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43章 成了秃鸡

  “苍王妃,下一局,比酒。”凤墨歌见夜承欢否认一阵心喜,不给人质疑的机会,和阿离交换了一个眼神,浅笑着吐出柔润的嗓音。

嗯?还不认输?

夜承欢无力地翻了一个白眼,奶奶的,都揭了你的棺材本了,你还真死猪不怕开水烫不成?

比酒?这天都还没黑呢,喝的什么酒?

夜承欢看着被宫卫搬上对面高台的一坛坛酒,眉梢挑得老高,又想耍诡计不成?

“苍王妃,比酒的规矩,是一柱香内以谁喝得最多为准,但有一条,不准用内力逼酒,还请苍王妃移步到这边来,你也可以监督歌儿。”

凤墨歌仍旧笑得柔雅,对着夜承欢做了一个手势,夜承欢眸光一闪,却是笑得妖娆地起身走了过去,“好。”

你个丫的,你最好祈祷你没耍什么花招,要不然,这么没完没了的死不认输,本姑娘就扒了你的皮!

酒坛开封,醇香四溢,浓郁的酒香扑鼻而来,夜承欢鼻梢微动,不由一声低咒,还真是下了血本了,竟然全是百年清酒。

这皇宫,有这么多钱烧包吗?亦或,她圣女的身价太高,要用此酒来款待不成?

“开始吧。”凤墨歌率先端起酒杯,一个仰脖而尽,凝脂般的肌肤就似起了动人的绯红,不知是喝得太急还是不胜酒力,纤指却是又伸向第二杯,毫不迟疑。

嗯?没下药?

夜承欢秋瞳微眯,也快速地端酒而饮,毒术虽未学到家,但也听凤苍穹讲了个大概,她本就不是吃素的主,这点辩别能力,还会被她给蒙到吗?

于是,右侧高台,两个绝世美人对酒而饮,倾城的容颜上两腮粉红,艳若桃花,光波流动间娇媚动人,一时竟让不少男人看迷了眼,心底却又暗惊她们的酒力之高。

这可是后劲十足的百年清酒,又不是兑水的清酿,她们这样不要命的喝,就算比完了可以用内力催散,这一柱香之内,可也难熬啊!

两人你来我往,第一坛,第二坛很快喝光,两人身后的酒杯,竟是不分上下,全场就又一片叫好之声,高台之上的木希尘,看着那窈窕的妖娆的身影,十指纤纤送美酒入喉,竟不由得幻想,若他是她手中的酒,该有多好!

他的心底有着极为的纠结,若她真是圣女,他,又该如何?

第三坛酒很快开封,夜承欢直觉脑海晕眩,唇齿留香,心底不由一声暗赞,不愧是百年清酒!

一旁伺候的宫卫,也似极为惊讶,对两个女人能喝光两坛百年清酒咋舌不已,手下的动作却是不敢迟疑,把醇香浓厚的酒,注满了她们面前空余的酒杯。

夜承欢鼻尖直觉怪异,嗯,这酒,怎么似比适才的酒香更为醇厚,芳香入鼻,就算醉了,也忍不住想要贪那一杯。

忍不住吗?

不对!

夜承欢陡然清醒,那一丝陶醉于美酒的迷茫倏而不见,原本站得远远的凤苍穹,也蓦地飞身直射,往她嘴里快速的塞了一颗解药,深邃的凤眸间,满是担忧。

夜承欢就摇了摇头,她第一时间就屏息了,如果运了运气,倒也没大碍!

两人几不可见地交换一个眼色,夜承欢就偎在他身上,状似不胜酒力地端起一杯酒又掉落,一双秋瞳,却是闪烁如星,在高台之上的人看不到的角度,冰冷的银光,直射对面还在端杯而饮的凤墨歌。

好,很好!

本想看在你只是被人利用的份上,保住凤苍穹也就算了,你竟然起了害人之心,那,也别怪姑奶奶下手不留情!

