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7章 母女上阵

  将军府的大夫人,皇上的庶妹凤明月吩咐下人收了礼,珠唇轻启,明艳的脸看不出喜怒。

“好,就住一日吧。”夜承欢启齿一笑,在凤凰王朝,女子回门,是可以小住一到三日的,当然,也可以不住。

这大夫人只是碍于礼节才有此一问,她就给她来个措不及防。

要对付她,是得花些心思的。

她心机颇深,又育有二子一女,大儿是御林军统领,二儿在边界驻防,也是小有名气的少将军,女儿又贵为太子妃,她自身又是公主,这重重身份,可以说在将军府是一手遮天。

夜君舞和夜君璃闻言,脸上浮出掩饰不住的希冀,夜承欢恶趣地勾了勾唇。

怎么,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要献身吗?

大夫人微微蹙眉,眸间掠过异样,“苍王……”

“姑姑不必客气,叫本王苍儿即可……”凤苍穹幽深的凤眸流光闪动,话还未说完,却被夜承欢开口打断,“王爷有事,不必为我耽搁。”

笑话,他留在这里,她们心存顾忌,她又怎能玩得痛快?

凤苍穹眼角余光瞥见夜承欢眨眼的示意,嘴角一抽,顺了她的话意,“本王就不小住了。”

这只小猫儿,竟然嫌他留在这里碍事。

两姐妹心头如被泼了一瓢凉水,眸中光芒陡然黯淡,当着凤苍穹的面又不好发作,只得尴尬地维持仪容,偷瞄向夜承欢的眼,如淬了毒药的箭。

夜承欢看得真切,唇角一扬,笑得如同偷腥的猫。

给点希望再毁灭,这滋味,如何?

大夫人这才尽显当家主母的典范,保养得体的纤手往后一挥,“来人,给苍王妃备‘云雾阁’。”

“大娘,本王妃住‘落日阁’即可。”

夜承欢出声打断,这“云雾阁”是西厢接待贵客的厢房,她自认还达不到贵客的级别,“落日阁”是这具身体的娘亲以前的庭院,十五年从未住过人,她去拜见一番也好。

凤苍穹眉心微蹙,他叫宋伯打听过了,她在将军府,一直都是住在下人房的,想必那“落日阁”定是败落不已,长年未有人气。

大夫人面有难色,“这……”

“大娘不必顾忌,本王妃大婚回府,自然要去告知娘亲。”夜承欢手一扬,随意却又不容人拒绝,“随便打扫可以住人即可。”

和这种滴水不漏的女人作战,还真是废口水呢!

“既然这样,那就如了苍王妃的愿吧。苍王,移步臣的书房谈话如何?”

夜南天出声打着圆场,精光四射的眼透着试探。

这九女儿能嫁给苍王是他从未想过的,大婚那日他也并未前去,也不知这宠,是真,是假?

“大将军,请。”凤苍穹傲然起身,莫测的黑潭深不见底,苍松般挺拔的身姿,勾勒出撼人的气势,只是临走,对着夜承欢一个凝神的注视,若有似无,却又不容忽略。

夜承欢垂眸暗笑,敢情这男人还哀怨了,将军府的“橄榄枝”,你就真没想法吗?

只道凤潇澈是演戏的高手,谁知他的腹黑级别也不低,非她这等专业人士定然找不出破绽。

如此一来,外面传得极盛的受宠传言,就变得真真假假,扑朔迷离。

既不随她小住,又任她住什么烂地方,如今还毫不迟疑地跟随将军离去,落在众人的眼里,倒有几分拉拢之意,不管他有无此心,但这样的效果,却是她想要的。

几位男眷去了书房,满堂的女眷也依礼移入一旁的偏厅,个个面面相觑,满脸疑惑。

这夜承欢,真的变了!

果真如外人所传,口齿伶俐,与人争锋,那张以往不敢示人的黑脸,竟隐隐似光芒万丈,秋瞳中神采斐然,含笑的嘴角诡异莫辩。

这个女人,原来隐藏得如此之深,如今有了靠山,竟是一变惊人!

她这次来,是想算帐吗?

想起她自出嫁后辱骂公主,惩治九皇子的种种传言,几位夫人纷纷敛眸喝茶,静观其变。

夜承欢一目扫过,心中了然,呵,现在知道收敛了?难道就没想过,咸鱼也有翻身的一天吗?

要不是凤凰王朝的礼数摆在这里,她们需要作陪,说不定会找借口离去,一哄而散吧?

夜承欢这次倒是感谢狗皇上推崇的忠孝悌义,要不然,她还要一个个的找上门,多麻烦啊!

夜君舞最先按捺不住心中的怨气,嫉妒的目光只差把夜承欢射穿。

这个该死的丑女人,她差点就被她骗了,竟然心知苍王不会留,还弄出能号令苍王的假象。

嗯,鱼儿这么快就上勾了!

夜承欢淡然浅笑,“六姐,你在看什么?莫非,本王妃脸上有花不成?”

“你若是脸上有花,那本小姐的,不知该称什么了。”

夜君舞气得不轻,抬起一张娇艳的脸,一个黑鬼,还自称为花,真是不要脸!

夜承欢抿唇喝茶,眉目间状似思索,“本王妃觉得,用花魁挺合适的。花魁,花中之王,嗯,挺好的。”

呸,不噎死你也对不起本姑娘“利嘴”的名声。

“你娘才是花魁!”夜君舞顿时气恼,她这是拐着弯儿骂人呢!

这个以前日日被她们踩在脚下的人儿,如今竟然摆出如此高高在上的姿态,一口一个“本王妃”的,真是可恨!

夜承欢手下一顿,放下茶杯时已然带了凛色,“怎么?我娘是花魁不成么?她碍着你走路了还是害得你嫁不出去了?”

“你……”一句“嫁不出去”当场把夜君舞堵住,她这是炫耀,可偏偏戳中了她的痛处。

夜君璃也面有愠色,她这是一番话骂了两人呢。

“花魁生的种就是不一样呢,以前还真是被骗了,如今只怕也是媚功了得,要不然怎能把苍王迷得团团转?”将军府的二夫人花如雪见女儿不敌,也忍不住跳了出来。

夜承欢视线瞟过,只见人如其名,美貌如花,肌肤胜雪,三十五六的年龄,一袭大红牡丹金丝纱,发间一支碧绿翡翠簪,看来风姿绰约,只是那尖锐的嗓音破坏了所有的美感。

她乃当朝臣相的嫡妹,是将军府老夫人的亲亲侄女,身份尊贵却也只能屈居公主之下,仗着过世老夫人和她嫁入皇室的嫡姐月贵妃的疼爱,是众多夫人中唯一可与大夫人一争高低的。

只是肚皮不争气,连生三个女儿,这六小姐,就是她最小的那朵花。

“二娘难道就媚功不行吗?二娘可是生了三朵花呢!”夜承欢无辜地浅笑,掩去眸中的狡黠。

这一对母女,够愚蠢的,竟然来当出头鸟。

殊不知,她最想收拾的,就是她们两个。

第27章 母女上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