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7章 酒香之毒

  一抹心虚忽如其来,她把脸埋入他胸下的位置,掩饰地打了一个哈欠,一副并没乱想的闲适。

凤苍穹就低低的笑了,几不可闻,却又窜入夜承欢的耳膜,酥痒的厉害。

呜……

你个臭男人,能不能别仗着你那副皮囊臭美?

夜承欢在他的怀里直哼哼,秋瞳却邪恶地直转,她,到底该用怎样的招,狠狠地扳回一局呢?

“苍儿……”凤天帝深沉莫辩的眸中隐有精光,也不再做下旨赐婚的蠢事,一脸慈祥地征询着凤苍穹的意见。

“父皇,儿臣并无求赏之意,纳妃娶妾的小事,也不劳花臣相操心。依本王看,花臣相事无巨细,如此为朝尽力,父皇倒是该多多赏赐,给臣相府送上几个美人,以解他太过操劳之累。”

凤苍穹淡淡地抬眸,浩瀚的凤眸飘渺如星空,丝丝讥俏的流光,掺杂在深不可测的光亮里,在凤天帝的脸上只作短暂的停留,就直直地逼向了花流年,薄唇扯出嘲讽的弧度。

嗯?

夜承欢埋在他胸间一片好笑,这男人,竟也学会明褒暗贬,玩弄“甜枣”之术了,一番话,噎了两个人,暗讽凤天帝没君王之威不说,还生生给花臣相添了堵。

谁人不知,臣相府的正室,就是一活生生的“母老虎”,娶进门去的小妾侧室,无一存活过一年,花臣相是女人尝了无数,子嗣却只有嫡出的一儿一女,他以苍王府人丁单薄为借口,不是自打耳光吗?

凤天帝就有些微恼,花臣相也一阵脸白,讪讪的坐下。

“凤族少主到!”大殿一片尴尬,殿外,却忽然传来了太监尖细的嗓音。

嗯,一个压惊宴,怎么连那厮也来了?

“快,有请少主!”黑色华贵雍容的身影缓缓而来,修长温润的身躯晕染在门口一片红光之下,有如浴血的黑色蝙蝠翩跹而来,夜承欢抬眸直视,只觉心头的黑暗,一阵比一阵沉。

凤天帝叫人在他和皇后的主位下边加了座,皇后也笑得一脸的母仪天下,“墨儿快坐。”

“谢谢姑姑。”凤墨白优雅落座,举手投足间俊逸天成,如旷世雪莲,悄然怒放。

姑姑?

夜承欢诡异不已,这皇后,也是凤族的人?

怪只怪原主人实在知道得太少,那些家长里短的鸡毛小事一箩筐,能派上用的,真的不多。

“今日少主能赏光亲临,实乃朕之荣幸。”凤天帝早已收拾了先前的微郝,英气凛然,声调不卑不亢而又君威毕露,一代王朝君主的威严,浑然天成。

凤墨白淡淡的视线扫过相偎的凤苍穹和夜承欢,眸底的黑暗如疯草般滋长,温润一笑,绝代风华,“天帝之邀,是在下的荣幸才对。苍王能生还龙虎崖,四国皆震,在下更是钦佩不已。”

一番话,进退得宜,凤族守护神的代言人,倒也表现颇佳。

夜承欢仍旧未曾坐直身子,眸底波光流转,闪过各种思量,这厮给她的感觉,总是那么的诡异。

许多的事情串连到一起,有种直觉告诉她,那个背后之人,和他的形象,有着极大的吻合。

“来人,献舞。”凤天帝一声威喝,凛然的地拉开了宫宴的序幕,夜承欢猛翻白眼,这叫什么?

敢情,名义上为凤苍穹举办的压惊宴,变相成了凤族少主的接尘宴,还反客为主了不成?

“我累了,我们回去吧。”她倏而抬头,他奶奶的,来了这么久,竟就为了等一个鸟人?

