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章知音啊王爷

  回廊角落处一抹五颜六色之物闪入眼,甩了甩头,转头定睛看去。

焦黑残木之下压着一物,心底一动,几步上前蹲下身子伸手推那残木取那物。

原来是个香馕,挺精致的,就是颜色俗艳了一些。

“啪啪”似是木头响声自头顶处传来,都若离下意识抬头,上方一根残木突然掉下,她连心思反应都来不及,只觉眼前黑影一闪,听得“嘭”一声响。

残木重重的砸到了夏候煜的右臂上。

都若离蹲在地上,傻愣愣的看他。

“夏候大人!”管家疾步上前扶了夏候煜,后者脸色极白,额间渗了细汗,右臂无力的垂着。

“本官右臂脱臼,管家可会接?”声音淡凉无绪。

管事脸上露了尬色,急声道:“小的可不行,大人,您先在此处等着,小的去请大夫。”

夏候煜轩眉微蹙,面沉如水,“无需,本官自己来吧。”

“夏候大人……”管事眸光忧隐,想走又不敢走。

都若离长睫一眨,站起身,道:“我来吧。”

夏候煜猛的抬眸看她,眼底锋凌微聚。

“怕我扳断大人的手?”都若离撇嘴邪气的笑,“大人,我还不至于恩将仇报,大人方才不是救了小的吗?小的感激不尽,虽说不是无所不能,打架接个骨还是会的。”

闹事起哄耍无赖她会干,但害人之事她真不会干。

夏候煜那长如蒲扇的眸微垂,淡眨,都若离纤眉一扬,将那香囊揣怀里,上前双手扶了他右臂,纤瘦的手儿轻轻捏摸一下那肩踝处,细细的确认骨错的位置。

夏候煜眸光落在她那白晳细手上,她的手生得极美,指节修长雪白,指甲整洁,是自然的粉红透明色。

他抬眸看她,眼底清水无痕,眼眸一眨,眼波复落回她的手上,淡声道:“不知是谁错投了胎,该是女儿身变成了男子模样?”

都若离纤手微顿,神色不动,抬眸一瞥,眼中掠过戏谑笑意,“大人要是觉得我的手好看便直说嘛,万花楼的姑娘牵了我的手都自叹不如,没办法,娘亲就是让我的手生那么好看,迷死姑娘呗。”

女扮男装三年了,若这点风浪都经不住,就枉为神捕了。

夏候煜长睫一抬,眸色深沉,看着她一动不动道:“若不是此刻,你碰本官,定剁了你的手。”

“哟,大人。”都若离举了那纤细手儿在他眼前晃了晃,痞笑,“大人嫌弃我这手摸过万花楼的姑娘?你又不是女子,嫌弃什么?难不成男人摸男人你也有感觉?”

官儿比不上他大,言语恶心一下他,出口气也是好的。

“都若离。”

夏候煜左手猛的抓了她那手儿,用力一掰,声音从牙缝迸出,“信不信本官掰断了他,看你如何摸姑娘?”

疼痛自手上传来,都若离拧眉,眸光一闪,讪笑道:“信,不过我更信若是我的手断了,说不准大人的右臂也得废了,拖延时辰不接,只怕再也接不上去,大人,是你的手金贵一点呢还是我的手金贵呢?”

夏候煜眸一敛,大手徒然松开,脸颊青筋微跳,“快接,别趁机摸来摸去的。”

都若离翻了个白眼,“小的我还不希罕呢,忍着点吧。”说完手儿在他肩上拿捏一下,一用劲,“啪”一声,那手臂恢复原状。

夏候煜轻抬右臂活动一下,抬了手大掌伸至她眼前,“拿来。”

都若离撇嘴,伸手至怀中将那香囊取出,“啪”一下拍到那大掌中,转身抬步跨过那残木向前走。

那候在一厢的管家脸上担忧神色松了下来,微笑着抬手作了个请的姿势。

夏候煜翻转那香囊细看,放至鼻尖嗅了嗅,那浓烈的香味令他蹙了蹙眉,朝那管家扬了扬那香囊,道:“管家可识得此物?”

管家摇摇头,“王府中无人用此般五颜六色的香囊,王爷极是挑人,上下奴婢皆是朴素之人。”

“忻王爷的妃妾呢?也都朴素吗?”都若离顿足回头笑问。

管家笑笑,“小哥可是有所不知,忻王尚未娶妻,亦没有妾侍。”

都若离耸肩撇嘴,“那与和尚有何区别?”

坊间传言这位忻王深居简出,除了入宫上朝,就从不去何处,都若离都怀疑这一位王爷有否离开过天都呢,大好河山不去走走瞧瞧,当真可惜了这身份地位,有银钱为何不花一花?

夏候煜眸光冷扫她一眼,她立马勾勾唇,转身向前走。

“忻王眼光高,一般女子自是入不了眼的。”管家淡笑,“夏候大人,此物可对案子有用?”

