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4章 跑来添堵

  心中一恼,拔下二根绣花针就射到了他某处,“再乱叫,现在就废了你!”

“姐,你看,呜……你要负责!”紫衣少年就是个扮猪吃老虎的高手,红着一张俊脸,泪眼汪汪的,还带着几分迷离,似要即刻把夜承欢拆吃入腹,眸底的精光被那层云雾遮盖。

额……

夜承欢抚额长叹,蓦然冲过去扭了他的胳膊,紫衣少年一声痛呼,被反手扭到了身后,“追月,杏儿,一起上!”

你丫的,本姑娘就不信,三个人还打不过你!

追月和杏儿的身影却忽地定在了半空,夜承欢眼皮一跳,一个马夫,功夫竟也……

她眸光微眯,嘴角勾起邪恶的浅笑,拳头不客气地朝紫衣少年的俊脸砸去。

既然你们让着我玩,何乐而不为呢?

一抡黑拳挥舞,紫衣少年的脸被打得鼻青眼肿,白皙的脸肿成了猪头,双腿还不知被踢了多少下,最后,夜承欢一脚把他踢下了马车,“敢说娶我,这就是下场!”

动弹不得的杏儿咧嘴直乐,追月头冒黑线地眼珠直转,这王妃……能不能下手别这么毒!

只有前面驾马的商伯心中微涩,这小主,宁愿被打也不还手,他,是太孤单了啊!

“姐……”紫衣少年的呼唤在后面远远传来,夜承欢一纵跳到了车前沿,“去救你主子!”

商伯见她挨近,老脸微郝,又不敢使功,硬生生地被挤了下去,一脸憋屈地去扶故作虚弱的小主。

“驾……”夜承欢马鞭一挥,马车疾驰而去,商伯在后面哭笑不得,紫衣少年摸着自己打得通红的脸,云雾般的黑瞳直眨,一脸的兴味,“商伯,你见过这么黑心的女人吗?”

商伯摇头,老脸更红了,心底的某处泛着疼痛,他这一辈子,除了夫人,心里就没有第二个女人。

就这样,夜承欢公然抢劫,驾着别人华丽无比的马车挥马直奔,马车上面,坐着三个穴道被点的下人,一脸的惊悚,这样也行?

两个时辰后,“福记楼”,凤凰王朝有名的美食斋。

“小二,一间包厢,一壶碧螺春,上这里的招牌菜。”杏儿走了进来,扑闪着一双大眼,她的身后,跟着夜承欢和冰儿,追月三人。

他们的穴道,在半个时辰后自动解开,可去城西铁铺路太远,一来一回,就到了午膳的时间。

大家都没用早膳,早就饿得不行了,也顾不得那辆拉风的马车太引人注目,先解决五脏庙再说。

“客官……”跑堂的迎了上前,一见夜承欢那张墨染的黑脸,连忙改口,“苍王妃,今日包厢没有了,坐大堂行吗?”

夜承欢无谓地点头,挑了个靠窗的座位,慵懒地闭眼小憩,还掩嘴打了一个小小的哈欠。

茶点先送了上来,杏儿为她沏了一杯茶,夜承欢端起,还未入口,却见门口走进来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那身影,怎么看怎么熟悉。

她眉梢一跳,那不是夜君舞吗?她这几日,不是该为二夫人守孝,怎么还跑出来见人?

“客官,这边请,你的包厢是三号。”跑堂的一见,立即恭身迎了上前,夜承欢一听,便朝杏儿使了个眼色。

“小二,怎么刚刚都说没有包厢,现在又有了?”杏儿立马反应过来,打抱不平地出声。

跑堂的一愣,随即解释,“那是提前预定的。”

“噢,预定?交定金了吗?这人蒙着个脸,你连人都不认识,万一是假冒的呢?”

夜承欢凉凉地一笑,这六姐,一个单身女子独自来酒楼,倘若没有勾当,打死她也不信。

“苍王妃,您弄错了,是有客官早就定了包厢,吩咐将她带到三号去的。”跑堂的似是知道没说清楚,又补充了一句。

夜君舞早就顺着声线看到了夜承欢的身影,心中恼怒得不行,想起姨娘月贵妃的警告,又强自忍了下来,转身对跑堂的说道,“带路。”

嗯,沉得住气了?

夜承欢诡异不已,朝冰儿递个了眼色,冰儿会意,悄悄地跟在了后面。

“菜来了。”跑堂的开始上菜,夜承欢一看,还真是丰富,油焖龙虾,红烧排骨,酱爆鹅肝……满满的大半桌,称得上小半个满汉全席。

“王妃,在下拼个桌行吗?”正欲动筷,对面忽然立了一道高大的身影,淡淡的如初春白雪的嗓音透着温和的凉意,正是凤墨白。

夜承欢两眼望天,这个白目,这大堂如此之大,会没有你凤族少主的吃饭之地?

她抬眸一扫,竟发现真的座无虚席,只有对面的追月旁边,空出了冰儿的位置。

“男女授受不亲,公子还请自重。”夜承欢垂眸不欲搭理,心头一声低咒,今天是个什么日子,她还走起了桃花运不成?

“不是还有下人吗?”凤墨白淡淡一笑,似是丝毫没有讨人嫌的自觉,从容的落座。

夜承欢觉得,这天底下的男人,还果真……没一个好货色。

他的口吻,是在说她和追月一个护卫一起用膳一样有失“妇德”吗?

“在你眼里,他们也许只是下人,可在本王妃眼里,凡是苍王府的一员,就是本王妃的家人,和家人一起用膳,还请你一个‘外人’勿来打扰。”

夜承欢讥讽一笑,秋瞳射出不屑的冷光,与下人用膳又如何?

同样是人,何来贵贱之分,大庭广众之下,她行得正坐得直,又岂是这等诋毁能影响得了她。

追月和杏儿一听,心里就有一种怪怪的感觉,暖暖的,又热热的。

大堂内的不少客人,听到夜承欢这一番话,都不由的对她多看了两眼,响起低低的议论。

“王妃果真与世俗之人不同,在下甚为钦佩。”

凤墨白眸底从容,那一丝隐有的惊诧,迅速地湮灭在他深不可见的黑暗之中。

“见过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追月,把这只苍蝇赶走,要不然,你从此就没资格呆在苍王府。”

夜承欢断然一声冷喝,还真是给脸不要脸,一定要她说出难听的话来才罢休吗?

啊?

追月一惊,顾不得身手的差距,挥出一掌直攻凤墨白。

“王妃,在下并非苍蝇,实在嫌弃,在下相让就是。”凤墨白倒也识趣,华贵雍容的身影淡然而起,轻轻地挥袖避开追月的掌风。

“咳……”大堂的客人发出一阵轻笑,这苍王妃,还真是嘴毒,竟把人人崇敬的凤族少主比成了死猪和苍蝇。

夜承欢看着凤墨白离开,唇角微勾,却没有一丝的愉悦。

她的脑中,又响起了他温润如玉又清凉如水的声音,“要解你的毒,需凑齐一百零八味草药,味味奇特,可遇而不可求……凤缘草,只是其中的一种。”

这叫什么?敢情这厮,就是一点一点来给她添堵的!

夜承欢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她,似乎被他当成了玩弄于掌心的猎物!

第54章 跑来添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