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5章 交出兵权

  “果真是个白目,竟是非不分就出手相救!”夜承欢一声嗤笑,这厮,不就是昨日窥探她的男子吗?

他,就是那个劳什子神秘凤族的少主,还是第一公子?

啊呸,不就一副好皮囊!

俊逸的外表,委实华美逼人,绝代风华如初春白雪,温润如玉又冷傲如霜,黑眸幽深,淡淡光华的眸底,是令人看不到尽头的深沉。

他一袭黑衣,修长的身躯有如黑色的蔓陀罗,高贵而神秘,又似藏着搅天灭地的黑暗。

“是在下唐突,还请王妃莫要见怪!”凤墨白淡然抬眸,欺霜赛雪的华贵优雅一览无遗,一片傲然物外之气。

呵,好一个能屈能伸的男人!

只是,对这种窥探狂,她向来就没好感,尽管他在外人面前表现得有如翩翩公子,她却看到了他内心的毁灭。

“既然知道唐突,那就让开,本王妃今日,定要叫她见识嘴贱的下场!”

夜承欢唇角勾出浅笑,秋瞳直直地逼向凤墨白,张狂而又带着冷意。

“墨白哥哥……”凤缨络委屈地泪叫出声,难耐的疼痛提醒着她,万万不可失了这桩屏障。

凤墨白在她妖娆的打量下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明媚的太阳还是那般温暖,他却感到一股被人剥光看尽的寒意,这个女人,怎么会连笑,都是如此的冰冷。

他还是头一次看到这样的女子,不同于上次的疏离,这次,他看到了她眼底和他一样的黑暗。

幽深的黑眸渐渐地寒凉,凤墨白一瞬不瞬地紧盯着她,迎上夜承欢眸底的冰冷。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无声的较量。

他温凉的寒光,似能穿透人的灵魂,看到了她笑靥如花之下无情黑暗的内心;她妖娆的冰冷,也精准地刺穿血管,看到了他鲜红心脏之内流动的黑色血液。

良久,两人同时抽离,淡漠的疏离将彼此隔绝。

“公主就算冒犯,也罪不至死,王妃还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吧。”凤墨白仍旧风华绝代,笑得温润尔雅。

呵,好一个得饶人处且饶人!你还真以为你是救世主不成?

夜承欢鄙夷地讥笑,“啪……”的一声把手中的鞭子一折为二,恨恨地扔在了地上,“凤缨络,本王妃警告你,今日你是有此白目相护,下次再敢嘴贱,本王妃叫你身如此鞭!”

“你……”凤缨络气得不行,但又不敢跳出来反驳,躲在凤墨白身后,贪婪地呼吸着他身上夹杂着淡淡清香的浑厚气息。

“追月,回府。”夜承欢转身就走,既然这厮打不过,她也不欲纠缠。

凤墨白闪身挡在她面前,“相请不如偶遇,在下邀王妃雅间一叙如何?”

“这太阳虽然有点大,但也不至于发烧,白目公子,你想当众调戏本王妃不成?”

夜承欢扬唇嗤笑,抬眼望天,笑话,堂堂少主,竟然公然邀请有“夫”之妇上雅间?

什么第一公子?不就纯粹一无赖!打不过你,气也要气死你!

“在下以为,王妃不是拘泥世俗之人。”凤墨白飘然后退,心底忽有一丝怨气,他都已经说了他的名字了,她一定要这么不依不挠吗?

华贵雍容的五官俊逸未变,幽深的眸底,滋长着没有尽头的黑暗。

“咳……”大街上看热闹的百姓,也都发出低低的浅笑,这苍王妃,真是百闻不如一见,竟敢给凤族少主冠上调戏之名!

“驾……”追月一声高喝,快速地驾马直奔。

夜承欢坐在轿中,只感觉脑后寒凉的视线穿胸而过,一直伴随着她回到苍王府。

刚跳下马车,脑中忽然响起一个温和的冷音,“你经脉错乱,五腑俱移,体内两种剧毒互为相克,如无解药,活不过三年。”

嗯,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传音入密?

“这似乎不关你的事吧?”夜承欢翻了一个白眼,要你这等小人来“鸡婆”吗?

三年又如何?我命由我不由天!

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她总会找到解毒的方法!

她的身体,早在凤苍穹给她把脉就有所觉,昨日见过血书,她已然知道中毒之事,而下毒之人,正是她的娘亲。

只是,这凤墨白的修为,到底该有多高?仅凭一双肉眼就能看出她身中剧毒,还能这么远的距离对她传音入密?

这个异世,果然卧虎藏龙。

夜承欢用过午膳,吩咐追月备来了热水,惬意地把疲累的身躯泡入浴桶中,诶,来了异世,竟是过了两个不眠之夜,还真是给自己找罪受。

脑中不由又闪过刚才的密音,这凤墨白,无事向她献殷勤,真有如此好心吗?

夜承欢闭目深思,难不成,他的言下之意,他能帮她解毒,叫她去求他?

眼皮似乎越来越沉重,在她慢慢阖拢的那一刻,手腕上的手镯忽地发出一道耀眼的红光,夜承欢猛然失去了知觉……

乾清宫,金銮殿,坐北朝南,巍峨雄伟。

凤天帝一身明黄的龙袍,坐在那把金光闪闪的龙椅之上,威严的脸拉成了长长的线。

大殿之上,文武百官,九位皇子,纷纷而立,连一向流连花丛,从不上朝的凤潇澈,也难得地现了一回身,只是那邪佞的模样,看得凤天帝眉头直皱。

“陌儿,朕交给你的皇命,为何办成了这般?”

凤天帝冷厉了声音,精光闪烁的黑眸一片深沉,哪还有昨夜醉卧美人怀的迷离。

“回父皇,儿臣前去捉拿时……”

凤阡陌凛然出列,行了一礼,尽管二夫人之死他确有失职,但长年的正气,还是让他不畏不惧地说完了事情的始末。

一干人都只是静静地听着,动静如此之大,又有谁没听到消息,无非,也只是走个过场而已。

“父皇,这是将军府各位夫人自认在外造谣苍王妃为水怪,长年虐待苍王妃逼她不得不隐瞒身手之证据,儿臣以为,苍王妃既没下毒,又身无所错,恳请父皇明察,还苍王妃一个公道。”

末了,凤阡陌从怀中掏出夜承欢塞给他的那一摞证据,凤天帝的脸就有了些微的变色,娶了将军府女儿的几位皇子也都面有不豫,这样的名声,可是多少会牵连到他们的王妃身上。

夜南天就更不用说了,恼怒而又微讪的视线偷偷地瞄向太子凤潇澈,如今太子,可是将军府最后的凭仗了。

“这八王爷……”

文武百官就有人轻轻地摇头,这八皇子太过刚正,也是会有苦头吃的,叫皇上公然还苍王妃公道,这不是当场打皇上的脸,落实他昏君之名吗?

“各位爱卿,今日之事,你们怎么看?”

凤天帝没有叫人去接凤阡陌手中的“证据”,不怒而威的龙颜神情莫辩,眸底的精光,令人看不出深浅。

“皇上,臣以为,将军府各位夫人乃屈打成招,是苍王妃的嫁祸之计,这凤凰大陆,江湖之中,有谁会她那诡异的手法,连夜将军都被逼应其三个条件,实乃身有邪术,胆大包天啊!”

第45章 交出兵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