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76章 天牢之乱

  三国太子,嘴角一阵直抽,心底又憋屈得厉害,想不到,他们以前誓而夺之的女子,竟被处置成了这般,被愚弄和被抓来的不豫,让他们的俊脸,写满了七彩的颜色。

这边一行人笑得形态各异,那边,被带入天牢的凤墨歌,却拉着天一的胳膊,苦苦地哀求着。

“天伯,歌儿求您了,别把歌儿贬去‘李字营’,去给族主哥哥求求情吧。”凤墨歌从妒嫉中回神,也知道一时不忍招来的后果,红肿的脸上满是不甘,又暗自咒骂。

她怎么会如此失去理智?

就算选夫不成,就算被天下人揭穿,可只要她安分,凭着她父主女儿,族主妹妹的身份,谁也不会拿她怎么样啊!

为何,她到最后,还不肯放弃幻想和夜承欢叫板?还诬蔑族主哥哥毒害父主?

“歌儿啊,天伯帮不了你。”天一就叹了口气,这个孩子,得罪谁不好,偏要去惹圣女?

凤墨歌无奈地进了天牢,天一看到守卫都是二弟手下“地字号”的人,眉间一松,放心地离去。

看来,族主还是没有亏待二弟的,多活一日,就让他多享受一日吧。

“进去。”守卫都是身穿黄衫的“地字号”人,带着凤墨歌走到最里面一间霉得冲天的牢房后,转身就欲离去。

凤墨歌捏着鼻子,受不了地大叫,“我不要进!给我换一间。”

“换一间?早就满了!真想换,到哥哥房里来如何?”守卫就笑得有几分猥琐,大长老的话他们可是听到了,这以前的“圣女”,反正是要贬去“李字营”的,还不如,让他们先痛快痛快。

今日的牢房,早被那二百多号人占满了,他们这些常年守天牢的人,又哪有什么机会看到女人?

其他的守卫,闻言也都纷纷靠了过来,“歌儿,不如跟了我们吧,好歹我们也是‘地字号’的,总比去‘李字号’强啊!”

凤族女少男多,几人共一女是常事,每年神殿会分发一批女子出来,但还是供不应求,饿了这么久的这些男人,自是不肯放过眼前这块已被贬为奴婢的“肉骨头”。

“不……不要……”凤墨歌哪里肯,几人就纷纷伸手,把挣扎不已的凤墨歌,带到了他们的房间。

“族主哥哥……救我……”凤墨歌很快被人压住,疼痛和悔恨的泪水,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凤墨白,你这小子,你怎么能让我的女儿受这等侮辱?”谁也没有看到,另一间上等牢房内,功力尽废,被绑得牢不可逃的天二,说不出话的眼里,已是满腔的怒意。

歌儿啊,对不起,当年,我该站出来承认你是我女儿的!

天二悔恨不已,靡靡的叫喊,却在暗夜中兴奋地继续……

“嗯……呜……”天牢之内,被五人轮番攻占的凤墨歌,不知是痛楚还是满足的叫喊,充斥着这个地底下狭隘的空间。

“叫什么叫?小声点!”那些排名低的,没有吃到肉的“地字号”人马,被刺激得受不了,忍不住嚷嚷地叫骂了几声,有些烦躁地走到了一边。

“诶,十七哥,那边有一个……”一个长得有些尖头尖脑的守卫,不怀好意的眼向天牢扫了一眼,指了指每十人一间,和惊云等几人关押在一起的冰儿。

他们先还以为是男人,谁也没注意,后面看清楚是女人想把她提出来时,那些人却纷纷阻着不让,也许先还没那个想法,现在被这一声音给刺激,倒把他们的色胆,给激了出来。

名唤地十七的男人,一双眼就染了情迷,咽了一下口水,“十八,你去问问大哥,看行不行?”

“好嘞。”地十八乐颠颠的去了,跑到正一脸餍足吃饱喝足的守卫老大面前,“大哥,那个女的……提出来怎么样?”

“十八,你不想活了?”守卫老大乐归乐,但也知道族规不可轻易犯,他们敢上凤墨歌,是因她已被贬为奴婢,只要那女人不想死,按族内尊卑之分,还算恩宠了她,可这是那个太子带来的人马,就算是按族规浸寒潭,他们也是不能碰的。

地十八就有些焉,转身欲要离去,却看到对面的牢房之内,天二似在使劲摇晃着身躯,连忙讨好地走了过去,“二长老,你有什么吩咐吗?”

“去上了她……”天二说不出话来,眼里却是一片愤恨,他的女儿已然毁了,至少这还是他的手下,大不了,他临死之前吩咐他们善待她,可那个圣女带来的人,他也要让她尝尝同样的痛苦。

族主是绝不会主动贬歌儿为奴婢的,除非,是那个圣女开了口。

天二左思右想,否决了最初的恼怒,抱着横竖是死,也要拉人垫背的心理,唆使着他的手下,地十八似是听懂,转身就有些兴奋,“大哥,你看,二长老都同意了……”

“那……你去吧。”守卫老大是跟着二长老甚久的,自然明白他的眼神,想着有二长老代罪,反正不会罚到他头上,这才松了口,神色恭迎之下却又有些茫然。

也不知二长老明日受了罚后,又会是谁,升上去做他们的长老?

这种日日屈居人下,奉迎拍马的日子,何时是个头啊!

地十八浑然不觉守卫老大的纠结,叫上几人和地十七就径直走向冰儿所在的牢房,脸上猥琐的笑意,在昏暗的烛光之下,看来更显几分恶心。

“冰儿……往后……”惊云不自觉地把他的身躯挡在冰儿的面前,如此大的声响,他们仅有的瞌睡早就跑了,心头一片羞赧之际,又是说不出的愤怒。

他们,竟敢打冰儿的主意!叫主子知道,不剥了他们的皮!

尽管惊云不知道上面的形势如何了,可他知道,没有立刻杀掉他们,肯定是有转机的。

他跟了这么多年的主子,他又岂会不知?

“休想!”冰儿自是怒不可遏,一张清冷的脸上早已杀意毕露,被抓在这里关押着就已经够憋屈了,这帮臭男人,竟然还敢有如此肮脏的心思!

其余的八人,也都纷纷把冰儿围在中间,等地十八他们拿钥匙打开牢房时,十人牢牢地靠成了一团,就算身上绑着的金丝线挣不开,人人的脸上,都是一片无畏之色。

“哟,把小美人护得这么紧,是不是自己想吃啊?”地十八笑得很是邪恶,手一挥几人就都冲了上来,一人抓一个就想提起扔到一边,可惊云他们却是憋足了劲,没被绑住的腿你右勾我左勾的,竟是让他们纷纷跌倒在了地下。

几人吃了瘪,不可置信地站起,这帮人,明明使不出内力了,怎么还会有这么诡异的功夫?

“哈哈……”有几人听得动静,跑过来一看,不由对地十八他们发出一阵嘲笑,站在一旁看戏,自古反抗的戏码,最是刺激人恶趣的神经。

地十八等几人就有些恼怒,面子上挂不住,几阵掌风就劈了过去,“打……等下叫他们看着,老子就不信,这几个人还收拾不了……”

第176章 天牢之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