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2章 化为血水

  “八王爷,本王妃以为,这事到现在答案就在眼前,就是二娘或六姐想要下毒谋害本王妃,最终害人害己,又心有不甘,这才将罪名推到本王妃身上。”

夜承欢看着惊慌失措的二夫人,惬意地微翘了嘴角,她,就一层层的剥掉她的皮。

“陌王,休得听她胡言,本夫人绝无害人之心。”

二夫人一听,急急地打断,愤恨的眼瞪向夜承欢,“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

她可不能让这罪名推到自己身上,那个“追杀令”,怎么听怎么碜人!

“噢,本王妃是血口喷人吗?要是,本王妃有证据呢?”

夜承欢冷冷地嘲笑出声,笑话,到了该收网的时候了,她又怎会还让她嚣张。

“苍王妃有何证据,快快上呈。”凤阡陌一听,嘴角抽搐个不停,她既然有证据,为何不早早拿出来,还在这里和二夫人搞这口舌之战,让他出手打了那么多下人?

他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他今日,不止是被这个二夫人当狗溜,还被这个四嫂当猴耍了。

夜承欢斜斜地睨了他一眼,你个“一根筋”的傻冒,本王妃一开始就拿出来,还不是会被二夫人说成是屈打成招?况且,时辰不是还差点火候吗?

“来人,将冬儿带上来。”

她拍了拍手,惊雨惊云从门外飞落而进,手上提着冬儿,还有一个昨夜的食篮。

冬儿已然奄奄一息,看到正位上一脸威严的凤阡陌和那银色骷髅面具的男子时,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再看向二夫人,一双微憨的眸中,则闪出丝丝悔恨,“奴婢招,奴婢全招……”

“大人,是二夫人叫奴婢给苍王妃的晚膳中下毒的……”

话还未说完,她忽然嘴角一弯,口吐黑血,颓然地倒在了地上。

凤阡陌大惊,上前查看,辩认出这是中了一种名唤“七魂散”的慢性剧毒,从下药到毒发,需历时七个时辰。

二夫人脸上已然惊得失去了颜色,怎么也想不到,这就要毒发的冬儿,竟然会在她的手上。

夜承欢浅笑着,对着八皇子适时地补上一句,“八王爷,依本王妃看,这冬儿是一时心慌,弄错了本王妃和六小姐的晚膳,你看,这饭菜是昨晚冬儿给本王妃送来的,未曾动用,你看是否有毒?”

呵,二夫人,敢算计我,我就叫你自食恶果。

她昨晚抓过冬儿后,叫惊雨惊云逼供,谁知这丫环嘴硬得很,后面她让惊雨惊云先放了她,派出惊云冒充二夫人的人对她毒打,说是怪她害了六小姐要灭口,又再派惊雨相救,这才撬开了她的嘴。

可是,就算她招,也会与画眉的供词前后矛盾,惊雨告知她冬儿早已中了二夫人的慢性剧毒,她算算时辰,才正好拖到了这个时间,让冬儿只来得及说出她想要的那一句。

一切,似乎都在预料之中,完美得让人太有成就感。

这下,坐实了二夫人下毒之名不说,还与她和画眉毫无干系,这等爽事,怎么不让人心情倍儿愉快呢?

她瞅了瞅身旁仍旧深沉如海的凤苍穹一眼,这男人的筹谋,还真是挺不错的,骷髅男的出现,实在是不早不晚,恰到好处,叫人怀疑也难辩真伪。

要不然,就算他们能干翻那一千个御林军,还有执拗如牛的八皇子和坐以待阵的夜君浩,一番恶战下来,误了时辰洗不清罪名不说,还得又背上抗旨不遵之罪,只怕真是逃不过狗皇上的杀机了。

只是不知这“九幽圣手”,到底是凤苍穹背后的另一势力还是他胆大到派人假扮,如若真是假扮,那她,还真得对他说个“牛”字。

凤阡陌叫人提过了食篮,面具男子阴森森地吐出一句,“不用看了,老夫的独门情毒,老夫一闻便知。”

凤阡陌陡然大怒,“来人,将二夫人拿下。”

这个心狠的女人,不但毁了自己的女儿,还下此等毒手,生生让一个丫环丢了一条人命。

“不,你不能抓我,陌王,你没资格给我定罪!”二夫人惊慌地大叫着,她怎么就栽在了这个丑女人的手上!

“那,这个够不够?小毛孩儿,如若你不能治她死罪,老夫也只能可惜这块‘追杀令’了。”

面具男拿出了黄灿灿的令牌,二夫人吓得腿脚发软,身体瑟缩个不停。

“前辈,这定罪之事,本官需进宫面见皇上。”凤阡陌眉头直皱,这二夫人是指使了人下毒,但断然判不了斩立决,父皇之所以下死罪,是借着四嫂“水怪”的名声,他又岂敢私自越权。

“那就算了,老夫等不起了,这小小牌儿,十五年发出了不少,老夫也不是舍不得。”

面具男把令牌往前一扔,直直地掉落在二夫人面前,那一声脆响,似落在人的心上。

二夫人吓得面无颜色,连连磕头,“前辈,小的一时糊涂,饶小的一命吧。”

“饶你?你可是犯了老夫的大忌,老夫早在十五年前就下令不许再用此毒,这毒乃是本门叛徒假冒老夫的名声在外祸乱人世,你心思之恶,与那叛徒无异,老夫岂能留你!”

话落,他一个挥手,二夫人颓然倒下,不到几秒的时间,竟然化成了一滩血水。

夜南天和一干夫人看得眼皮直跳,凤阡陌也一时缓不过神来,福公公更是害怕地直往后躲,生怕下一个遭殃的,就会是叫嚣着要抓夜承欢的他。

呵,好一个计中计。

夜承欢微微翘了嘴角,这下,她无需怀疑,这断然是凤苍穹设的一出戏。

谁都知道,把二夫人交给皇上来发落,只要有那个吹枕边风的月贵妃在,就必然平安无事。

不说她本身的凭仗,她其他的两个女儿,可是分别嫁给三皇子和五皇子的,不看僧面看佛面,这狗皇上,怎么也不会下狠手,最多杖责了事。

凤苍穹就算贵为王爷,私下了结会遭人猜忌,光天化日之下更断不能公然杀害堂堂将军府的二夫人,可这个“九幽圣手”的身份,却是一个最好的掩饰。

不得不说,这男人行事,倒还真是不打没把握的仗。

“小娃儿,老夫这毒好不好?要不,老夫把我所有的毒都给你一份,你当我徒儿如何?”

夜承欢笑得正欢,银面男子却不管不顾他人害怕的脸色,飘忽到了夜承欢面前,语气间似有几分讨好。

夜承欢还未出声,凤苍穹已然抱着她飘到了空中,“本王的王妃说你不够格,门主又何必自降了身份,此等害人之物,本王的王妃才不屑要。”

演吧,你们就尽情地演吧,夜承欢也不拆穿,偷笑的眸底隐有揶揄。

“你……你们这俩娃儿,告诉你,老夫这个师傅,你认也得认,不认也得认,等一月之后,老夫端了那叛徒的老巢,就来找你们!”

面具男气得桀然一跳,转眼就消失在了空中,来无影去无踪,身手之高,再次惊呆了正厅的一干人等。

第42章 化为血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