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6章 桃花迷宫

  惊雨惊云也纷纷掏出火摺,又是一片“吱吱……”的惨叫,食人鼠受惊四下逃窜,夜承欢见机不可失,秋瞳微眯,一把飞刀射出,精准地射中藏在其中的一只发号施令的头儿。

自古擒贼先擒王!

既然它们想打车轮战,总该想办法破掉才是!

夜承欢眼波流转,墨染的脸焕发着自信的风采,凤苍穹眸底一片晶亮,这个女人,就没看过她有害怕的时候。

惊雨惊云身上是带着剑的,此时也有样学样御剑而飞,一挥就是一大片。

凤潇澈和小轩轩也没敢偷懒,小轩轩更是高声大叫,“姐,把你那飞刀给我,我来好好杀它一番。”

“好。”夜承欢抿唇一笑,从腰间解下抛了过去,既然有人替她出力,何乐而不为。

四人轰炸去了,凤苍穹倒是气定神闲地抱着夜承欢飘浮在半空,似乎趁机多吃点豆腐,才是他最为在意的事情。

夜承欢睨了他一眼,你个丫的,竟也是个“黑心”的奴隶主!

“小猫儿……”凤苍穹眼角一抽,不甘地抗议,在他眼里,当然她的安全为第一重要。

食人鼠越死越多,那几只头儿相继被杀后,就成了乱套的鼠窝,凤苍穹见终于有安全之地可以降落,这才恋恋不舍地放下夜承欢加入了战场。

一个时辰过后,五人终于消灭了所有的食人鼠,调息了一番内力,又推开挡在地底的泥土,这才看到,东西南北各有一个可供一人出入的石洞。

“四哥……”凤潇澈迟疑出声,夜承欢和凤苍穹眉梢微皱,小轩轩左看右看,难得地安静了一回,眸底的暗光,唯有他自己清楚。

这四个石洞,无疑是一种选择,不同的路,代表着不同的风险,到底是分开还是一起,也是一个对他们的考验。

“这边。”夜承欢和凤苍穹对望一眼,断然出声,背后的人想要化整为零,他们决然不能中计。

更何况,只有这个洞口是有光亮进来的,想来是通向外面,不管是不是计,先试试再说。

六人走近,惊雨欲要先爬出去,凤苍穹眉角一挑,薄唇吐出冷音,“等等。”

他拔下惊雨的剑,倏地刺入洞口,只听得一阵机关轰鸣,剑,从中间断裂,紧接着,洞口也被掉下的石块轰然堵死。

众人看得眼皮直跳,惊雨更是一阵后怕,这洞口本就不大,他的身躯一旦嵌入,怕是根本难以缩回!

惊云一向冷然的眼,就又有丝丝的感激,他们俩兄弟的命,也不知被王爷搭救过多少次了。

凤苍穹的眸底蓦然闪过冷光,暗沉如海,带着搅天的黑暗,袖中的大手五指微蜷,带着隐忍而后发的凛然。

这边是不能走了,几人分散快速用同样的方法测试,结果无一例外,四周又是一阵黑暗,同样的选择题,似又回到了原点。

看着这再次密闭的空间,夜承欢唇角微挑,秋瞳中冷光闪烁,这人,好狠的心!

他们才六人,如若纷纷挤出,不计后果,只怕现在,剩下的只有二人,就算二人,似乎,也只剩下坐以待毙的结局。

她走近凤苍穹,眸底隐有坚定的流光,把手中打造的玄铁匕首递了过去,“凿吧,总不能等死。”

她心底有微微的遗憾,就算能凿穿,如若真有凤缘草,只怕,也会错过开花的时辰。

可是,与现在就死相比,她宁愿相信,这人世间,还会有奇迹!

凤苍穹抬眼看她,心底一阵荡漾,倏而薄唇微牵,扯出灿烂的弧度,“放心,我们不会死。”

话落,他大步上前,走近最先试探的洞口,对着凤潇澈一声冷喝,“七弟,续掌。”

“四哥……”凤潇澈隐有迟疑,凤苍穹冷眸直视,凤眸灼灼的眸底,写满了不容置喙的坚定。

凤潇澈无奈,夜承欢看得诡异,心头隐有不安,这,是有危险吗?

小轩轩的眸底也隐有精光闪过,但却是蹦跳着上前,“喂,马屎,也要我来一个吗?”

“闭嘴。”凤潇澈怒了,凤苍穹却是没有反对,淡然点头,“四个一起来。”

他蓦然弯腰,跪在地上轰然推出一掌,凤潇澈的掌心即刻印上他的后背,惊雨惊云也紧跟其后,一个接一个,至于小轩轩,则成了压后的那个,一双云雾般的黑眸轻眨,无邪地上挑着唇角。

洞口一阵掌风肆虐,夜承欢欲要上前,却被气流击得近不了身,只能看到凤苍穹的后背,冒出了缕缕雾气。

也不知过了多久,连小轩轩的脸上都似冒出了汗珠,这才听到洞口一声碎响,岩石的一角,被击落了下来,紧跟着,整块岩石碎裂,洞口猛然一声巨响,丝丝光亮,倾泻而进。

“四哥……”众人撤掌,凤苍穹一个踉跄倒地,嘴里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凤潇澈也顾不得擦拭满头的汗水,从怀中掏出一个药瓶,倒出一大把,就灌到了凤苍穹嘴中。

夜承欢一时百味复杂,她不懂内功,但也知道,凤苍穹定是冒了生命之险,要不然,凤潇澈不会如此失态。

“快出去。”大约半柱香时间,凤苍穹悠悠醒转,凤眸还未全然睁开,带着些苍白的唇,却凛然下令。

一干人鱼贯而出,这次,没有碰到任何阻拦,落入众人眼帘的,是一处不知位于何地的山坳,雾茫茫的一片,隐有香味袭来。

入目所见,头顶阳光灿烂,似是带来了无数的希望,原本有些郁闷的心情,也陡然变得好转。

六人一起向前走去,惊雨惊云充当了先锋,小轩轩本是缠着夜承欢的,却被凤潇澈强行拖走,此时正在前面闹腾个不停。

“臭蛋,你干嘛拉我,我又不是女人!”

“就算你是女人我也看不上,你别缠着我四嫂……”

夜承欢听得两人叽叽喳喳的吵闹,嘴角牵出一片促狭,这两人,还真是“绝配”!

“你笑什么?”身边还是很虚弱的凤苍穹,失了血色的唇角微牵,泛起淡淡的宠溺。

这女人,是因为终于站在了阳光下而笑吗?

呜……

她能说吗?

夜承欢眸底闪过邪恶,忽而凑到凤苍穹身边低语,看在他差点丢命的份上,给他点笑料吧。

凤苍穹眉角直抽,这个女人,她怎么会认为七弟会喜欢上一个男人?

他为她的恶趣暗自摇头,难不成,这就是她心黑的原因?

真是没想到,一向聪慧的她,会对感情这种事情如此迟钝,心底微涩又窃喜,一时难以名状。

如若七弟知道,怕是会……气得吐血吧?

两人心思各异,越走越远,香味似是越来越浓,夜承欢鼻梢微动,只觉得脑中一阵昏眩。

不好!中了桃花瘴。

夜承欢秋瞳微眯,她已经闻了出来,那股香味,是桃花。

这个季节,又怎么还会有桃花?

夜承欢一阵诡异,看向身边似也降低了警觉性的凤苍穹,只见他迅速掏出一个药瓶,给了她一颗和上次杏儿给的一样的薄荷味的药丸,她咽进嘴里,脑中这才慢慢清明。

第66章 桃花迷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