“嗯。”夏候煜端祥了一会儿那香囊,收入袖中,举步往前走,“再仔细看看。”

“夏候大人这边请。”

三人继续勘查。

这回是都若离走在前头,她才不忌讳那么多要恭奉大人在前头之规,反正原来的大人就不计较,待她如心腹的呢。

一路走,她这翻翻那踹踹,乱丢乱扔,抄家似的,直令身后那夏候大人鄙视,她也不在意,又不是要找他当相公,何必矫情。

整个王府废墟走一圈下来,再没有什么特殊发现,管事便领了二人至一旁的忻王府别院,新王府未盖好,忻王便将一旁的府第买了下来,把那住得好好的富商给撵走,直让都若离感叹。

有权有势就是好。

念心小筑。

都若离仰头看那挂在府门上的名号,撇嘴。

无病呻吟,怎么不叫伤心小筑?怕别人不知他有心事似的。

夏候煜冷眸微扫都若离,唇角淡讽。

入得府中,寂静中传来淙淙流水声,迎面假山池中那自地下引至石上的清泉,泠泠冽冽,暖风轻盈,几瓣梨花飘洒池中,微微轻漾,那清雅淡香拂面而来。

都若离轻嘘唇哨声。

她的性子是不羁大咧了些,但不代表不会欣赏。

夏候煜眸光看她,似看怪物似的,长睫一闪,举步自假山池边而走。

都若离鼻翼轻抽,朝他的背影作鬼脸。

未想,夏候煜猛的转头,她不及防,吐着粉舌愣住,眨巴着眼眸,夏候煜面上无一丝表情,眼睫微抖,转头继续往前走。

都若离瞪大杏眸,收回粉舌,使劲咽一下口水,再不敢乱作鬼脸,疾步跟上。

二进院中,正厅门大开,门口立着一位紫衣男子,见了三人,抬步向前走了几步。

夏候煜阔步走去,走台阶,抱拳,淡声道:“忻王爷。”

月忻宣削薄唇角一翘,眸中似落了春日和煦之光,微笑道:“夏候兄。”

夏候煜一改冷漠,极浅一笑,“忻王爷身子未痊愈还是别吹了风的好。”

“无碍。”月忻宣暖风般的眸光越过他看向那几步远垂头的都若离。

“都若离,天都有名的风/流神捕。”夏候煜侧头看着都若离,不咸不淡道。

都若离心底暗骂夏候煜,敢情带她来让她出丑的。

跪落施礼,抬头咧嘴笑,“小的都若离见过忻王爷,风/流不敢当,是小小的神捕而已。”

这位神秘王爷,样貌果然是绝色,一双凤眸深若瀚海甚是迷人,眉间有着淡淡的清愁。

一丝微光自她脑中闪过,淡蹙一下纤眉。

她瞧着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呢。

心底微颤。

不行,回头得让秋官写一份当年她那些情郎的花名册,得有个心理准备啊,虽说如今女扮男装,若是让哪个情郎认出来,扯着要她负责那便不好办了。

月忻宣眸内带了笑,抬手,“起来吧,男子风/流亦未免不可,不下/流便好。”

一句话令得都若离心花怒放,站起身,抚了抚脸,扬唇笑道:“知音啊王爷。”

“放肆,王爷面前,岂容你这般泼皮胡言。”夏候煜眸内沉了墨色,愠怒道。

都若离抿唇翻白眼。

月忻宣轻笑,“无妨,夏候兄,请入内吧,小王煮了有助脾胃的山楂茶。”

“请。”

夏候煜负手跨步入内。

“小兄弟亦一起吧。”月忻宣朝都若离招手。

“我?”都若离纤手指指自己,摇头,“多谢王爷了,小的身份低微,不能与王爷,大人一同而坐。”

这神秘王爷倒是和善,那小气大人似是与王爷关系挺好的呢,王爷还称他夏候兄,看来来头不小呢。

月忻宣眸光暖流微转,“同样吃着五谷粮,何必拘于身份呢?况且小兄弟不是要查案吗?不得问小王话吗?”

“问王爷话小的不敢。”都若离眉眸一弯,甜笑,“小的就在一旁候着,听王爷与大人聊天吧。”

真是位温文和气的王爷啊,若是有这样一位友人倒是不错的。

“亦好,你是神捕,可得听仔细了。”

“是。”

都若离收敛了些神色,轻步跟随着入内。

夏候煜扫看了她一眼,她咧嘴笑笑,“大人,小的来侍候大人。”

说完立在他身后几步之距。

夏候煜不再理会,与月忻宣同坐在茶桌前。

月忻宣将煮好的山楂茶水倒至茶盏,山楂香味飘了一屋,那微涩淡香还是挺惹人垂涎的。

都若离咽了咽口水,她肚里可是咕咕叫了,午饭都没吃的呢。

月忻宣取了一只大一些茶盏,倒满,朝都若离道:“小兄弟,尝尝这山楂茶吧,开胃消食。”

都若离一怔,眨了眨眼眸,身形不动。

她都饿得饥肠咕噜,何需开胃消食?

月忻宣浅笑着看她,她亦再不好意思矜持,移步上前捧了那茶盏,正欲转身,那厢夏候煜开了口。

“忻王爷,可否让人上些点心?下官午饭吃得少,这会儿有些饿了。”

第3章知音啊王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