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2章本就该掌嘴

  都若离将那情信收入袖中,讪然笑笑,“王爷请别介意,这,这兴许是她胡乱练字儿的,那些个地方嘛,有时候无聊便胡思乱想,悲春伤秋,那是时有的事儿。”

这肉麻兮兮的情信,换了真是相恋中人,那是甜枣儿,若是讨厌之人,那便是扎眼的针儿了。

她的直觉觉得这忻王爷不会是坏人,那只是一个喜欢他的女人,对他应该不构成任何威胁,这温和的王爷,有何理由杀她?

“无妨。”月忻宣眸光恢复清润,轻挑眉,“若离似乎很了解那些地方?”

“他可是勾栏院的常客,怎会不了解?”

夏候煜已大步走出,至案前,落座,似带了风,都若离瞬觉从春日入到寒冬。

“本官真是怀疑你哪来那么多银子上勾栏院的?该不会是连你师父那份俸银也由着你花到勾栏院?既便是,那亦是不够的,老实道来。”

都若离脸上堆起嘻皮笑意,黑眸灵黠一转,心底玩劣心思冒起,戏谑道:“大人,只喝清酒不喝花酒听听曲儿是花不了几个钱银的,况且小的又不是日日去,一个月就那么三几回。难道大人真没逛过勾栏院?真没喝过花酒?童子身?”她可是下了重本赌的童子身呢。

一听到她这般说,月忻宣眸底闪了星光笑意,忍不住侧了脸抿唇笑。

夏候煜眸底冷波一翻,如若春水凝了冰,“都若离,今晚你休想吃饭。”

“大人,小的又没犯错,说句话都不行吗?若是这般,赶明儿让小老虎陪你查案得了,小的跟捕头办别的案去。”都若离拧紧眉抗议。

夏候煜冷哼,“言语恶意中伤上峰,且现下又是在忻王爷面前如此放肆,本就该掌嘴,本官看在王爷的面上,未掌你嘴,已算是网开一面,你还咄咄有理了?”

“我……”

“夏候兄,若离已是礼数周全之人,你就别总罚他,有时,得一个率真之人在身边还是挺好的。”月忻宣转了脸,给他倒上热茶。“伤势可还好?”

夏候煜淡然,“只是有些瘀伤,不碍事。”

“手给小王。”月忻宣微蹙眉。

夏候煜抿了抿唇,伸了大手至他面前。

月忻宣轻轻搭了脉,片刻松了手,道:“一会儿小王开个方子,近日可别喝酒。”

“没那么严重。”夏候煜长睫微闪,取案上茶盏,轻轻呷一口。

“不行,身子重要,身子垮了怎查案?”月忻宣转脸看向都若离,道:“近日看着点你家大人,不许他喝酒。”

都若离心中微惊,两人关系真不一般呢,眨巴了眼眸,道:“是,可是……大人是大人,小的是小的,若大人要喝酒,小的怎能不许?”

她若有那个本事,便不会接连被他欺负了,他竟一点情面都不给她师父,一般来说新官初来报到,是会给点面子自己的左右手的,可他偏不给,想来是仗着忻王爷的势,任谁都不放在眼里了。

月忻宣兴味笑笑,轩眉轻挑,“今儿小王就授命你看着你家大人,若他有偷偷喝酒,你便来告诉小王。”

“王爷。”夏候煜轻蹙眉,冷眼扫看都若离。

都若离展颜喜滋滋的笑,管大人啊?真是好吔。

“若是大人因此罚小的呢?能不能也一并告诉王爷?”

想像着她日后可以经常来见忻王爷告这小气大人的黑状,那真是叫做爽。

月忻宣轻轻抚着茶盏,举目看着夏候煜笑,“可以啊,你家大人久无人管束,是该有个人好好管管。”

第32章本就该掌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