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4章 激她下手

  夜承欢回神,对上他不解的凤眸,唇角微扬,秋瞳中闪过一丝冷厉,竟是“啪……”的一声把筷子拍在桌上,“夏荷,冬雪,你们可知罪?”

凤苍穹回眸,触及此等“春色”,凤眸竟也起了森然,锐利而深幽的视线冷如利箭,只是一扫,快速回头,由着他的王妃大发雌威。

“奴婢知罪。”夏荷冬雪被苍王的眼神吓到,扑通跪了下去。

身为宫女,她们自是知道规矩,只不过一时嫉妒,想到王爷连她这等丑女都碰,她们定然是有机会的,这才大着胆儿一试。

“这么想被男人上是吗?好,本王妃成全你们!惊雨,惊云,出来!”夜承欢笑得邪魅,凤苍穹嘴角抽搐,有她这样说话的女人吗?

惊雨惊云如风般走进,两张木然的脸异常僵硬,王妃的话让历经血雨腥风的他们陡生惧怕,不会真叫他们上这两个女人吧?

“不,王妃,你不能这么做,我们是皇上送来给王爷的。”夏荷冬雪一见,两张粉脸顿失颜色,爬上王爷的床是她们的任务,岂能给了这两个下人?

夜承欢勾唇,皇上?就是因为皇上,她才动手。

他放两颗棋子在她身边添堵,她又岂能由他掌控,既然有了整治的借口,她定要撕了她们的面具。

下午在后花园她本就是故意放水,谁知诱饵一放,很快上勾,这思春的女人,未免太过急切,竟然还穿上如此大胆的舞娘装。

“还真给自己长脸,我有叫他们上吗?惊雨惊云,把她们卖入青楼。”

夜承欢挑了挑眉,邪恶地浅笑,惊雨惊云脸色一缓,心中如落下一颗大石。

“奴婢错了,奴婢下次不敢了,王爷,饶了奴婢吧……”

夏荷冬雪闻言,梨花带雨的脸连连哀求,渴盼的眸光如痴似怨,一边磕头,一边故作慌乱地移向凤苍穹的方向。

凤苍穹目不斜视,闻着那股香味厌恶地皱了皱眉,正待拂袖一挥,又强自忍了下来。

算了,他的王妃想玩,就让她玩吧。

夜承欢把她们的小动作收入眼里,秋瞳中泛过一丝冷嘲,果然,还是不知悔改。

挥了挥手,惊雨惊云上前,夏荷冬雪粉脸惨白,眸底却蓦地泛过厉色,纤手一扬,一团夹着腥味的黑雾弥散在整个房间。

“退后,捂嘴。”几乎是同时,凤苍穹断然冷喝,三个黑影自空中暴起。

那带着腥味的黑雾,被他的掌风,击退了大半飘回到夏荷冬雪的方向,而少数的,仍是挥散到了空中。

夜承欢被护在他的怀里从窗棂飞射而出,她的脸紧贴着他健壮的胸膛,强魄有力又似乱了节奏的心跳清晰地传入她的耳膜。

“你没事吧?”进得他住的望苍阁,凤苍穹一个搭手,抚上了她的脉搏,冷冽的嗓音隐有悲凉。

父皇,真是你如此怀疑儿臣,让这些女人使出此等阴毒的手段吗?

夜承欢这才呼出一口屏息的气,眉角微挑,秋瞳中一片冰冷,“我没事。”

她本就是在逼虎归山,又岂会没做准备,凭她的直觉,还中不了这小小暗算。

只是,这个既想要手中的棋子爬上凤苍穹的床,又想要了结她性命的人,真的是皇上吗?

刚刚那一招,她怎么觉得,她们是在孤注一掷,趁机想要凤苍穹也中毒呢?

“王妃,这两人还是……”门外,响起惊雨惊云如常的冷音。

凤苍穹剑眉微蹙,胭唇却吐出低沉的磁音,透着莫名的邪肆,“小猫儿,你会怎么玩?”

“把她们带进来。”夜承欢忽略那温暖又透着痒意的气息,唇角微扬,这只腹黑,还真是太了解她的恶趣了,现在卖入青楼,太便宜她们了。

她的身体,有什么问题吗?他的手,为何久久地把在她的脉搏之上?

夏荷冬雪很快被带了进来,肤白如纸,身体隐隐发抖,她们毒粉倒是没中,只是功夫差得太远,只能束手就擒。

“卖入青楼不好吗?就这么想要死?”夜承欢大咧咧地坐着,翘了个不雅的二郎腿,慵懒中透着邪恶的张狂,看得凤苍穹三人眼角直抽。

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

一般女人,不都会吓得面无颜色吗?他虽自认不会让她们得逞,但也怕发生意外,她倒好,悠闲得像是看了一场戏,狂妄的举止更为出格。

“把你卖入青楼你愿意?想不到你不仅人黑,心更黑,王爷娶了你,真是倒了大霉。”

夏荷倒是回得很快,明丽的眸中惧意尽褪,嫉妒的火苗染红了她的眸底,竟连“王妃”的敬称都不用了。

凤苍穹薄唇紧抿,凤眸渗出摄人的晶亮,俊逸冷酷的容颜如泰山压顶令人不寒而栗。

刚想有所动作,夜承欢用手制止了他,“说,毒药谁给的?”

夏荷目光一闪,再抬眸时,竟满目皆是讥笑。

“谁给的?我买的。你这个天下无双的草包丑女根本就配不上王爷,我想毒死你,就算王爷看不上我,也不能让你占了这苍王妃之位。”

夜承欢黑手摸摸下巴,唇角的弧度扬得很欢,嗯,不错,竟连奴婢的自称都不用了,胆子不小,可惜有些愚忠。

“冬雪,你呢?”她挑了挑眉,无谓的样子像是被骂的人根本就不是她。

冬雪也被气急,原本清媚的小脸竟也一片愤然,“奴婢是在替王爷除害,你是个克死生母的天生煞星,不能让王爷因你蒙羞。”

呵,一个个还挺冠冕堂皇,难不成,她们自认在替天行道不成?

夜承欢眸中燃起恶趣的火花,揶揄地睨了一眼俊脸紧绷的凤苍穹,“王爷,你觉得我配不上你吗?让你蒙羞了吗?”

凤苍穹俊脸一热,淡然的眸底隐有巨浪,薄唇吐出魔魅简短的回应,却似咬牙切齿,“没。”

这个女人,是在报他叫“小猫儿”时她曾经不自在的仇呢!

惊雨惊云木然地移开视线,两眼望天,这还是那个冷情得从不把女人放在眼里的主子吗?怎么一成婚,竟然成了“妻奴”?

夜承欢垂眸掩笑,他吃瘪的样子还真是可爱呢!哼,现在知道,敢笑她害羞的后果了吧?

夏荷冬雪脸色一变,凤苍穹的话就像最后一根压死骆驼的稻草,幻灭了她们最后的希冀。

“听见了没?你们想要毒害本王妃,可王爷并不领情呢,本王妃该怎么罚你们才好呢?”

夜承欢妖娆的嘴角噙着邪恶的浅笑,语气慵懒,却让夏荷冬雪莫名地打了一个寒颤。

“你们既然不想卖入青楼,那就去大街上找几个乞丐如何?穿得这么美,本王妃总该成全才对,要是临死都不知道被男人上的滋味,不是白来这人世一遭吗?”

第24章 激她下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