姑奶奶可不愿伺候!

凤苍穹眸底一片深不可测,滚滚的暗流让夜承欢心头一凛,莫非,他也有和她一样的感觉?

果然,他轻握了一下她的手,眸间隐有讥俏,“既然来了,何不好好看看?”

嗯?

夜承欢闻言,坐直身子,嘴角牵出一抹妖娆的浅笑,不动声色地扫过似无异色的太子,再看九皇子时,他的眸底却似隐有精光,虽已极力掩藏,仍可看出丝丝端倪。

好吧,她就好好看看,这一出少主的戏,又是为了演的哪般?

丝竹声声,轻歌蔓舞,歌姬们身穿朦胧的红纱,蔓妙的身姿柔弱无骨,衣袂横飞,魅舞妖娆。

呵,这到底是要勾引谁?

夜承欢嘴角噙笑,重新变回软体动物靠回了凤苍穹身上,看着那些极力掩饰却难掩眼中靡靡之色的百官们,心下一片讥笑。

这个异世,真有这么开放吗?竟连宫廷之舞也弄得这般活色生香?

“要不要吃东西……”凤苍穹无心欣赏,伸手挑了串紫色的葡萄,一颗颗的喂给她吃,灼灼的凤眸,没有往殿中的歌姬们扫过一眼。

夜承欢张嘴咽下,心底却是好笑,你丫个色胚,真的只色姑奶奶不成?

殿中的歌姬们忽呈莲花状散开,一个个身躯旋转,有如天女散花,长袖挥动,红纱轻飘,阵阵脂香直飘。

不好!

夜承欢瞬间闭气,凤苍穹不知从哪摸出了一粒药和葡萄一起喂到了她嘴里,凤眸轻眨,唇角微勾,瞬间溢出几分迷离,顿添妖媚之色。

嗯?

夜承欢窃笑不已,秋瞳微眯,故作迷离的视线和凤苍穹同时对准那正旋转而回,刚刚正朝他们的方向挥动衣袖的歌姬,却见她神色清淡,一双丽眼,浑然天成,似纯又妖。

这又是谁派出来的么蛾子?

一曲完毕,丝舞已停,歌姬纷纷退下,宫女和太监鱼贯而进,开始往桌前添摆酒菜,阵阵香味扑鼻。

夜承欢肚中的馋虫就被勾动,一手捏了个鸡腿,直接就往嘴里放。

“慢点。”凤苍穹眉角直抽,她就不能等等?真是……一点女人样都没有!

夜承欢挑了挑眉,狠狠地咬下一口鸡肉,一边咀嚼,一边低低出言挑衅,“怎么,你有意见?”

笑话,等了这么久才给东西吃,早就饿坏了,天大地大,哪有五脏庙大?

凤苍穹抿唇不语,径自取了一个盘子,伸筷又夹了一个鸡腿,把肉仔细地剔了下来,一块块的,摆放在盘里,形状极为优美,令人看了就食欲大增。

嗯,这厮还是一高级餐厅的?和她讲究风度不成?

夜承欢眼波流转,视线却似被定格在凤苍穹的身上,那丝丝流转的妖媚之色,为他俊魅的五官凭添惑人的风情,修长而又骨节分明的手指,有如妖娆轻舞,在她的眼前晃荡。

呜……

这厮,要不要装得这么入戏,害她,还真想……今夜就吃了他!

喉间轻滚,无意中一抬头,看到几位王妃姐姐惊讶得不行的眼神和凤缨络那一脸的嘲讽时,迷离的眸底闪过恶趣,几口啃光手中的鸡腿,咣当一声,扔到了盘子里。

一声脆响,不轻不重,却似敲到了每个人的心底,大殿之上的百官,早已从刚才的迷乱中回神,此时都像看怪物般看向夜承欢的方向,似是不知这毫无礼仪的苍王妃,究竟是谁家之女?

第77章 酒香之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