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5章 森林黑蟒

  三号包厢,夜君舞隔着面纱打量着背身而立的男子,“阁下是‘百花宫’的人吗?”

“废话少说,按人头开价,说,你想买谁的命?”男子尖细着嗓音,没有回头。

夜君舞咬牙切齿地报出夜承欢的名字,“她,要多少价?”

“一千两黄金,先付酬,后杀人。”男子的嗓音听不出异样,莲花面具的眸底却泛过讥俏。

一日的时间,弹指而过。

第二天,黎明,寅时刚到,天际还掩在一片朦胧的夜色之下,一身男装打扮的夜承欢,背着一个小包附,铁勾一挥稳稳地跃过院墙,那里,停着一辆她雇来的马车。

“走……”她低声下令,马夫也压低了声音赶马,两人快速地消失在苍王府的门外。

不多久,马车已然出得城门,夜承欢递过一锭金子,“我的马呢?”

马夫一声口哨,一匹马从黑夜中奔来,夜承欢定眼一瞧,嗯,脚力倒也还不错。

“你回去吧,不要对任何人说见过我。”夜承欢又加了一锭金子,这才跃出马车,跨身上马,马夫千恩万谢,捧着两锭金子笑得合不拢嘴,这苍王妃,还真是大方呢。

想不到,自家养来替换的马,还能卖出这样的好价钱。

马夫走了,夜承欢勒住缰绳,仔细地辨认出通往龙虎崖的官道,这才一声高喝,“驾……”

墨染的脸,黑色的劲装,在夜色的掩护下,如一个小黑点在飞逝,可一双如水的秋瞳,却闪烁如星,似照亮了前方的道路。

“凤苍穹,你一定要给我活着出来……”

夜承欢心中默念着,脚下的动作不停的加快,她得在杏儿和冰儿察觉之前让她们赶不上来。

昨日她早做好所有的准备,打来的工具也在半夜时分被人悄悄地放在了栖霞阁前,等她出得门来,哪里还有人影。

只不过,还真是合她心意,她本就打算独自前去,不想让任何人再为她冒险,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一直是她信奉的原则。

也不知行了多远,天色已然大亮,官道上进城的路人慢慢地多了起来,被夜承欢的疾风刮过,都不约而同地回头张望。

“谁啊?赶得这么急……”

“好像是苍王妃呢……看那张黑脸……”

“不会吧?她要去龙虎崖找苍王不成?”

“这苍王妃真是大变了样,她以前哪会骑马啊?”

路人的议论中,夜承欢已然来到了“黑森林”,这是她昨日打探来的小道,比走官道会缩短半天的路程,但因传言树林内有吃人的黑蟒,人人都绕道而行。

“姐姐,你要去哪?”正欲打马踏入树林,就听得一声萌萌的甜叫,昨日的紫衣男子,在一片霞光中一身光华地朝她飘来。

夜承欢一声低咒,用力地给了马儿一鞭,“驾……”

“姐……这可是‘黑森林’,你不怕吗?”来人不依不挠,身影已然到了身后,竟是和她共乘一骑,白皙的大手,穿过她的腰间,和她一起握着马鞭。

“你怕就滚!”夜承欢反手就是一飞刀,她昨日可是又去了城东铁铺,买了许多的银针飞刀等小暗器,用来用去,她还是最信自己的认穴功夫。

紫衣男子堪堪地伸出两指,捏住那把只差射进眉心的飞刀,俊如画卷,如仙人之姿的面容不怒反笑,贴在她的后背蹭得更紧,“姐,你可是我的娘子,怎么可以下手杀夫君呢?”

你个二货,还真是越说越上瘾了!

夜承欢猛然伸手,握住他的手拉住缰绳,“下去,死了可别怪我。”

“姐姐都不怕,我怎么会怕!姐姐就算去闯龙潭虎穴,我也要陪着!”

紫衣少年硬是不放,双腿一夹,马儿一溜烟就踏入了“黑森林”,在这样的高手面前,夜承欢根本无法反抗。

树林荫密,暖暖的阳光透过树叶射入其中的羊肠小道,马上的人儿,一白一黑,均为人间仅有,丝丝金色,勾勒出和谐的背影。

“大胆狂徒!放开!”空气中,忽有另一道邪肆的气息扑面而来,掌风直逼紫衣少年的身后。

嗯,凤潇澈怎么也赶来了?

夜承欢心底一动,唇角微勾,这人,倒也是个不记隔夜“仇”的。

紫衣少年被迫缠斗,两人的身体在空中纠缠,夜承欢趁机马鞭一挥,扬长而去,远远的,只有她清脆的冷音随风飘送,“七弟,把他带回去,谁也不要跟来。”

凤潇澈和紫衣少年一听,同时哀怨得嘴角直抽,竟是不约而同地收了动作,这女人……

两人又是一声哨响,一白一黑两匹千里良驹不知从哪窜出,两个身影飞身而落,赶马上前,很快就赶上了夜承欢。

切,以为有好马了不起!

夜承欢两眼望天,心底懊恼得不行,眸底忽然闪过恶趣,“七弟,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把他给我带回去,二是把你的马让给我!”

她唇角微挑,秋瞳中兴味盎然,这种打劫的滋味,貌似还不错。

有了他们的好马,估计路程还能缩短一些。

“姐,你和我一起坐不行吗?”紫衣少年一听,立马如小狗哼唱般诱哄着夜承欢,眨巴着云雾般的黑眸,那软软的糯音,让凤潇澈难得地皱起了剑眉。

这厮,到底是谁?身手和他相当,准确地说是更胜一筹,还对四嫂如此献媚,心底又恼怒,又有些微的嫉妒,他那声“姐”,叫得可真甜。

“四嫂,你骑我的。”

凤潇澈忽而纵身一跃,跳到了紫衣少年的身后,把他的那匹白马,让给了夜承欢。

今晨来得杏儿来报,四嫂独自来找四哥,他心底一震,急忙赶上,既然这四嫂定要去闯,何不加快路程?

更何况,身边还有一头扬言要娶她的“狼”!

“喂,你干嘛挤着我,你去坐那匹……”紫衣少年立马不干,哼着鼻子直嚷嚷。

“谁叫你跟着我四嫂,不想去,就滚!”凤潇澈也没好语气,这人,竟然比他还无赖!

“哼,我又不是蛋,我怎么会滚,要滚你自己滚!”

“不是蛋是什么,这么白白嫩嫩的,比鸡蛋还蛋!”

“你不一样嘛!马屎的弟弟果真是马屎,还敢抢走我的娘子,我叫你们好看!”

左一句“马屎”,右一句“我的娘子”让凤潇澈嘴角直抽,心底对这次的龙虎崖之行,忽而充满了期待。

四哥若是知道有如此赖皮的劲敌,他一定会活着出来的,不知他们对上的时候,会是怎样呢?

“哼,敢叫我四哥好看,你先小心你自己这张马屎脸吧。”

凤潇澈如此一想,又恢复了邪肆风流的模样,心底的那丝异样,被他赶至了最为幽深的角落。

两人争吵不断,听得黑色的千里马默默的流泪,这两人,可不可以别在马背上吵架,简直就是,影响偶的发挥!

第55章 森林黑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