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9章你说得没错

  “夏候大人厉害啊。”梁太仆开口称赞。

月忻宣脸色缓和了一些,拂了拂身上的尘土,淡笑,“夏候廷尉厉害的可不止这一样。”

都若离撇嘴,那自然是,说话也很厉害,够阴损。

她关切的看看月忻宣,道:“王爷,可有受伤?若是受了伤,小的这便去请太医过来。”

“我无碍。”月忻宣眸光恢复那雅柔清逸,微蹙眉,道:“倒是夏候廷尉被马蹄了一下,你快去喊太医过来吧。”

“下官去便好。”梁太仆施了一礼,快步而去。

不一会儿,夏候煜骑了马奔回,在二人面前跃下马,那马儿打着马鼻乖乖的由他牵着。

“夏候兄,让小王先看一下你的伤势。”月忻宣关切的看他,一丝忧隐自眼前掠过,大手轻轻落在他肩头。

夏候煜唇色微白,大手捂了胸口,轩眉微拧,“还好,不碍事。”

“什么还好?唇儿都发了白,还说不碍事?”月忻宣声音带了一丝怪嗔,动手扯他的衣领。

夏候煜大手按住他的手,淡笑,“不劳王爷,一会儿太医来让太医看便好。”

说完将马缰绳交给都若离,“把马儿牵到马厩去。”

见他坚持,月忻宣无奈松了手,“这是匹良驹,回头让人装了鞍,送到廷尉署,反正你也正缺一匹新座骑。”

“多谢王爷。”夏候煜也不推辞,淡然道了声谢。

都若离牵着那马儿直咂舌,这可是宝马呢,忻王爷真是大方,送马像送狗儿似的。

忍不住抚了马儿脖子捋那长长鬃毛,这大马通身暗红,皮色闪亮,鬃毛纯色,她认得这种马,天留国的千里宝马,想来这有月玄国没几匹的呢。

大马这会儿真是乖巧得紧,任由她抚摸,还朝她喷了一个响鼻,她躲闪不及,被喷了一脸的马唾沫。

“嗬,坏家伙,竟喷我口水,看我不收拾你。”

她用衣袖往脸上一抹,双手往马脖子上乱捋,大马仰了马脖子,欢快叫了几声,马蹄原地跶跶,竟与她玩闹起来。

夏候煜捂着胸口,冷声道:“这马儿便唤无影吧,日后你可得把它侍候好了。”

都若离搂着马脖子微怔,水眸一闪,咧嘴笑道:“大人,小的又变成马倌儿了?”

这小气大人就是变着法捉弄她,唉,唯大人与小人难养也。

“你说得没错。”夏候煜眸色清冷的看她。

都若离唇角动动,手儿不停的捋溜马脖子,心底暗自咒骂小气大人。

月忻宣隽雅如玉的脸上漾了微暖笑意,上前将锦帕递到她面前,“擦擦脸上的唾沫吧。”

都若离杏眸圆睁,怔着不动,锦帕?这可是王爷啊?这个王爷对待下边的人也太好了吧,刚送了马,这又送锦帕?

月忻宣眼底秋水般的明净,把锦帕塞入她手中,笑道:“擦擦吧,那唾沫味儿重。”

听得他这般说,都若离再也不好意思愣着不动,讪讪道:“小的多谢忻王爷。”

说完用那带了清淡药香的锦帕轻轻擦拭脸颊,心底一动,问道:“王爷身体有恙?不是说都大好了吗?”

“是好了。”月忻宣微笑道:“小王喜欢摆弄药材,所以帕子衣物基本是药味。”

都若离眸眼一亮,黑瞳滴溜溜转,搂着马脖子,道:“王爷懂医术?”

“是的。”见她这副模样,月忻宣盎然趣笑,灼亮的阳光落在他眸中,化成淡柔的晶亮。

都若离脑袋一侧,灿然笑道:“那王爷可懂毒药?”

“都若离。”夏候煜冷喝声传了来。

都若离吐了舌,不敢再言。

第29章你说得没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