这里面,竟是又下了上次压惊宴时大殿所中的“魅魂”催情香,是想趁着酒味掩盖对她动杀机不成?

凤苍穹曾说过,她如今解了毒,被一百零八味奇药浸泡过的身体,已然是不惧百毒,可是,这“魅魂”与清酒融合在一起的酒香之毒,却是不在其中的百毒之外。

难不成,她也如那皇后一般,对真正的圣女,是欲除之而后快吗?

好,姑奶奶就成全你!

“双儿……没事吧?”凤苍穹见她“摇摇晃晃”,搂着她的腰肢一脸“焦急”。

对面喝酒的凤墨歌似被惊到,回首看看她喝的已然超过了夜承欢,这才放下酒杯嫣然而笑,酡红的脸,娇媚的眸,似若凭添万种风情,“苍王妃,时间还未到,你是认输了吗?”

夜承欢就不欲搭理她,一阵摇摆之后蓦地推开凤苍穹直飞而起,抽了一把宫卫身上的箭就直指凤墨歌,“好你个圣女,竟敢给本王妃下毒!”

“啊……”众人都被一巨变惊到,不少人发出了惊呼,凤墨歌更是直呼冤枉,灵眸蓄满委屈,“苍王妃,你在说什么呢?”

呸,装得还真像呢!

“宣太医!”凤苍穹不理会她的辩解,夜承欢也挥剑直逼,凌厉的杀机逼得凤墨歌不得不应战,嘴里却还是大叫,“苍王妃,你想杀本圣女不成?”

“圣女?圣女会有你这等歹毒的心思吗?本王妃实在是怀疑,说不定,你还真是各国太子口中的假货!”

夜承欢一阵怒骂,酒意泻染的身躯不断的摇晃,状似不敌地一个飞身而躲,巧妙地绕到她身后,剑尖对准她的衣衫猛然运气,竟是划破衣衫,露出后背一大片的肌肤。

“啊……苍王妃,你无凭无据的,为何杀人?”凤墨歌发出一声惊呼,夜承欢指尖微弹,趁她转身之际将一把药粉射向她的后背,这才跳离到一边,“没证据?好,本王妃就给你找证据!”

在马场外围待命的太医早已匆匆而来,凤苍穹站在一边守着那还未倒完的第三坛酒,至于那个原本负责倒酒的宫卫,早就吓得脸色发白,如若真验出有毒,他……可是在劫难逃啊!

高台之上,凤天帝和几国太子都已站起,也顾不得男女之嫌,竟是不约而则地走到了凤墨歌所在的高台,个个神色冷凝,黑眸间闪过唯有他们自知的各种猜测和深幽,木西雅则隐有惊喜,这苍王妃,若是中毒而亡,而圣女又被治罪,这……该有多好!

太医拿出银针,检查了坛内剩下的酒,一脸慎重而又不敢怠慢地摇头,“苍王,无毒!”

嗯?无毒?

融合也有一小段时间了,该有反应了啊?

夜承欢有些微的疑惑,凤墨歌却如找到了护身符,竟是顾不得去更换衣衫,就在一旁委屈的低呼,晕染开粉红的脸,我见犹怜,“天帝,本圣女冤枉啊!”

冤枉?

夜承欢不屑地冷哼,脑中却是急转,这酒为防有人作弊或是趁机下毒,都是当场开封的,而且是一坛完了才开一坛,宫卫倒,她们喝,人人的举动,都在监视之下。

那一脸惊慌的宫卫,也不知是吓的还是心虚,难不成,有毒的,就刚开始那么几杯?

夜承欢目光扫过桌面,等看到趁她“不适”之际,桌上的酒被凤墨歌喝得一杯也不剩时,脑中忽地灵光一闪,拿起那个倒了一大半的酒坛,转动坛口,鼻尖稍动间和凤苍穹交换一个眼神后,精准地把坛沿对准某处,拿空杯倒了一杯酒。

第143章 成了秃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