亲王,小郡王说了,死者央他让她见忻王,而死者曾在忻王府待过,那这般说,此事儿与忻王亦是有干系的。这小郡王兴许是在当靶子呢。那香囊是自忻王府废墟中拾到的,又像是死者之物,此事,复杂着呢。”

说完抬眸看夏候煜,眸光沉定,“大人,你觉得小的说的有几分道理吗?”

夏候煜负手而立,神情清冷,瞳仁深处是天幕,无边无际,令人摸不到触不着,他嘴角微动,“说来说去亦是假设,从尸体上找出结果,再盖棺。”

都若离挺了挺脊背,翘唇薄笑,似讽似嘲,“大人,有一些毒,一两日并不显现出来,给小的五日,若查不出结果,小的甘愿受罚。”

这小气大人那么记仇,她亦会记住的。

殷扶苏神情微动,担忧的看一眼都若离,朝夏候煜道:“大人,都神捕她方才所说甚是有理,况且她不是仵作,查验不出亦是不能怪她的,她已尽力了……”

夏候煜抬手制止他再说下去,“本官做事无需你教。”

“是,下官知错。”殷扶苏垂眸。

都若离走到一旁净手,接过仵作递来的棉巾,懒洋洋道:“大人,小的言出必行,您老人家便放心吧,我想再查看一下那些情信及那酒壶,当时是一盏一壶,那样的状况,值得考究呢。”

第24章 争风吃醋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