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0章我会谨记的

  月忻宣转头看看夏候煜,温声道:“夏候兄,无妨。”说完复又看向都若离,眼底秋水清润,波纹轻漾,令都若离心底微颤,不由得深深吸一口气。

这位俊得让人着迷的王爷真会是秋官口中所说的王爷吗?她曾经自言自语说过一句“王爷保重”,那她与他的关系非浅了?是这样的吗?

这可能吗?

若不是,她面对着他的时候又怎会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呢?

“我把马拉去马厩。”她低了头道。

月忻宣浅笑,“若离这般问想来是与案件有关吧?小王是懂毒药,可是有何新发现?”

都若离刚要张口,夏候煜几步上前,沉静道:“庄之燕死了,极有可能是因喝了有毒的金箔酒而死,那个香囊,有人指认与她所绣的香囊很像,也对照看过,是一样。她与那场火脱不了干系。”

“庄之燕?是何人?”月忻宣拧眉。

夏候煜眸光沉静,一动不动看他,道:“据说是自忻王府出去的人,年约二十,有几分姿色,王爷想想,可有这样一个人?”

月忻宣微怔,眸子一闪,眉头紧锁,“难道是她?”

“何人?”

“小王早年的近身婢女,白燕。”月忻宣唇角微动,似冷笑,“原来她去了那种地方。”

夏候煜脸色平静,“她死者曾请小郡王月文曜带她见王爷一面。”

“文曜?文曜与她认识?”月忻宣讶异,不敢置信的看他。

夏候煜点点头,讽笑,“何止认识?还是她的恩客呢。”

月忻宣眸内闪了淡然与不屑,道:“那是他们的事。”

这时,梁太仆与太医走了来。

“先看看你的伤再说吧。”月忻宣脸上恬静,并无不悦。

夏候煜道:“亦好。”

月忻宣让梁太仆把都若离手中的马儿牵走,让她扶着夏候煜一同到皇庄殿阁中。

翠柳绿萌中的临水殿阁,微风徐徐,送来凉风阵阵,白色帷幔轻摇慢舞。

金丝楠木嵌边屏风后,太医给夏候煜检查伤势。

金丝楠案条前,都若离与月忻宣面对面而坐。

茶香袅袅,带了山林气息的绿茶清香,丝丝缕缕在空气中盘旋,眷然沉散,令人心头沁然,那渺雾后,如玉的脸庞,微微有些苍白,幽静从容的气度,让人恍惚抹不开眼。

都若离眉眼轻弯,羽睫微垂,盖了眼中有的或不该有的颜色,轻咳一声清清嗓子,道:“忻王爷,小的……例行公事,还请王爷见晾。”

月忻宣浅笑优雅,热茶轻轻放至她面前案条上,“无妨,问吧,事关忻王府,律令面前人人平等,小王有义务配合廷尉署查案。”

“多谢王爷。”都若离双手微拢那茶盏,恭敬道:“忻王爷亲和,令小的敬仰。”

这一位王爷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这般气度,那位庆王拍马难追。

“若离今儿倒是客气起来了,可是被你家大人教训了?”月忻宣淡抿一口茶道。

这小小神捕身上有着春日般清朗之气,朝气蓬勃,令人有一种舒爽的感觉。

都若离眸底轻波一转,睫毛一扬,眸眼明朗,眉捎俏皮带笑,“王爷,哪有大人不教训属下的?呵呵,没关系啦,大人是大人,小的是小的,我会谨记的。”

“都若离,你当本官是死人吗?”

冷嗖嗖的声音自屏风那头传来。

“哪有?大人活得好好的呢,小的谨记。”都若离仰脸正色道。

见她这般几分狡黠几分调皮的样儿,月忻宣哂然暖笑,道:“若离,说说你要问的事吧。”

第30章我会谨记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