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0章 自动放弃

  凤缨络见得两人落座,优美的脖颈一扬,以最为完美的姿态浅笑盈盈,扫过高台之上时,眸中的娇羞,若隐若现。

呵,好一个借花献佛!

夜承欢了然地一笑,兴趣缺缺地垂了眸,伸手从桌上抓了一把色黑而粒小的瓜子,“喀吱……”一咬,不亦乐乎。

想不到,这等宫宴,也有此等小玩艺,用来消化一下也好。

她不知道的是,现代随处可见的“黑珍珠”瓜子,在这异世,可是稀品,皇室贵族之家才会上呈的小物件儿。

“嗯。”凤苍穹未置可否,深邃的凤眸微不可见地一眯,淡然地点头。

“四皇兄,十妹还有个请求,和四皇嫂一比高低,输了的人,就要应其一个条件……”

凤缨络看了一眼只顾啃瓜子儿的夜承欢一眼,娇艳的眸底闪过愤恨,又随即掩饰地收回。

嗯,扯上她干嘛?

夜承欢越发的诡异,抬眸看着一脸迫不及待的凤缨络,凉凉地吐出二字,“不比。”

笑话,你想表演给你的心上人看就快点,在这里磨磨叽叽还想找碴不成?

凤缨络见被拒绝,心底有气,“苍王妃是怕技不如人当众出丑吗?”

“缨络,退下。”凤苍穹拂袖一甩,眸底已然有了暗流,双儿都说了不比,她还捣什么乱?

什么叫技不如人?她会的东西可多着呢!

脑中不自觉地闪过那日生死密林中睁眼之际听到的歌声,胭脂般的薄唇,忽而牵出了浅浅的弧度,什么时候,叫她再来一曲?

夜承欢似是知道他在想什么,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眸中写满了“休想”二字。

凤缨络被两人的凉拌弄得不上不下,又不好收场,求救般地往高台看了一眼,这可是她们刚刚想出来的以退为进之计,本以为这夜承欢好打赌,一激就会上当,谁知,却未能如愿。

凤天帝也面有难色,看了一眼蓝洛霖,这苍儿的性子,他若有办法,能让他娶了那个夜承欢?

“皇上,还请为小女做主!小女侧妃之名已成事实,过日未娶,名声已毁啊!”

蓝洛霖见还是未能如愿,不管不顾地站了起来,这女儿好歹也是个郡主,又有着天下第一美人和才女的名声,就这样毁在凤苍穹身上不成?

嗯?

夜承欢算是明了凤缨络为何找她比试了,原来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想为蓝如烟谋名份来了。

还真是姐妹情深呢!

“什么事实,父皇下旨收回便是!”凤苍穹也已知晓当日之事,幽深的寒光在凤眸中流转,丝丝讥俏隐匿于眉梢,惊艳的五官,已然浮上怒色。

“苍王,圣旨岂是说下说下,说收就收的?难道小女的名声,在苍王的眼里,就连草芥都不如吗?”

蓝洛霖也来了气,他身为附马,多少也是有几分薄面的,女儿都已经委身做小了,这苍王还要如此乖张吗?

他死了也就算了,既然回来,女儿的心又系在他身上,又怎么可以轻易放弃?

听闻苍王的死讯,女儿关在房里哭了整整一天,这叫他做爹爹的,情何以堪?

“本王不会娶的,侯爷若是执意如此,就请父皇重新赐婚吧。”凤苍穹也不多言,幽深的凤眸往高台上一扫,对上凤墨白同样深不可测的寒凉眼神时,在空中无声地交会。

这凤族少主,上次一见,擦身而过,如今,又是如此低调前来,到底意欲何为?

凤墨白忽而浅浅地一笑,举了举手中的白玉酒杯,竟是隔空敬了一杯,凤苍穹也微勾唇角,举起手中的茶杯,一饮而尽,杯口向下收回,调离了视线。

两人的交锋,不动声色地落入太子皇后九皇子的眼帘,又都很好地掩藏,不曾显山露水。

“皇上,还请给小女一个公道!”

蓝洛霖仍旧不依不挠,再次对着凤天帝恭身行了一礼,眉宇间隐有几分决然之色。

“皇上,圣威不可冒犯,金口玉言被人诋毁,微臣惶恐啊!”花臣相见蓝洛霖孤军奋战,接收到妹妹月贵妃的眼神适时的站了出来,眸间闪过几许深思。

这侯爷府,势力也是不小的,苍王如今朝廷之上,已然得罪了大将军,侯爷,加上他这臣相,三位皆是重臣,树敌不小,正是为三皇子拉拢势力的好时机啊!

“哟,这正主儿都没发话,怎么一个个的都跑来当马前鞍了?你们就不问问,这如烟郡主她想嫁吗?”

夜承欢见越演越烈,讥俏地看了花臣相一眼,都想来给她添堵,也不看她给不给机会。

他们就不回头看看,那劳什子郡主的脸,都已经快要低到地上去了吗?

堂堂郡主,身为嫡出的长公主之女,又怎么会降尊纡贵甘愿做小?

要他们来鸡婆!

蓝洛霖闻言,就似看到了希望,“苍王妃的意思,只要烟儿愿嫁,苍王妃便替苍王迎娶是吗?”

“双儿……”凤苍穹就不豫地眯了凤眸,父皇都没开口,她这是凑的什么热闹?

嗯,紧张了?

夜承欢斜斜地睨了他一眼,月贵妃和花臣相掺了一脚要来打她的脸,岂有不回之理?

她可不是躲在背后让人保护的主!

有些微讽的视线,淡淡地扫过凤天帝,你这狗皇上,坐在这里看戏,以为姑奶奶看不出来,你就是想借群臣之手促成此事吗?

“侯爷,众所周知,本王妃大婚之日如烟郡主前来阻亲,想必心心念念正妃之位,侯爷爱女心切,也该顾忌郡主脸面,苍王既不愿娶,又何必热脸贴冷屁股,巴巴的送上门来呢?”

夜承欢瞅了一眼低垂着头,坐在蓝侯身后的如烟郡主一眼,秋眸泛过丝丝讥俏。

这个女人,倘若心甘,大婚那日便不会前来寻死,若真爱得心若磬石,就不会没有死成,既在众人面前失了脸面,又怎么还能承受此等大殿被拒之辱?

只怕那蓄在眼眶内的泪花,都快憋不住了吧?

蓝洛霖闻言,老脸微讪,这苍王妃,竟也和那苍王一般,拐着弯儿来骂人!

热脸来贴屁股?

真真是气人!

他胸间似有火冒,身后却已传来抽泣声,心底一震,急忙回头,却见女儿已经哭倒在蓝夜辰的怀里,“烟儿,你倒是说句话啊!”

凤缨络也急急地走了过来,轻摇着蓝如烟的肩膀,小声地说道,“如烟,别哭,说吧,只要能进府,父皇必会抬了你正妃之位,到时你就再无后虑。”

“可是,如若承认便是落人口实,我丢不起这个脸。”蓝如烟抽泣着,不曾抬头,女子名节大如天,她那日寻死已是背水一战,皇上为她下得侧妃之圣旨,她只觉羞辱更甚。

难道,她真要一辈子做小,以如此的方式接近她爱的人吗?她蓝如烟,也有她的骄傲!

最最重要的,是苍哥哥不喜她啊!

凤缨络怒其不争,趁她迟疑,几步就又走到夜承欢面前,“苍王妃,如烟郡主愿嫁,你去派人迎娶吧。”

第80章 自动放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