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5章 水怪附身

  夜承欢依旧笑得邪肆,凤苍穹和惊雨惊云冷脸直抽,头冒黑线。

这个女人,真是口无遮拦到了极致!

夏荷冬雪愤恨地瞪大了双眼,她们要穴被点,只求速死,她却如此凌辱于人!

“噢,这个也不愿意吗?那就灌药送到马厩去得了,想那马儿身高体壮的,比大街上饿得发瘪的乞丐总是有力的多,也算是异于常人,临死也刺激一把,怎样?这个满意吗?”

夜承欢越发的恶趣,眸中隐有跃跃欲试的光芒,夏荷冬雪只觉气血翻涌,已然说不出话来。

呵,想激她下死手,又岂会那么容易!

望苍阁内,一片沉寂,只余或轻或重的呼吸,流淌在众人的耳边。

凤苍穹和惊雨惊云因她那番送到马厩的“刺激论”识趣的作壁上观,一种惹谁也别去惹这个女魔头的自觉在他们心里陡然发芽。

“本王妃从一数到十,说实话还是找乞丐送马厩,你们必须做出选择,本王妃可还要用晚膳呢!”

夜承欢忽地声音一沉,笑靥如花,秋瞳却是一片冰冷,似流动着凌厉的精光,让众人心头皆是一凛。

“一……”迟疑间,冷音已响。

“二……”

夏荷冬雪身体微不可见地一僵,待夜承欢数到“七”时,对望一眼,脸上浮起视死如归的决然,“王妃,奴婢求您了,给奴婢一个痛快吧。”

“噢,活着不好吗?非要求死?本王妃可只是惩罚你们,并没想要你们死啊!”

夜承欢淡然一笑,心中却是明白了几分。

不管她们背后的人是谁,她们身为棋子,任务失败的结果只有一个,就算她放了她们,也会被悄然灭口,这就是她们宁愿孤注一掷,一心求死的原因。

很显然,她们是有想要保护的家人被别人捏在手里,这就是这个时代身为奴婢,身为棋子的悲哀。

“受辱而活,不如走得干净。”夏荷冬雪却是毫不领情,语气坚决,明眸间对人世的眷念一闪而过。

她们也才十六的年龄,正是青春年华,如若不是被逼无奈,谁不想好好地活着呢!

留恋的目光若有似无地再次扫过凤苍穹,这个令天下女人心碎的男子,却至始至终,没有给她们一个正视的寒眼,心中忽就起了几分悲戚,勾出一抹自嘲的冷笑。

如若不自负过高,如若不心存贪恋,安分地待在王府,又何以落到今日的地步。

夜承欢把她们的神色变化收入眼里,眼波流转,闪过几许思量,“那,你们想要怎么死呢?”

凤苍穹和惊雨惊云再次嘴角一抽,想要怎么死?

明明沉重的字眼,在她嘴里听来就如在问吃什么菜一般稀松平常,真真是气人。

夏荷冬雪只觉自己的承受力快要到了极限,她能不能别这么折磨人?

“本王妃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挨上九百九十九刀,浇上糖水,蚂蚁爬身而死;第二,做成‘人彘’,如何?”

夜承欢笑得诡异,她要的,就是一步步推毁她们的心理防线,她有仇报仇,恩怨分明,这笔帐,必须算到正主儿身上。

夏荷冬雪脸色发白,一听要挨九百九十九刀,还要浇上糖水,让蚂蚁爬身猛然一阵瑟缩。

不豫地摇头,对第二种死法心生期冀,既惊恐又茫然不安,“人彘”,又是什么东东?

凤苍穹和惊雨惊云倒是脸色如常,只是眉宇间,也掠过些许的疑惑。

“不知道何为‘人彘’是吗?本王妃就给你们解释一下。”

夜承欢勾了勾唇角,这样就害怕了?

要不是暂时条件有限,她还不屑剽窃历史呢,姑奶奶,可是有着几百种让你们死而不得的逼供手段。

“人彘,就是把人变成猪……”夜承欢拖长了声调,故意停顿,瞄了一眼两人的反应。

果然,夏荷冬雪脸色更为难看,对于女人,没有什么比毁容更难接受的了。

她蓦地轻笑出声,清脆如铃,却带给众人莫名的寒意,凤苍穹剑眉微扬,凤眸中隐有期待。

“至于人怎么变成猪,过程很简单,先剁了四肢,后挖出眼睛,然后用铜注入耳朵,让你们失聪,再用药毒哑,割了舌头,最后扔到茅房,如果运气好的话,应该可以活上个三天三夜。”

夜承欢说得很是随意,夏荷冬雪脸色一变再变,她,她就是个女恶魔!

如此残忍的酷刑,却被她说得如同儿戏。

又惊又怒的恐惧扼住她们的心房,开口欲骂,却发现全身疲软,无力至极,冷汗直流。

视线瞟过藕白的胳膊,想象着一样样被砍掉,残破的身躯在茅房里飘浮,最要命的,她们还会活上三天三夜,清晰地感受那生不如死的痛楚,脑海中一直紧绷的弦忽然断裂,“不要……”

凤苍穹幽深如潭的眼底暗光浮动,惊人之姿浮现淡淡光华,如暗夜的天山雪莲,耀眼得让人看不到摇曳的烛光。

她,总是时刻给他带来惊喜,竟是谈笑间令人闻之色变!

惊雨惊云两张木然的脸也现出一丝裂缝,再看主子脸上那欣赏的愉悦,一抹心悸由然而生。

堂堂暗卫,七尺男儿,就在今日被她几句话所摄服,换来了日后的誓死跟随,绝对服从,当然,这是后话。

“夏荷,冬雪,是宁愿这样死还是实话实说呢?或许,说了,本王妃还可以留你们一条生路。”

夜承欢看着身躯抖个不停的两人,适时的抛出了最后的糖弹。

“真……真的饶奴婢不死?”夏荷冬雪一窒,如落海之人抓住了救命的浮木。

说吧,就算是死,也好过落在她的手里。

翌日,早晨,明媚的阳光披散在京城的街道,酒楼,茶馆,绸缎,胭脂,金银各式商铺临街而立,吆来喝去的叫卖声从街头传到街尾,一片热闹非凡。

苍王府门口,夜承欢施施然地走出了大门,今日是她回门的日子,但她不想坐轿要步行,凤苍穹也只得依了她,叫侍卫追月提了东西跟在后面。

夜承欢秋瞳含笑,一脸恬然地欣赏着两旁的热闹,水红镶金边的罗裙在她慵懒的脚步下飘逸如风,金线绣出的凤凰图案在太阳下闪闪发光,耀花了满大街人的眼。

“看到没有?苍王妃不但没有被休,听说还很受宠呢,谁惹她苍王都护着。”

“是啊,这苍王妃和以前叛若两人,不但敢和公主叫阵,还讹了九王爷二百两黄金呢。”

“听将军府的下人们说,这苍王妃大婚那日溺过水,一醒来就变了样,保不准是被水里的怪物附了身,才把苍王迷惑了的。”

第25章 水怪附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