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34章 不劳而获

  呵,倒也还有几分本事!

夜承欢就勾了一下唇,看着那白马之上有如红云飞扬的身影,在马场中一阵疾掠,离四百米开外的箭靶还有一百米时,她蓦地放开缰绳拉弓,在前蹄猛然抬起,欲要把她掀翻下马的扑腾马鸣中,一个腿腹把马夹紧,手中的弓稳稳地射出,连发三箭,又稳稳地把马打住。

“全中!”守候在一旁的宫卫看了看靶心,报出两字,凤墨歌就一个漂亮的回旋,打马而回。

“好!”北冥夜率先叫了一声,一干太子殿下的眸中也浮出欣赏,一个女子,能有此等御马之术,也委实难得。

切,不就一百米吗?不就马儿叫了七八声春,掀了她七八个跟斗吗?

这也值得你们眼中“绿光”直射?

夜承欢就不屑地勾了一下唇,拍拍手掌转身下了高台,等凤苍穹替她检查过给她牵来的一匹赤兔马后,一个侧身就坐了上去。

“双儿……”凤苍穹不豫地皱了一下眉,眸底却是泛出丝丝晶莹的光亮,微勾的唇角边,泛着满足和愉悦的弧度。

马场之内,其他的人也被惊得不行,夜承欢却是一脸凛然地挥动缰绳,在离箭靶开外二百米处时,她蓦然起身而立,竟是直直地站在马背之上,引发一片惊讶至极的高呼,“不会吧……”

夜承欢浑然不觉,她秋瞳微眯,那被她踩了马背又放开了缰绳的马儿,有如狂怒般向前疾驰,八皇子凤阡陌看得眉角直闪,忍不住想要过去帮她控马时,夜承欢却极其迅速地对准靶心,连射三箭,又再次稳稳地侧身坐在马背,连结果都未看,就又急速赶马而回。

身后,传来宫卫扬高了的声音,“全中。”

“四嫂,漂亮!”高台之上,凤潇澈也是一阵邪肆的尖叫,夜承欢惬意地微勾着唇角,对着站在原地等她的凤苍穹秋瞳一眨,忽就邪恶地一个用力挥鞭,马儿竟是直直朝凤苍穹冲去,引发一阵更为承受不住的尖叫。

“双儿……”凤苍穹眉梢含笑,夜承欢在离他几步之遥时猛地一个勒马,马儿发出一阵扑腾,前蹄高扬,十几声不甘的嘶鸣过后,这才乖乖地昂下它高贵的头颅,温驯无比地让夜承欢顺当的下马。

身子还未及地,就被凤苍穹一个伸手搂过,深邃的凤眸直盯着她,泛出宠溺及赞赏的晶亮,伸手在她的鼻子之上轻刮,“调皮。”

“怎么,怕了吗?”夜承欢一个挑眉,两人甜蜜蜜地回到了高台,凤墨歌眸中只差要喷出火来,手中用来擦汗的丝帕,快要被她绞成了麻花。

谁胜谁负,凡是长了眼睛的人,谁都看得出来!

“苍王妃委实好身手。”高台之上,夜承欢刚一落坐,木希尘拱手一伸,如月的寒眸泛过赞赏的异芒,华贵不羁的眉角微挑,唇边勾出浅浅的笑意。

燕南诏和北冥夜也对她看了一眼,眸中隐有欣赏的银光,这苍王妃,真让人刮目相看。

“希尘太子谬赞了。”夜承欢随意地回了一句,妖娆的目光掠过脸色不豫的木西雅和一脸温润柔美至极的凤麒麟时,满脸讥笑地调移了视线,毫不客气地奴役着凤苍穹,“我要吃东西。”

奶奶的,打坐了四天,才刚醒来就被叫来,不吃点东西慰劳一下肠胃,也太对不起自己了。

不是说一文一武吗?这第三局,应该不会费力了吧?

“苍王妃还真是藏得深呢,想不到,会有人在天底的眼皮底下如此欺瞒!”

木西雅被她不屑的目光刺到,看到宠爱无比随即伸出修长如画的手指为她剥葡萄的凤苍穹时,心中的嫉妒,竟是一下没有忍住。

她不是放话不会对那三句奇怪的话吗?怎么不仅会对,还马术也如此之高?

心底就有一种恐慌忽如其来,若她真胜了圣女,她再想嫁给苍王就绝无机会,可若她死了,不管苍王娶不娶圣女,说不定还有一线希望。

额……这个蠢公主,这样的马后炮竟然还拿出来说?

如若凤天帝真想治她死罪,早就在没开始第二局前就治了,他自是知道,那根本就是说不过去的理由,在这异世,又有几人不藏拙,他怕的,无非是你们三国联合开战而已。

果然,她还没开口,木希尘一双寒眸就冷冽地射向木西雅,“西雅,苍王妃一身惊才,自甘珠若蒙尘,诋毁之辞,休得再提!”

“希尘兄,令国公主如若不想看,可以叫她回去,免得在这里丢人!”

凤苍穹幽深的视线就扫过木西雅,心底却又因木希尘对他的双儿如此维护隐有阴郁,手下的动作越发的加快,看得对面的凤潇澈凤目灼灼,邪肆无比,这人,是被四哥当成了情敌吗?

木西雅连着被两人呛,粉杏如水的眸中就隐有怒色,凤天帝也是眉梢一跳,幽深的眸底,泛过深沉的火花。

这苍儿的王妃,若真胜了圣女,倒也是为凤凰王朝大扬了威名,再重选的话,为了和她争夫,定会选上太子,如此一来,他,又有何虑?

“圣女,这局比什么?等了这么久,好歹也放个屁啊!”夜承欢张嘴就又咬过一颗葡萄,对着似与阿离在商量什么的凤墨歌一个挑眉,真是奇了怪了,才比两局,就成了缩头乌龟不成?

莫非,这圣女,还真如雪贵妃所言,只是族主手中的傀儡?

她正疑惑,被她的不雅之词刺到的凤墨歌,就微不可见地对阿离摇了一下头,扬起一张娇艳的脸,对着高台之上柔润出声,“苍王妃,今日是女儿节,就以桂花为题,吟诗八首如何?”

这阿离,才比两局就叫她使出绝招,传出去,叫她圣女的脸面往哪搁?

嗯?还真来即兴吟诗摇头晃脑的文人比试不成?

夜承欢脑中闪过那些公子哥儿摇着折扇,自命风流的酸溜溜模样,就好笑地挑了一下眉,“好吧,谁先来?”

“苍王妃先来吧,先后也是一人一局。”凤墨歌灵眸中闪过几许深思,她若先来,她心中有底,还可临场应对,这局,可是不能再输了。

哟,还知道悠着点来了?

夜承欢了然地一笑,再咽下一颗葡萄装模作样地望了一下天空,秋瞳一转,竟是脱口而出,“桂花留晚色,帘影淡秋光。靡靡风还落,菲菲夜未央。玉绳低缺月,金鸭罢焚香。忽起故园想,冷然归梦长。”

高台之上,一番静默,众人都细细地咀嚼,忽而,木希尘率先赞叹,“好诗!”

燕南诏和北冥夜也似动容,凤天帝眸中更是陡然一亮,这般意境,还当真无人能敌!

呜……姑奶奶只是剽窃的好不?

夜承欢就有些心虚的低头,却与凤苍穹隐有惊悸的凤眸相接,“双儿……不要离开我!”

“忽起故园想,冷然归梦长”,她,是想她的那个时空了吗?

额……男人,你多想了好不?

第134章 不劳而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