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2章 就是少有的

  轻轻展开那卷轴,一黑一白两匹奔腾的骏马跃入眼帘,“呀!好马,好画。”都若离眸光一闪,惊呼。

“你收此画,得先说好了,此画不得挂于绣坊中,你若要挂,便挂自己住处。”夏候煜眸光淡淡,道。

“为何?”都若离眸内闪了喜悦,疑惑问他。

“没有为何,若不然,本官收回。”

“不行。”都若离侧身,急忙将画卷了起来,道:“哪有送出又要收回之理的,不挂便不挂,小的存着便好。”

“都大哥,你可得存好了,大人极少将画送人的,这……反正就是少有的。”雷二虎叮咛。

都若离弯唇笑,“知道了啦,大人墨宝,小的自然珍藏。”

他是太后跟前红人,说不准将来当上更大的官儿,这画儿自然是有价值的。

夏候煜眸光一闪,浅笑,转身,欲抬步,正见月忻宣立在门内庭院看过来,他微滞,随念一想,大步向他走去,在他面前顿足,道:“忻王爷可是在等下官?”

月忻宣柔雅深眸后是一丝难明的意味,淡声道:“夏候兄亲画了画儿送他?”

“唔。”夏候煜凤眸定然看他,眼底波光透澈。

月忻宣眸子微动,言语似有淡淡嘲讽,“夏候兄似乎有些不同了。”

“未有不同,夏候煜还是夏候煜。”夏候煜勾唇浅笑,“忻王爷多虑了,夏候煜所说,自是为了忻王爷着想,亦是太后所忧,忻王爷该理解。”

月忻宣眯了眯眼,眸内温文不复,换上的是丝丝湛冷,道:“少拿太后压小王。”

一脸笑意的都若离走到二人面前,道:“忻王爷,大人,小的引二位去瞧瞧绣品,过一会儿再看施姑娘展绣技。”

月忻宣眼底凝定,深浅波光落在都若离眸中,似乎要将她看穿。

面对这般眸光,都若离不由得微蹙眉,黑眸轻巧转开,唇角强自牵了牵,抬手道:“忻王爷,大人,这边请。”

今日这二人怪得令她浑身不自在,到底发生了何事?

月忻宣淡看一眼夏候煜,举步向都若离指引的方向走。

都若离以为夏候煜会放弃,没想他依旧阔步跟上月忻宣,无奈招呼着雷二虎亦快步跟上。

想来这小气大人还是那一门心思,就是不让她有机会单独接近忻王爷,这当中的原由,令她百思不得其解。

*

庭中施柳柳娴熟的将一根红绣线一分为十六条,获得满堂喝彩。

月忻宣怔然,望着那灵巧的纤手,神思遂远……

三月的梨花林,千树万树素白梨花压枝头,蜂蝶穿梭,翩跹起舞。

林中木屋,香炉中轻轻袅袅飘着沉香浓烈的香气,与屋外的梨花清香相绕,并不突兀难闻,反而有着别具一格的清神醒脑之功效。

朝阳透过木窗子细洒入屋,拂照在静坐着的秦夙心身上,为这清冷的人增添着丝丝暖意。

最后一层棉纱自她眼睛揭开,她感到脸上清爽了许多,袖下素手微微握起。

“夙心,慢慢的睁开眼。”沉醇厚重的声音自她耳边传来。

她紧握着的素手微动,密长的眼睫轻轻颤抖。

“夙心。”

手背一暖,温润大手轻轻握着她,沉醇的声音透了一丝沙哑,一丝忐忑,一丝羞涩,“你先别睁开眼,你已知我的身份,无论你是谁我不介意,你有着怎样的故事,我亦不在乎,我……想和你在一起,夙心,答应我,待我的事情完成之后,随我回京,我去求父皇指婚,赐你为我的正妃。”

面色无绪无澜的秦夙心一滞,一丝暖意自心底深处漾出,眼睫颤抖不已,被紧握的素手用力紧了紧,纤眉紧拧,冷声道:“王爷言重了,夙心……不值得。”

月忻宣清隽脸色微红,轻轻翻开她紧握的手儿,修长大手与她五指紧扣,轻声细柔道:“值得,在我心中,最值得的事便是拥有你,你知道吗?这二十日来,我日日夜夜都想着,我要与你在一起,一辈子,若不是我的身份,我真想在此处与你过一辈子,今生今世不分开。”

秦夙心手儿微挣扎,纤眉紧攒如山,清冷道:“王爷,夙心感激王爷相救,你我相识不过二十日,王爷此番话未免过于冲动了。”

“不。”月忻宣大手一紧,眸子轻闪,长臂将她轻搂入怀,慌乱道:“相信我,我并非冲动,夙心,自第一眼见到你,我便认定你是我今生要寻的女子,无论你的眼睛能不能复明,我都要你,夙心,让我照顾你,答应我好吗?”

