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0章 危机四伏

  福公公瞪着夜承欢,一时之间拂尘不上不下,竟是没有发出话来。

王府之外,带着御林军前来宣旨的盛况再次让不少百姓探头交耳,夜承欢眼尖地看到人群中闪过一道鲜红的身影,那不正是十公主吗?

她的鞭伤,好得如此之快,竟这么快就想出了给她添堵之计来?

她心底一动,笑得奸诈,“公公,王爷娶侧妃,怎么也是喜事一桩,如今王爷出了远门,三日之内定不能回,如若洞房花烛没有新郎,这不是冷落了如烟郡主吗?”

三日之内定不能回?

凤潇澈适才回神,这几个字听在耳里,竟说不清的复杂纠结,眼皮忽地一跳,四哥他?

邪眸直视夜承欢并无哀伤的眼底,她在此自然的谈论为四哥纳妾,四哥却为她生死未卜,这个女人,他早该知道,就是个……心黑的,不是吗?

心中一股怨气忽如其来,他一把扯过福公公手上的圣旨就一撕为二,恨恨地丢到地上踩了两脚。

“澈王,你……”福公公看得眼皮直跳,这俩兄弟,为何行起事来都如此的荒诞,这……可是圣旨啊!

“福公公,回去告诉父皇,四哥就算是死,也不会娶她的,如若父皇要治四嫂的罪,告诉他,先下旨把本王也赐死得了。”话落,他拂袖一甩转身就走,那张一向妖娆的俊脸,竟难得地在众人面前浮上一层寒霜。

嗯,到底出什么事了?

夜承欢摸着鼻子,就算不想她被治罪,为她解围也犯不着发上如此乖张的王爷脾气啊!

脑中不由又闪过他昨夜的箫声,这才恍然大悟,她,得罪他了。

瞧瞧,刚刚她说了什么,想不到,一向荒诞不经的风流王爷凤潇澈,竟也信此等不祥之兆!

夜承欢唇角勾着浅笑,心底却莫名的有了一丝酸涩,不知为何,她又想起了那个曾为她而死的男人。

他们兄弟之间,能在皇室之中如此相护,竟让她突生羡慕!

福公公满脸无措地走了,夜承欢看着他萎靡的背影,不由轻笑出声,还真是个悲催的娃,宣旨宣成他这般,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这苍王妃还真是人黑心也黑,难怪七皇兄发这么大火,真是替四皇兄不值!”凤缨络见凤潇澈撕了圣旨,也是看得两眼发直,见夜承欢又逃了一难,便慢悠悠地踱了过来。

不气她几句,又怎么心甘!

“值不值的要你来‘鸡婆’吗?”夜承欢一声冷笑,去你奶奶的,要不是本姑娘想看你失望的模样,会一时失言说错了话吗?

嗯,她貌似话中有话,莫非,连她也知道凤苍穹干什么去了?

“你……”凤缨络被她一噎,回过神来,怒冲冲地讥笑出声,“本公主就是要说,就叫世人看看你到底有多黑!四皇兄昨日为你丢了兵权,又连夜赶去龙虎崖,你却说他三日之内定不能回,那不是在咒他死吗?”

什么?龙虎崖!

夜承欢一阵眼皮直跳,一股不安的预感忽如其来,这男人,他没事跑去龙虎崖做什么?

那个地方,原主人是知道的,地如其名,只进不出,听说,几千年来无人得以生还……

“诶,这苍王还真是不值呢,丢了兵权换来苍王妃的公道不说,如今还万死一生进了龙虎崖,又被苍王妃说成‘定不能归’,澈王也是寒了心呢……”

“你们听说没?苍王是为了凤缘草才去的,那可是千年一遇的灵草,听说能治百病,能解百毒……”

“可不是吗?三日之后,就是凤缘草盛开之日,只开三个时辰,也不知苍王有没有这命?”

百姓低低的议论,忽地传入夜承欢的耳膜……

兵权?凤缘草?

夜承欢一时百味复杂,皇上还来的公道,是凤苍穹以兵权为代价?如今,还跑去龙虎崖为她找解毒之物?

心脏的地方,升起一股莫名的温暖,又有着丝丝的气恼,凤苍穹,这等关乎性命的人情,你叫我情何以堪?

转身回府,睡眠不足的疲累也似瞬间消失,她回到栖霞阁,找出笔墨画了几张图纸。

这龙虎崖,她是闯定了,好不容易有机会重生,什么也比不过“生命”二字。

“追月,去最好的打铁铺。”夜承欢画了一些可能用到的工具和防身的武器,吩咐追月备了马车,只有三天,她现在一刻也耽搁不起。

“王妃……”杏儿和冰儿一听,也都跟着跳上了马车,她们可是左右护法,不得离开一步。

夜承欢匆匆朝铁铺而去,关于苍王去了龙虎崖的传言,却以世人无法想象的速度传遍了每一个角落。

皇宫,月凤殿。

月贵妃躺在摇椅上,听着贴身侍女侍画娓娓道来,“娘娘,宫外传来消息,菜市口挂了一帮黑衣人的尸体,旁边还有几个血字,写着……‘杀人者,死’!”

月贵妃袖中的手指只差要掐进肉里,月眸一眯,懒懒的出声,“还有呢?”

“传苍王去了龙虎崖……”

“好,甚好,龙虎崖啊,有命回来就不错了……”

乾清宫,福公公胆战心惊,凤天帝气得把狼毫朱笔一扔,“澈儿那个逆子,他真是这么说的?”

“回皇上,确实如此……”

“随他去吧,他眼里就只有女人,难得和苍儿还有几分情意……福禄,朕夺了苍儿的权,是不是做错了?”

“皇上圣明,又岂会有错……”福公公低垂敛首。

“苍儿性情乖张,棱角太锋,太子温文尔雅,柔而太阴……朕为了选出明德之子以继大业,真是费尽心思啊……”凤天帝闭眼长叹,如一位为国操劳的明君,眉眼间的深沉,无人能懂。

“总有一日,他们会明白的……”福公公挥着拂尘的手指,轻微地动了一下。

“皇上,听说这苍王去了龙虎崖,去找千年一遇的凤缘草了……”

“什么,苍儿去了龙虎崖,糊涂!”凤天帝惊得从龙椅上站起……

凤仪殿,皇后的寝宫,一个黑衣人躬身而立,“皇后,月贵妃派去之人马,无一人生还。”

“果真不出本宫所料,那,苍王的兵权呢?”皇后抿着茶,明艳的眸中闪过得意。

“皇上怕月贵妃闹,有意给三王爷呢。”

“什么?”皇后的声音高了几分,稍后又恢复常态,“太子羽翼太满,未必是好事,暂且让月贵妃得意一阵,凤族少主那里盯紧一点,风声绝不可露出去,知道吗?”

“是。”黑衣人退下,皇宫似乎一片平静,风都不曾起过,阳光下的寒意,却叫人不寒而栗。

最西边,雪贵妃看着面前开得正艳的荷花池,失神地喃喃自语,“苍儿,澈儿,来看母妃一眼吧,只要一眼,母妃的罪,赎了十五年,还不够吗?”

“娘娘,听说苍王去了龙虎崖呢……”有侍女上前,轻轻地叫唤。

第50章 危机四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