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7章 你且先回吧

  “难道你不知庄之燕已死了?”都若离坐落,睨眼笑看他道:“白掌柜,她是喝了你的金箔酒而死的,你说与你有没有干系?”

白晋鹏脸上微惊,亦坐落,眸光黯然,叹了口气,道:“在下是知燕儿已死,可惜啊,红颜薄命,白某曾有心替她赎身要她当妾,她竟是不愿意。”

“哦?”都若离惊诧,眸光流转,细细的打量他的神色,不动声色道:“白掌柜喜欢庄之燕?”

那样的地方,能有几个真心?

白晋鹏点点头,神色怅然,“燕儿是个性情女子,她若看不上,千金万银放她眼前都不动色,白某亦是看上她这性情,只可惜她看不上白某啊。”

“你可是怀恨在心而将她杀之?”都若离眸子一转,悠然道。

“不不不。”白晋鹏看向她,眼底闪了惊慌,连连摆手,急声分辩道:“都神捕,白某怎会做那样的事?杀人可是得偿命的,白某可想多活几年呢。”

“夫君……”

门外传来轻唤,转瞬一名身形柔弱的女子立在门边上,不意见到都若离,眸光怯怯的一闪,垂了眸伫足不敢入内。

白晋鹏见了她,脸上现了笑意,站起身快步走到她面前,道:“娘子怎上来了?”

白夫人看一眼都若离,眼中闪了怯意,轻声道:“方才阿才说洛王爷发怒,我担心你,便上来看看。”

“我无碍,你且放心。”白晋鹏道:“这是廷尉署的都神捕,前来例行问个话,无甚大事的,你先行回府吧。”

“问话?夫君,你犯了事儿了?”白夫人眸光一惊,飞快看一眼都若离,手儿抚了胸低声道。

白晋鹏笑笑,大手轻握了她的手,安慰道:“怎会?是万花楼出了命案,万花楼不是一直用咱家的酒吗?这便来问问,无碍的,你且先回吧。”

“无碍便好。”白夫人点了点头,轻柔笑笑,向都若离施了个礼,便转身离开。

都若离脸上带着淡笑,沉眸将二人表情滴滴不露看入眼底,“白掌柜好福气呢,夫人娇滴滴的如花似玉,且宽宏大度。”

白晋鹏淡笑,返身入内坐落,“都神捕过誉了。”

“尊夫人不知庄之燕之事?”都若离眸光湛亮定然落在他眸中。

白晋鹏眼眸微闪了闪,面有尴尬之色,摇头,道:“万花楼出了命案,这几条大街上是无人不知的了,当日我只与燕儿提了,并未与夫人说,本想等燕儿点了头再与夫人说,见燕儿不允,此事亦没有与夫人再提。”

“白夫人该不会不知你经常入万花楼吧?”都若离薄唇抿起笑意,似不怀好意道。

白晋鹏微蹙眉,“都神捕,你问案竟只是问人私事的吗?”

都若离纤眉一展,不紧不慢道:“白掌柜,我问案该如何问,问哪些,自是有我的道理,这你可干涉不得,更应得配合,阻差办案,亦是有罪的哦。”

“那,她是知的。”白晋鹏悻然道。

“可有大吵大闹。”

“没有。”白晋鹏嘲讽淡笑,“都神捕,男人去那种地方并无不妥啊,你不也常去?”

都若离扬唇而笑,眼底闪了兴味,道:“白掌柜,我可是未娶亲的呢。”

“都神捕丰神俊秀,是该好好择一择。”

“白掌柜过誉了。白掌柜,方才洛王爷说你在他寿宴酒中渗水是怎的一回事?”

白晋鹏眸光微闪,苦笑,“那真是冤枉,白某岂敢在王爷的酒中渗水,再说了,我这白记十年老字号,可不是靠渗水卖出来的,你也喝过我这儿的酒,该知道是怎样的,况且那是王爷,我就算吃了豹子胆亦不敢呀。”

第47章 你且先回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