秦夙心心底“砰砰砰”乱跳,轻咬薄唇,用力推他,沉声道:“放开。”

“砰”一下,月忻宣感到心瓣重重一跳,如擂了鼓般,长臂紧箍了她,咬牙道:“不放,你答应便放,不然,就这般搂着一辈子。”

不知因何,见到她的那一眼,他觉得他的心是为了她而跳动的,自那一刻起,他的心满满的装着她,没有一丝缝隙。

他庆幸自己懂医术,在替她治眼的每一日,他既希翼又忐忑,他希望日子过得慢一些,他害怕她的眼睛复明之后,她便如屋外的蝴蝶那般飞走。

他生在皇家,自小不知愁滋味,自见到她,忧愁、忐忑、不安,每日袭击着他,打小,父皇母后皆说他温文尔雅,不急不躁,这是他头一次急了,他那么迫切想要一样东西,想要自己爱的女子。

“王爷,你这就是冲动。”秦夙心感受到他的心剧烈的跳动,一下一下,有力的撞击着她的胸腔,那般热烈,那般无绪,绞得她的心亦随着慌慌而跳。

她不是没有触碰过男子,而是太多了,周遭的人都说她太浪/荡,太媚人,太放肆,她也从不知自己的心,从未真的喜欢过任何一个男子,她与那些男子,不过是一场戏。

月忻宣微颤的大手轻抚她脊背,喃声道:“我没有冲动,是真的,你为何不相信我?夙心,相信我。”

“王爷,这不真实,你我萍水相逢,他日便各分东西,你……何必执着?”秦夙心紧闭着眼眸,无奈冷声道。

他救了她,这不代表得以/身相许,他是高高在上的王爷,与她注定不是同路人,何苦纠缠?

“不,不会各分东西,我不许你走,我要你随我回京,上天既然让我遇上你,注定你就是我的。”月忻宣强忍着心痛,紧紧的搂着她。

这是他第一次喜欢一个女子,心底的爱是那么的强烈,虽然已做好被拒绝的心理准备,但她这般冷漠拒绝,他受不了。

男子周身的火/热令秦夙心心慌不已,她不敢动,深深吸气,轻声道:“王爷,你都不知我是谁,便萌生娶我之意,这不算冲动吗?

“那你现在告诉我你是谁?”月忻宣脸埋在她那墨发中,闻着那女子身上特有的清香,低声喃道。

他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哪怕她是杀人犯,他亦要她,他会求父皇赦了她,他从未求过父皇任何事,他想父皇会应允的。

面前这似火般的男子,秦夙心心底一软,叹了叹气,道:“我是个绣娘。”

“嗯,我知道了,那你可以答应我了吗?”

“你不问我因何中了毒?不问我做过什么事情吗?”

月忻宣火/热唇几乎触碰到她的耳垂,他深深吸气克制自己,轻吻那墨发,低声道:“对于我来说,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我身边。”

他真恨不得马上带她回京,即刻成亲,这样,他便可以一辈子拥有她了。

“王爷,你这是何苦?万一我的眼睛恢复不了,你是高高在上的王爷,何愁没有女子跟随你呢?”

“不要,我就要你。”月忻宣心一动,松开怀抱,双手紧抚着她双肩,凤眸定然落在她紧闭的双眸上,道:“你睁开眼看我,我的容貌不丑,不会配不上你,看我。”

是呵,她还未见过他,或许以为他是个丑八怪呢,又岂能那么轻易答应他?

向来冷静的秦夙心这会儿心乱如麻,男子的表白她不是没有听过,可这般拧这般生硬强迫,她是头一次遇到,她所接触的男子,对她极尊重,表白便表白,如果她拒绝,亦不强迫于她,皆是表示愿意等她。

这让她如何是好?

“夙心,看我。”男子哑声命令。

秦夙心再一次暗叹,眼睫不停的颤,轻咬了咬唇瓣。

“要命。”

月忻宣轻喃,灼热的唇猛的亲上那诱人红唇,那温润柔软,直柔入心他的心髓。

秦夙心脑间“轰”的一下,心头掀起天裂地陷般的漩涡,呼吸都快抽空,她猛的睁开杏眸,眼前一亮,她看到男子那迷人的凤眸,情/迷的眼神,“唔,放……放开。”

她闪了眸子,回了回神,双手用力推他。

“答应我。”月忻宣不能自已,热唇不舍的黏着她,这是他第一次亲吻,与其说是吻,不如说是咬,他脑中一片空白,哪还顾得上是亲还是吻,心底的声音就是命令他不要放开。

第72章 就是少有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