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3章 马车亲密

  “你说……”

切,你既号称运筹帷幄,那这事,看你也是不是胸有沟壑?

“双儿,看着就好。”听得夜承欢的疑问,凤苍穹微眯着凤眸,深邃的眸底隐有璀璨的流光。

什么?

夜承欢猛翻白眼,你个丫的,还在姑奶奶面前拽不成?

切,不说就不说,本姑娘就不信,解不开这个谜!

嗯,不对,他不会是也不知道,还不懂装懂,故弄玄虚吧?

“各位皇儿,圣女选夫,都不愿意吗?太子,你呢?”

夜承欢正暗自疑惑,凤天帝却已然不耐,带着怒气的矛头直指太子凤麒麟。

“父皇,倾儿甚好,儿臣并无娶圣女之意,吾凤凰王朝人杰地灵,七弟和九弟卓尔不凡,定能不负众望,儿臣以为无需再派。”

凤麒麟脸无异色,霸气的黑眸淡淡光华流动,柔情似水地扫过身旁垂眸的夜君倾,一片情深之状。

呵,好一个以退为进的太子!

夜承欢嘴角一抽,眸中妖娆毕现,这太子若是背后之人,倒是和凤苍穹棋逢敌手!

什么卓尔不凡?

凤潇澈如今成了闻名天下的“废人”,九皇子就算嫡出,既无东宫之位,又无功名在身,比起他国派出的精英太子,又有何胜算而来?

“苍儿,你呢?”凤天帝一脸冷凝,视线转向了凤苍穹,带着几分冷厉。

凤苍穹浩瀚的星眸微眯,淡然地回道,“父皇,太子皇兄所言甚是。”

“你……”凤天帝怒容顿现,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深沉的目光复杂难辩地转向了其他的皇子,“你们呢?”

其他皇子纷纷效仿,夜承欢笑得很欢,这叫什么,狐狸生狐狸?

这皇帝老儿,想要捉出皇子们不安分的小尾巴,又岂非这么容易?

“皇上,依臣妾看,这事就这么定了吧,臣妾再给族主修书一封,如有异动,再作商量如何?”

皇后再次展现着她母仪天下的微笑,夜承欢却是听出了阴谋的味道,她给族主修书?

她本就是凤族之人,如今算是只有九皇子一人参选,她想去套交情,来个内定不成?

夜承欢心头一凛,难不成,这算计凤苍穹逼婚之人,还真是皇后?

如今的局势,凤苍穹失了兵权,还在朝廷之上多方树敌,而凤潇澈又容貌被毁,功力被废,太子得以稳坐东宫之位不说,这九皇子还能娶得圣女,这凤凰王朝的天,不全在她们手上?

不得不说,如若是她,心机委实颇深。

正想着,凤天帝冷然的声音已然响起,“这次圣女之选,定不可落入他国,吾朝天降祥瑞,赐朕九子,个个不凡,护住东方之尊,乃祖先之遗训,如若圣女到时看上的不是澈儿或煜儿,各位皇儿就算废妃也得给朕留住!”

语落,各位王妃率先抬起了头,眸中竟不约而同地轻缀了晶莹,再好的修养,再深的隐藏也在此时露出了端倪,大概都没想到,皇上竟是如此破釜沉舟。

夜承欢秋瞳泛亮,带着讥俏,这皇上的霸王之心,倒真是可歌可泣!

凤苍穹低头看了她一眼,眸中似又闪过不满,忽而放开她的手,凛然而立。

嗯,这厮又想干什么?

夜承欢一阵诡异,耳边却已响起他清冷而又醇厚的磁音,“父皇,恕苍儿不孝,苍儿今生只愿娶王妃一人,父皇若是怕圣女之事有何差池,还是尽早从长计议。”

什么?

今生只娶她一人?

这个男人,竟在这大殿之上,当着文武百官,皇子王妃的面,说出了他刚才对她的承诺!

夜承欢只觉脑海一片烟花绽放,大殿之上一片显然被惊到的喧哗,也全然进不了她的耳。

凤苍穹翩然落座,夜承欢抬眼看他,刀削的俊脸,紧抿的薄唇带着坚毅,如千年寒潭般的眸底似被坚冰凿穿,一丝晶莹的光亮充斥他的眸间,隐隐流动的,是带着宠溺的温情,令人心醉的温柔,与她对视的灼热和真诚,一如既往的霸道,不容人怀疑。

夜承欢只觉他双瞳漆黑幽亮,充满了魔力,将她深深地卷入那无边的黑色,令人着迷,微微上挑的凤眼,充满了冷厉的魅惑,漂亮的眉头,如松的剑眉,性感的胭脂薄唇,举手投足间睥睨苍穹的自信张狂,组成了天下无双的惊艳之姿,如君亲临,令人臣服。

一股扑天盖地的心悸迎面而来,夜承欢别开了视线,呼出一口长长的气。

难怪凤天帝处心积虑要下了他的权,换她是皇帝,也会觉得日夜不宁。

这皇上老儿,似是五十不到的年龄,正值壮年风光,又如何不贪恋那高位的虚华!

“苍儿,你……”凤天帝似已被惊得不行,其他皇子也都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凤苍穹,唯有高台之上的月贵妃眸中泛过喜色,似是有如找到了同盟。

嗯?

这厮,竟又使了一计!

夜承欢回过神来,恍然大悟,原来,他这是想破坏皇后的“一手遮天”之计,让月贵妃三皇子那一派和她去斗呢!

果然,花臣相就顺着话尾站了起来,“皇上,臣以为只派澈王和煜王两人不妥,此等大事,还须再议啊!”

“皇上,他国参选之人,不是太子就是战功显赫的王爷,圣女选夫,历任皆是百项比试,能者居之,皇上还须三思啊!”

大殿之上,百官一片进谏之言,皇后的脸神色不明,隐有阴厉的眸光在明艳的眸间晃荡。

夜色深深,弯月如水,华丽的马车出得皇宫,行驶在空寂无人的巷道。

“双儿……”马车之内,凤苍穹猝不及防的呼吸逼近夜承欢墨染的黑脸,未等她回神,唇已被含住,抵开牙关,长驱直入,紧紧地咬住来不及逃窜的小舌,火热吸吮,带着惩罚的力道。

夜承欢顿时吃痛,愣了一秒,这男人,什么时候得罪他了?

他吻得极深,很有节奏,不知是天性还是从这几日的练习中找到了窍门,深深浅浅的交替,每一下都似要抵到她的喉咙深处,浑厚魔魅的气息,将她全身紧紧地包围,直至渗入鲜活的灵魂。

呜……

夜承欢只觉透不过气来,伸手环住他精壮的腰线,黑手在他的腰间狠狠的一掐。

“双儿……”凤苍穹毫不见痛,顺势捉住她的手腕侧躺在马车之内,两人的身躯紧密相贴,他俊魅的身影,以一种巧妙的方式半覆在她的身上,松开她的唇吐出抗议,滑向她的耳际。

“放开……”

酥麻的电流,经则邪肆的挑逗迅速由脖颈处蔓延,夜承欢只觉全身发软,浑然不觉自己低低的抗拒听在耳里更像是动人的邀请。

“双儿,刚刚你又不乖了,其实……你也想要和我洞房是吗?”

凤苍穹一点也没有停下来的趋势,灵巧的舌含住她的半边耳垂,牙根轻咬,磨人的咬噬又吐纳,反反复复,乐此不疲。

第83章 马车亲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