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90章 互踩痛处

  一旁的凤潇澈,就是个不调侃就不心甘的,作势就要去掀他的衣衫,小轩轩无力反抗,俊脸竟是猛然起了绯红,恶狠狠的吐出一句,“你敢看,看小爷不割了你!”

众人就都一阵低低的浅笑,心底又对他们三人如此的相处方式隐生羡慕,这样的轻松,在族规甚严的凤族,可是难得一见的场面。

风长老等人就连连摇头,眼底尽是慈祥,凰枭更是百味复杂,原来,他的两个孩子,竟是一点都没随芸儿来,倒是颇有当年他在山间习艺之粗犷。

木希尘适才明白,她和苍太子来凤族,竟是为了来救这个凤族手下口中的小主,瞧她们眼眸极为相似,莫非,真是姐弟?

怪不得,她会甩了他们急急赶路,怪不得,凤族的少主会严阵以待,是怕被夺了族主之位吗?

凤族的圣女,竟是和族主通婚的,这一事实,尽管不再让他惊讶,但凤墨白的下场,却似深深地晃荡在他的心间。

那个躺在棺中似是沉睡的人儿,拥有着凤族如此多的高手,竟还被她给逼至这等地步,他,还要继续执着下去吗?

木希尘的思索夜承欢浑然不知,她已陷入救回弟弟的轻喜之中,对着站立在一边嘴角直抽,黑眸晶亮,却是怎么也不敢上前的凰枭看了一眼,这才对凤潇澈一声吩咐,“七弟,带着小轩轩去神殿休息吧。”

她悄然对凤潇澈使了一个眼色,这厮,还没来得及告诉他小轩轩是她弟弟,就先让他们去神殿培养培养感情吧!

瞧这嘴斗得溜顺的,竟连他四哥的安危都不顾了,看来,分别数日,思念甚浓啊!

凤潇澈也是个人精,虽说他不知道先前所发生的事,但谁看到凰枭和小轩轩如出一辙的脸,都猜得出他们的关系,凤眸一眨,就推了推身边的夜君祈,“既然四哥这里帮不上忙,大家都走吧,其他都是凤族的事,咱们外人,就别在这里掺合了。”

话落,一人拉二个,竟是把三国太子和凰枭全都往前推了一步,小轩轩转动的眸光猛然看到一张和他相似的脸时,一缕惊讶和幽怨,快速闪过他的眸底。

“不,我不走!我要和姐在一起!”他扭过了头,对着夜承欢有如小狗般黑眸直眨,却又透着某种坚持。

额……他竟比她还不能接受吗?

夜承欢不豫的摇头,耳边却已传来一阵惊呼,心底猛然一滞,又回眸看向寒潭边的方向。

“凤苍穹……”

只是一秒,夜承欢秋瞳猛然一缩,只见虬龙再次冒出了水面,凶恶无比地扭动着,阵阵的阴风直刮,再次攀上虬角的凤苍穹,体力不支地再次掉落。

这次,没等他掉落到水面,虬龙头一低,大嘴一张,就把凤苍穹,生生地咽进了他的嘴中。

“啊……”所有的人,都发出震惊的尖叫,特别是先叫嚷着要救人的凤墨歌,悄然退到了人群之后。

怎么会?

怎么会这么快?

夜承欢直觉喘不过气来,这可不是龙虎崖的千年蛟龙,这是一头活了上万年的虬龙啊!

光凭一双肉手,他,能活着出来吗?

“太子妃……”虚弱的夜承欢,身体下滑而不自知,喉间原本强咽的鲜血,忽地泉涌而出。

“四嫂……”

“姐……”

夜承欢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然到了第二日的夜间,一夜未睡的她,将欠下的睡眠补了个够,这才悠悠地睁开眼睛。

呜……还在把她当国宝吗?

夜承欢就不豫地重新闭上眸,她清楚地记得,她是昏迷过去了的,看这天色,似是睡了一天了。

以为她极度虚弱受不住刺激是吗?

她只是太累了而已,又是自焚又是和凤墨白一拼的,救小轩轩也耗尽了她所有的灵力,有了孩子,这般的折腾还真有点吃不消。

“你四哥呢?”她未曾睁眸,只是淡淡地问了凤潇澈一声,他没死,她知道,只是想问问。

她的小凤凤是有预知能力的,既然没有预警,那凤苍穹,生命定会无虞。

“还在那里打呢。”凤潇澈就挑高了眉,昨日还真是吓到他了,说归说,若是四哥真收服不了那只凰灵,这四嫂有了孩子,又该怎么办?

那只凰灵,竟是吞进去之后又把四哥吐了出来,就像在一次次的挑战,三大长老和凰枭,都已在潭边守护一天了,连靠近都靠近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四哥和它斗个不停。

“姐……他知道你有孩子了,还说他一定会收服它的,你就放心吧。”

小轩轩一个用力就推开了占着位置又不说好话的凤潇澈,他今早服了千年灵芝,精气神已是大好,再加上心底记挂,身体竟似充满着无数的力量。

“喂,你干嘛推我,这是我四嫂……”

“你让开,这是我姐,你有我亲吗?”

“怎么不比你亲?孩子生下来,我是小叔,你是舅舅,到底谁亲?”

凤潇澈心底隐有阴郁,他已然知道了,这厮,竟真是四嫂的亲弟弟,而且,还是孪生的!

亏他在龙虎崖还天天叫嚷着要娶四嫂!

“哼,就是我亲,怎么样?”小轩轩也不甘服气,如云雾般的黑眸晶莹地与之对视,斑驳的火花中,隐含挑衅的幽光。

两人又开始小孩子般的斗嘴,夜承欢微勾了一下唇角,脑中闪过在龙虎崖时,她对凤苍穹说的两人有戏的预言,阖拢的长睫轻颤着,隐有乐见其成的笑意。

“太子妃,饿了吧?”杏儿端了燕窝粥进来,对这斗嘴的两人也是极其无语的摇头,小轩轩她是早就见过的,倒是没再像第一次般直流口水,活泼的杏眸落落大方。

“美人姐姐,你还记得我吗?”小轩轩一见,即刻转移了打趣的对象,仙人之姿的面容浮出无邪的浅笑,软软的甜音,似能萌到人的心底,让原本已然淡定的杏儿,再次不争气地红了脸。

凤潇澈顿觉刺眼,邪肆的凤眸一转,讥俏的话语,竟脱口而出,“哟,爷还以为看到了‘倚翠楼’的头牌呢,这么会讨好人。”

“你说谁是头牌?”

小轩轩立刻不干,纯真若仙的俊脸浮上怒意,眉角的红痣,在薄怒之下更添几分妖媚,竟是猛地挥出一掌,就直袭凤潇澈的下盘。

“喂,你干嘛说打就打,你是小狗啊?”

凤潇澈似也懊恼,艳若寒梅的五官,也起了微红的郝意,这可是当着两个女人的面好不好?

“谁叫你昨日敢揭小爷衣衫的!”

小轩轩心底不豫,掩饰地挑高了眉,无邪的眸一转,竟又是几阵掌风,没有内力的凤潇澈被他一激,猛地贴近小轩轩伸手就是一个擒拿,腿也勾上他的小腿肚,“看爷不治了你!”

“哼,谁治了谁!”

小轩轩嘴上叫得起劲,身下却是自负地未曾防备,大意之下竟是被他勾倒,心底吃惊却又不想丢人,伸手就拽住凤潇澈的衣衫,一个用力,两人就以暧昧的姿势,双双倒在了地上。

第190章 互踩痛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