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29章 破了硝烟

  一干皇室大臣的嫡女庶女,按地位尊卑坐在高台之下的右侧,纯粹成了陪衬的她们,不时地朝高台之上抛去打量的视线,她们的目标,是如今唯一没有大婚,且又没有参加圣女选夫的凤潇澈,那热烈的目光,以将军府七小姐夜君璃为最。

高台之下的左侧,则是一干皇公贵族的世子和一些重臣未曾大婚的公子哥儿,夜君祈也名列其中,他们的视线,直直地对准同一个方向,自然,最是那百闻不如一见的圣女。

“各国太子,吾朝突遭皇后殡天,未曾好好款待,朕实在是过意不去啊……”

高台之上,凤天帝打着哈哈,一张在阳光之下舒展了不少的龙颜,俊逸中威严天成,一身用金线绣着九龙飞腾的明黄龙袍,栩栩如生的龙威,给人一片凛然之势。

“天帝哀痛,在下不敢……”

一干太子抱拳行礼,眸底却是闪过各种阴郁,他们提前而来,就是要和圣女常多走动,谁知一场皇宫大火,不得不让他们遵守国丧之礼,生生在别院里坐等了七天。

这天帝,还真是老奸巨滑,除了当日圣女进朝他们得以有缘一见,后面竟是连半点机会都没捞着。

凤天帝幽深的眸底就闪过深沉莫辩的火花,目光极为和蔼地投向右侧一单独而设,只是稍矮些许的高台,“圣女,选夫可以开始了吗?”

“天帝,可以了。”凤墨歌今日穿的是一件火红的宫装,肩若削成腰若约束,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一双慧黠的眼眸,如吸纳了天地间所有的灵气,调皮可爱中恍若精灵,娇媚入骨,入艳三分。

她抬起轻缠红纱的皓腕,露出一小截白脂如凝的肌肤,引发一阵低微的抽气之声,凤墨歌莞尔一笑,朱唇轻启,柔美腻人,“阿离,将题拿去吧。”

众人直觉此声只应天上有,如酥麻荡漾的春风吹过,男人心底不同程度地荡起涟漪,女子则自惭形秽地低垂螓首,如此的美人儿,只须一言,便可令男人销魂蚀骨,她们又哪有被人看在眼里的机会。

各国太子包括凤麒麟在内,眼眸深处悄然浮出必得的暗流,接过阿离递来的卷轴之后,一个个传阅,又都不约而同地变了脸色,这,不是那三道对联吗?

本以为有可能是最后的竞选题,却一下变成了入门槛,这,叫他们怎能心甘?

桌前的文书四宝似是一下陷入了沉寂,以木希尘,燕南诏,和北凤太子北冥夜为首的三人,一个起身,对着凤天帝行了一礼,“天帝,吾等上次要求找出能对仗之人,天帝竟是迟迟未应,难道天帝,竟是如此为难吾朝不成?”

凤天帝也惊得不行,看看已然接过画轴的凤麒麟,和他对视一个眼神后知他也不能对,不由心底一震,难不成,圣女要选之人,必对此联不成?

“圣女,这一题四国皆不会,不如……”凤天帝黑眸中闪过几许思量,既然谁也不会,总不能因这一题全都落选吧?

凤墨歌灵巧的眸一转,动人的幽光四处流溢,吐出依旧柔若入骨的婉转之音,“天帝,父主有过交待,能对此仗者,方能成为歌儿之夫,若不会,还容请歌儿禀告父主,是推迟还是取消,还恕歌儿不能做主。”

“啊……”各国的太子公主们,一片倒抽凉气之声,难不成,这趟白跑了不成?

“天帝,上次听闻苍王妃能对此仗,苍王一再推诿,不知可否宣苍王妃来一对?”

三国之人一阵思索,忽而燕南诏一个抱拳,光华流转的眼眸中闪过缕缕暗芒,木希尘心底隐有不豫,但也只是眉梢一凛,和北冥夜一起做着无声的附和。

“来人,宣苍王妃进宫!”凤天帝对着西边角站着的凤苍穹看了一眼,凛然下令,凤潇澈想要阻止,但也知道,此时的虎须,不能捋。

栖霞阁内,头顶一片白雾缭绕,如入无人之境的夜承欢,忽觉后背一阵刺痛,有如灼烧,她即刻惊醒,发出一声低呼,“啊……”

娘的,这是啥米状况?

“笨女人,竟然用了这么久,好了,以后无事不要叫我。”那个哼哼的声音再次响起,夜承欢挑高了眉,啊呸,你倒是架儿大!

前后三次,说了她两次笨,一次色女,你这鸟嘴,用词有这么先进吗?

“说,你是谁?”她伸手抚上原本光滑的后背,一大片的肌肤烫得惊人,心底一阵惊悚,莫非她背上真有什么鸟凤凰?

她急急地掀被下床,找出那颗药丸就想要吃下,她倒要看看,到底有何玄机?

“王妃,皇宫有人宣你进宫……”门外,杏儿匆匆而来。

“怎么,本王妃又不选夫,这是召本王妃来凑的什么热闹?”

小半个时辰后,一身宫装的夜承欢怒气匆匆而来,一张黑脸浮上妖娆的冷光,坐在高台之上为她增设出来的位置,毫不优雅地翘了一个二郎腿,心底的怒火,快要把她湮没。

奶奶的狗皇上,竟然是下了此等死令来宣她进宫,如若不来,全府处斩!

瞧瞧,她这是犯了什么死罪?

那夜之后,她便运功打坐,她还以为只到第二日,谁知竟是四日已过,一问杏儿,才知凤苍穹一直守着她,直到今日,不得不奉命前来皇宫充当“高级保镖”。

“四嫂……”凤潇澈眼角略有抽搐,邪肆的凤眸却是对夜承欢悄然直眨,她抬眼望去,看到至少四百米开外的西边角,被一干御林军用长矛包围的身穿官服的凤苍穹时,怒不可遏地站了起来,“放开他!”

冷厉的声音,微勾的唇角,秋瞳中直射的冰冷银光,让凤天帝眉梢一凛,三国之人也皆是一震,凤麒麟和木希尘一干太子的眼底,都不同程度地闪过跳跃的火花。

木西雅羞恼交织,心底却又嫉妒得不行,看着被凤天帝用来胁迫夜承欢的凤苍穹,眸底的爱恋,怎么也从脑海挥之不去。

“苍王妃,朕宣你来,只是要你对出此仗,好让各国太子和殿下进行下一轮的比试。”

凤天帝幽深的黑眸闪过几许思量,圣女之争若是无法继续,三国定会以此借口兴兵,不管这苍王妃是否会对,既然有人放话凤凰王朝有能对之人,都会难逃三国联手。

“皇上,太子们争圣女,关本王妃何事?没本事就滚回去喝奶,重新到娘胎里走一遭!”

夜承欢看了一眼被递到她眼前的卷轴,极其鄙夷地勾了下唇角,他奶奶的,这凤族,竟是又拿这个来当四国的导火索吗?

难怪这凤天帝如此大动干戈!

可是,不管圣女花落谁家,四国都会找借口兴兵,这狗皇上,既志在必得,又何必怕着在这里等?

“你……”凤天帝被她揶揄得不行,三国太子和殿下也隐有不豫,只有木希尘,倒是毫不见恼地轻勾了一下唇角,一双如月的寒眸,淡淡地扫过夜承欢时,透着隐约的笑意和想念。

第129章 破了硝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