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2章 当街杀人

  那三幅对联,全都是写在血书之上且还是这个朝代不存在的,他们当然不会知晓,而这具身体的娘亲,不仅是孕育了夜承欢,而且……

一股说不出的喜悦忽如其来,夜承欢控制不住地秋瞳含笑,心底却又焦急如火,她,一刻也在这里呆不下去了。

“双儿……”凤苍穹却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深邃的眸底闪过几许冰冷的幽光,若有似无地扫过太子和皇后的方向。

嗯?

夜承欢适才惊醒,不由一声暗骂,夜无双啊夜无双,你真是越来越沉不住气了!

既然有人想要逼她现形,那这个大殿,暗地里想看她失去冷静,露出马脚的人,多着呢!

切,叫你们想得逞!

夜承欢静下心来,慵懒地牵出一抹浅笑,重新变回了软体动物打了个哈欠,太子凤麒麟眸底幽深的扫过,和九皇子对望一眼,又都若无其事的移开,高台之上的皇后,明艳的眸底,也似闪过几丝阴厉。

“皇上,依臣妾看,三国的太子既说有高人断言吾朝定有人能对,估计那人并非藏在民间,十两黄金一件的起价,并不是普通人家能打得起的……”

皇后低头呷了一口茶,忽而笑意吟吟地出声,一脸急于见到此人,想要一睹风采的欣喜之色。

嗯?奶奶的,这皇后,竟是如此不依不挠?

找出她来又如何?

夜承欢不屑地勾出一抹冷笑,很好,既然都来玩阴的,姑奶奶就好好的陪你们玩一把。

“皇上,皇后说得极是啊……”百官们纷纷附和,一脸凤凰王朝果真人杰地灵的自豪之色,看着夜承欢一阵头冒黑线。

呜……

你们这些脑残的大臣,被人家当枪使了都不知道,真是一只只“蠢驴”!

“各国太子,这事,朕会派人速察,到时,邀各位太子一起共睹风采如何?”凤天帝也一脸的喜不自禁,此等扬凤凰王朝威名的机会,他自是不会放过。

额……这个蠢皇上!

夜承欢超级无语,和凤苍穹交换了一个眼神,内流满面地低头吃东西……

“金凤凰”酒楼,一身黑衣的凤墨白立在珠帘前,对着身后的黑衣人吐出温润的轻语,“再等一天,即刻启程!”

翌日,仍旧阳光明媚,热闹的大街,一片熙熙攘攘,时起彼伏的叫卖声,从街头传到街尾。

夜承欢一身蓝色的烟翠纱,乌黑如泉的长发用一支玉钗高高地固定,一张墨染的黑脸波光流盼,神情慵懒,妖娆的秋瞳,不时的瞄过集市。

她的身后,跟着一双杏眸溜圆的杏儿和一脸清冷的冰儿,两人也都四方观望,似在寻找着什么。

“看,王妃……”杏儿忽然眼眸一亮,指着前面一个卖紫色茉莉的小摊,夜承欢应声看去,唇角勾出浅浅的笑意。

呵,还真如凤苍穹所言,这无影楼,每个月的二十五,都会在集市摆一次摊,欲买消息之人,每月只有一次的机会。

隐藏得还真够深的!

三人走近,摆摊的是一个极为憨厚的小厮,一见她们俊秀的脸就涨得通红,声音极为羞赧,不注意听的话,真以为他是在耳语,“要买几束?”

嗯?

这无影楼的外围,竟是如此“天真”之人吗?

夜承欢一阵诡异,摸摸鼻子,秋瞳不动声色地盯着小厮的眼睛,“只有这一种花吗?”

“客官,小的只卖这一种。”

“可我想要昙花。”

“客官,昙花要夜市来,白日只卖紫色茉莉。”

小厮虽然头低得极低,回答却是有条不紊,夜承欢终于确定,这异世的人,就都是些扮猪吃老虎的高手。

瞧瞧,这对话,滴水不漏,不知内情的人,谁会知道这是个联络点。

“夜市你还在这吗?”夜承欢勾着嘴角,这无影楼,还真是名符其实,昙花一现,每月一次,多么贴切的形容!

“客官,夜市在东城门西桥下,酉时起,戌时止。”

呵,还真是掐得极准呢,就一个时辰。

夜承欢得了消息,也不欲纠缠转身就走,引蛇出洞的效果既已达到,也没有再逗留的必要。

昨夜她和凤苍穹商量了一夜,决定还是主动出击,故作不知装做买小轩轩的消息,来看看他们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一种直觉告诉她,他们不想再等,她也等不起,小轩轩,怕是十有八九在他们手上。

“王妃,去捏面人儿吗?”三人离开了花摊,杏儿指着不远处一个热闹不已,围着好多人的捏面人儿的小摊,兴奋异常的喊道。

呜……这杏儿,还真是越来越不“专业”了。

夜承欢无语的摇了一下头,倒也兴致冲冲的走了过去,三人的身影没入围观的人群后,摆紫色茉莉的小厮悄然的离去,一双憨厚的眼底,闪过缕缕裂缝的精光。

他的身后,一个摇着折扇,一脸浪荡哥儿模样的翩翩公子,慢悠悠地跟在他身后……

“这位姑娘,你想捏什么?”人群的里面,是一个一脸白须的老头,一双熠熠的老眼,加上花白的头发,看来有如仙风道骨,长瘦而又灵巧的手指不断翻腾飞转,一个个七彩的面人儿活灵活现,引发一阵高亢不止的赞叹声。

“好手艺啊……”

夜承欢就有了兴趣,“老人家,给我捏两个吧。”

“好。”老头看了一眼她,笑得和蔼慈祥,有如三月的春风拂过,暖洋洋的,给夜承欢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这老头,又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她正兀自诡异,老头却一阵五指翻飞,很快,一对紧紧相贴在一起的,牵着手儿的面人儿就出现在夜承欢面前。

啊?不会吧?

夜承欢惊诧不已,这男的不是凤苍穹吗?可是那女的,又是谁啊?

五官和她似像非像,一眼看去,像极了她的八姐,一双眼眸如云如雾,又似有一丝妖娆的邪光,她正犹疑,细看又有如幻觉,正一脸情深地看着凤苍穹,像是浸入了甜蜜的海洋。

呜……那厮要梅开二度,重新和她的八姐双宿双飞不成?

夜承欢一脸哼哼地站起,一旁的杏儿也满脸黑线,连忙付了钱,挤出了人群。

“王妃……救救我……”走出人群不远,不知从哪窜出一个人影,伸手就捉住了夜承欢的衣裙,回头一看,是大夫人的贴身丫环画眉,她的身后,拖出长长的一道血渍。

嗯?谁要杀她?

大夫人还是夜君舞?

夜承欢一阵诡异,身后的杏儿已然扶起了浑身是伤,只能在地上爬的画眉,仔细一看,竟发现手筋脚筋全都挑断了,心底不由一震。

“谁干的?”她挑起了眉,这丫头人不错,但是,她可不是轻易相信别人的慈善家。

画眉虚弱的声音几不可闻,“六小姐……大夫人她,保不住奴婢……”

“杏儿,先把她弄上马车。”夜承欢皱眉,眸中闪过几许思量,这是不是大夫人的一招猫腻,一个堂堂正室,会保不住一个丫环?

第92章 当街杀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