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1章 曾经梦魇

  月儿浮上树梢,深幽的夜幕降临,红烛摇曳的新房,灯火朦胧。

新床之上,夜承欢早已沉入梦乡,一幕幕的画面,不容她拒绝地跳跃回放。

“猫儿,我受伤了,你帮我包扎好不好?”

“猫儿,我爱你,你答应我,永远都别离开我好吗?”

“猫儿,我爸说,你进到夜总会,是来当卧底的,你告诉我,是真的吗?”

“猫儿,你是警察,我是黑帮毒枭的儿子,黑白不两立,今日你杀了我吧,下辈子,我下辈子投胎了,换一户人家再来爱你!”

“猫儿,开枪吧,我不怨你,你再不开枪,你就走不了了!开枪啊!”

睡梦中,已然淡化的梦魇不期而至,夜承欢拧起了眉头,怎么会梦到他?

两年了,那件事过去两年了,她永远都记得,离开那个无恶不作的黑帮的代价,是死了一个真心爱她的男人,尽管最后不是她亲自动手,他却替她挡了一颗子弹。

原本是个收集情报的任务,却出了人生中第一场意外,成了她不能原谅自己的败笔。

不,她不要梦到他,她这种随时会死的女人没资格谈恋爱。

夜承欢挥舞着胳膊,狂躁不已。

记忆中那个身处染缸却单纯的少年,化做了虚无的身影,唯有那双深情的眼眸还留恋不去。

她伸手去遮,他原本快要消失的身形竟又变了回来,拉下她的手,哀怨地看着她,眼眸里写满无言的控诉,不,我不去!

黑影渐渐清晰,依稀间,竟组合成一张刚刚见过的脸。

是谁?

夜承欢猛地坐起,呼吸急促,眼底的凌厉在对上床前的黑影时陡然消失,原来是他。

“做恶梦了?”凤苍穹漆黑的凤眸深不见底,刚刚那个眼神,真的是她发出来的吗?怎么忽然觉得,她就像个谜?

她到底梦到了什么?又是怎样的遭遇,才会让她一个女子有如此犀利的眼神?

“嗯。”夜承欢并未掩饰,看看外面的天色,原来已是入夜,闭目又重新躺下,掩去心底的骇浪。

刚刚拉她手的,是凤苍穹吧?

什么时候,她的警觉这么低了,这副该死的破败的身体!

吃过饭后,他明明躺在一旁的软榻,而原主人因昨晚失眠一整夜,凌晨又跑去溺水,空着肚子成婚,身体已是疲惫不堪,她这才早早上床,不到两个时辰,竟是睡得这么沉!

连他到了身边都未发觉!

“王爷,你不睡吗?”感觉到一直紧盯她后背的视线,心潮早已平复的夜承欢翻了个身,就算她睡不着,也不喜欢有人这样看着她。

今夜必须同房她知道,他虽吻过她,但她倒不认为他会霸王硬上弓。

凤苍穹目光灼灼,忽而挑起了嘴角,黑夜中的两眼少了那份锐利,多了几分令人迷醉的邪肆,以至于夜承欢看着他快速的宽衣,一阵心跳加速。

他以为她在邀他一起睡?

她是叫他滚回他的软榻!

夜承欢翻了一个白眼,这个男人果然不能用常理来推测。

第11章 曾经梦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