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6章大人说了算

  夏候煜那深不见底的眸中掠过洞穿人心的冷光,看着都若离道:“本官一句话都没说,你们便都这般急眼了?起来吧。”

后一句话是对崔秋官所说的。

崔秋官兀自发愣,凤娘急步走去拉了她,她才恍恍惚惚站起身,腿儿仍是打筛。

娘呀,早知会这般,打死亦不说。

都若离心底微松了一口气,杏眸无惧色,铮然看着夏候煜,唇角略扬,道:“大人,这香囊一事算是查知了一二,下一步如何做?还请大人明示。”

当下装傻才是最好的应对之策。

“你说呢?”夏候煜深眸不动。

“我说?”都若离丹唇深深一弯,展了一个似是玩劣的笑脸,“大人是廷尉,大人说了算,小的们都听大人的,小老虎,你说是不是?”末了向雷二虎挑了挑眉。

雷二虎报以淡淡的一笑,不言。

夏候煜冷哼,眸光转向凤娘,道:“你此处之人通通不得离京,一干人等,随时等候传唤问话,更不得开门做生意。”

凤娘微垂头,“是,妾身听从夏候大人之命。”

众人颇有微词,窃窃私语。

夏候煜不予理会,转身向外走。

都若离不动声色的看一眼凤娘,向雷二虎笑笑,招呼了他,快步跟上。

*

庆王府内满树芬芳华艳。

奢华的正厅,首座上的庆王沉肃而看手中那翠玉,对夏候煜道:“夏候廷尉,照你这般说,犬子与那风尘女子之死脱不了干系了?”

夏候煜捧着茶盏,淡无绪的脸氤在那袅袅茶雾之中,唇角微动,清峻眸中笑意隐现,道:“庆王爷,此番下官例行公事,至于是否脱得了干系,那得看小郡王往日所做的了,清者自清。”

“好一句清者自清。”庆王捋须,黝黑脸色不动声色,将玉佩交还到立在一侧候着的都若离手中,淡讽道:“夏候廷尉可真会说话,明知犬子往日出入那万花楼,游戏人间,还如何清者自清?你这是在打本王的嘴巴。”

“下官不敢。”夏候煜淡道,微抿了一口茶,将茶盏轻轻放案几上。

“夏候廷尉,本王不管你与忻王有何等关系,若是栽赃诬陷犬子,休怪本王不客气。”庆王黑眸深深,机锋微绽。

夏候煜勾唇淡笑,“下官凭证据说话,庆王爷大可放心。”

“父王,何事这般急啊?才回府气儿都未来得及喘一口,便传孩儿了?”

门外话音才落,厅门人影一闪,满身青葱翠绿的青年男子跨入了厅,似带了春日山林的气息,清清凉凉。

都若离水眸闪了亮的眨了眨,哑然失笑。

此位小郡王虽名声在外,她可是头一次见,这男子穿一身碧绿的衣袍可还真是少有,绿衣袍,绿锦靴,就差一顶绿玉冠了,而且这绿,也真绿得发了亮,人往那一站就如同一棵绿意盎然的树。

月文曜似乎感到有人在笑他,阴凉的眸光往夏候煜身后那站着二人扫去,在都若离那明眸暗笑中微愣。

“曜儿,这是夏候廷尉。”庆王道。

夏候煜站起身,颔首道:“小郡王。”

月文曜欠身颔首,“夏候廷尉。”

二人落座,月文曜细长眸子微敛,看一眼都若离,眸光复又落在夏候煜身上,道:“想必夏候廷尉是来寻本郡王的?”

“正是。”夏候煜亦不多言,挥手示意都若离将那玉佩交给他。

上首的庆王敛了脸上的不满,沉声道:“万花楼的女人死了,在那儿发现的玉佩,夏候廷尉说是你的。”

“庆王爷,下官可没有这般说,死者庄之燕,死的时候手中握着此玉佩,万花楼上下所有人皆知小郡王是庄之燕的恩客,并有人指认,死者死前一日见的是小郡王,下官皇命在身,请王爷、小郡王海涵。”夏候煜不紧不慢道,一副公事公办之样,声音极尽疏冷。

第16章大人说了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