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2章 紫衣少年

  嗯?夜承欢眼波流转,对着笑得甜美的杏儿敲了一个爆栗,“就你丫头嘴馋!”

话虽如此,却是迅速把她递过的药丸咽进肚里,杏儿伸伸小舌,嘴角边的梨涡,诱人至极,“王妃,疼啦……”

微带着小女儿意味的撒娇,引得追月好奇地回头,只觉眼前一片阳光明媚,心儿扑跳了几秒,冷脸一红,不自在地赶紧进了草屋。

呵,这叫什么?少女一发嗲,少男就怀春?

夜承欢睨了这个自来熟的杏儿一眼,她就像个活泼的邻家小妹妹,青春热情,娇羞可爱,若非细看,定发觉不了她眸底的阴暗。

冰儿依旧不言,三人下了马车,走到了追月挑好的位置。

夜承欢唇角勾着浅笑,想不到,也会有人生意头脑如此之好,在此偏僻之地开这打尖小店,可谓独家分号,无人争宠。

只是,今日的“生意”,也未免太好。

馄饨再香,一间破草屋,也就只供慕名而来的打铁路人,莫非,今日是个打铁的“好日子”?

夜承欢秋瞳妖娆,不经意的眸光扫过那几个埋头而吃的黑衣人食客,只见他们食而不言,神情冷漠,眼底如一潭死水,毫无波澜。

不好!

夜承欢心底闪过二字,刚刚在外面,感受到的气息还不是那么强烈,此时却是明了,果真为她而来。

“馄饨来了。”店主是一对夫妻,兼跑堂和小二的中年男子,一脸忠厚的笑容,令人分不出好坏。

“主子,等下,奴婢先试试。”杏儿拿出了银针,跑堂男人一脸委屈,“客官,小店开了十多年了,又不是黑店,还是莫要折杀小店了。”

杏儿杏眼一瞪,颇有几分刁钻,“黑不黑的又没写在脸上,你这小店的名声重要,还是主子的命重要?”

嗯,这倒也是个讨人心喜的丫环,夜承欢微眯了眸,扫过那几个还是未曾变色的食客。

“这是哪来的小姑娘呢,敢来砸老娘的招牌?”里面的门帘一声掀动,一个腰壮脸圆的中年妇女走了出来,身材魁梧,胖得眼睛都快眯成了一条缝。

夜承欢垂眸暗笑,呵,好一个“孙二娘”!

“算了,杏儿,收起来吧,见了主人,这馄饨还吃得下去?”夜承欢扬眸,打了一个哈欠,掩嘴摇头。

“你说什么?”“孙二娘”一听,脸上的肉抖个不停,那眯成缝的小眼里,杀意一闪而过。

夜承欢嘴角勾出诡异的笑,蓦地声音一沉,一字一句吐出讥讽的字眼,“我说,你这馄饨,肉太多,腻人!”

“咳……”杏儿捂嘴偷笑,这王妃的嘴,一如既往的毒。

“你敢说老娘肉太多?”“孙二娘”怒了,蓦然出掌,直朝夜承欢袭来。

追月和冰儿迅速上前,把夜承欢挡在身后,杏儿同时出手,三人对一个,吓得那个跑堂的男人脸色大变,惊恐不安,“客官,别打了。”

嗯?夜承欢看着还是纹丝不动的食客,心底一阵诡异,莫非,他们不是同伙?

可他们,明明一副等待下令的样子啊!

这个“孙二娘”,若真是老板,只怕就是一放到这里打探消息的暗桩,如若不是,只怕正主儿,是被胁在了厨房里,看那跑堂男人的畏缩样,也不知是装的还是在演戏?

夜承欢正在疑惑,外面忽然响起一阵箫声,食客这才放筷,人影暴起,纷纷朝夜承欢袭来。

呵,你个奶奶的,竟还有人在外操纵,等着姑奶奶往这“火坑”里跳不成?

夜承欢秋瞳闪过冷意,这个想杀她的人,到底是谁?竟连她的行踪,都如此一清二楚。

呸,别让她找到正主儿,否则,绝不放过!

她黑手往发间一摸,几根绣花针飞射而出,正中眉心,前面的几个,砰然倒下。

后面的人大惊,想要后退,却已然来不及,夜承欢黑手挥舞,银光直射,只是一小会,就干掉了这十几个食客。

“啊……”“孙二娘”发出一声怒吼,追月三人合力一击,退回了夜承欢身边,“主子,走……”

跑堂男人也似是惊呆了眼,此时回过神来,却是眸中精光四射,“想走,哪里逃!”

果然,还真是家黑店!

夜承欢又是一针射出,男人倒下,“孙二娘”一见,眸中闪过悲痛,嘴角流血,却是仰着头一声大笑,“哈哈……想走,你以为你们逃得了!”

外面箫声又起,竟是一群群的灰衣人直飞而进,那神情冷漠的眼,怎么看怎么危险。

好家伙,对付他们四只“菜鸟”,竟然用上百名暗卫,还个个都是高手。

“逃不逃得了,让你好好看看!”夜承欢波光流转,快速对冰儿杏儿打了个手势,掌心一颗黑色弹丸悄然而握,“追月,退后!”

三人腾空而起,夜承欢手中弹丸急射而出,一声“轰……”的暴响,馄饨草屋,轰然倒塌。

外面的马儿受了波及,“嘶……”的一声发出悲鸣,颓然倒下!

趴在地上的夜承欢猛翻白眼,这下好了,竟还赔上一匹“傻马”,要怎么回去!

四人起来,追月三人都愣愣地看着夜承欢,包括冰儿的眼底,都悄然开了裂缝。

这是什么东西?竟然威力如此之大!

想着她们万一反应太慢,心底一阵后怕,这主子,比起正主儿来,似乎更为可怕。

夜承欢摸摸鼻子,伸手拍掉身上的灰尘,“怎么?不知道善后,想着也被扔一颗不成?”

杏儿适才清醒,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异味飘到了空中,一干尸体连带草屋和马车全部化为了血水,一点点的气味都没有留下。

夜承欢眼波流转,眉宇间闪过深思,对杏儿是谁的人这种没有营养的问题她没空理会。

她只是在想,外面那个吹箫的人,不知闻到了多少气味,万一被复制出来,这天下,岂非要大乱?

今日如若不是这里偏僻无人路过,又实在是寡不敌众,她才不会在这种对手暗伺的情况下拿出来,一网打尽,向来是她的作风。

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她夜无双,堂堂现代军情处的特工,莫非还玩不转一个异世?

夜承欢一阵暗自得意,百米之外的荒草中,紫衣潋滟的少年嘴角含笑眉目含春,“商伯,如何?”

商伯手抚长须,已然换上一袭青色长衫,精眸微眯,语气豪迈,“比起小主,毫不逊色,夫人若是知道,定当安息。”

紫衣少年的眸中就闪过一丝黯淡,胭红的嘴角微微上挑,一双如云如雾的黑眸,忽而无邪毕露,扬唇一笑,“把那人杀了,本小主送她们回府。”

话落,他拂袖一甩,跃上身后一辆奢华至极的马车。

商伯闻言,脚下一个人影灰飞烟灭,正是一手执碧箫的灰衣男子。

他跃上马车,双手一抹,长须已然不见,宛然一精壮车夫,粗犷扬声,“驾……”

第52章 紫衣少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