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06章 知晓过往

  “凰灵,出来。”凤苍穹这才不舍地出声叫唤,早就沉入了水底的母虬龙应声而起,燕南诏和北冥夜,还有夜君祈就纷纷自觉的跳了上去,也没舍得出声打断分离的两人。

“双儿……”凤苍穹蓦地一个低头,也不管无数欣赏的眼眸,温热的唇再次和她一番不舍的纠缠,这才终于放下了她,凤眸晶亮地跳上了凰灵的背。

凤苍穹走了,心底依恋不已的夜承欢,转身就欲回房睡觉,小轩轩也叫嚷着跟了过来,“姐,我和你睡好不好?”

什么?他和她睡?

不是有三间房吗?

夜承欢一阵无语,凰枭自发去了下层,和那几国太子的手下屈就,两国公主共用一间,凤潇澈和木希尘,还有小轩轩三人一间,虽比不上单间舒适,可出门在外,总不能这么多讲究吧?

她可没有和别的男人一起睡的习惯,就算他是同胞的弟弟,总是男女有别好不?

“姐,我睡地下。”小轩轩就讨好地眨巴着眸,绛红的唇撅得老高,眸底隐有狡黠和期盼的精光。

呜……这又是个缺爱的娃!

“进来吧。”夜承欢一阵头疼,眸底却又闪过邪恶,房内是铺里地毯的,当初来的路上她和凤苍穹还滚过地毯呢,就让他到那上面去窝着吧。

这么大了还恋母恋姐的,看你姐不噎死你!

“还真是一小屁孩呢,这么大了还没断奶。”身后,凤潇澈就挑高了眉,不豫地吐出邪肆的嘲讽,伸手从腰间摸出一支箫,转身就走向了船舱的最前沿,背靠在甲板的栏杆上。

“关你屁事,小爷就要和姐睡,你嫉妒你就直说,少在这里阴阳怪气的。”

小轩轩就极为的得意,拉着夜承欢就走进了她的房间,也不管两国公主惊诧的脸色,扬出一个无邪的笑脸,“两位美人姐姐,去睡吧。”

额,你嫉妒你就直说?

夜承欢被小轩轩弄得哭笑不得,凤潇澈却是隐有尴尬,似是被小轩轩识破了原有的心思,也不再和他斗嘴,悠扬而又带着某种思念的箫声,就已然从他的唇间逸出。

两国公主舍不得离去,但太子哥哥被废的震惊和对自身命运的迷茫,就似在她们的心底纠成一个难解的心结,也眉梢微蹙地进了房,一时之间,只剩下木希尘和凤潇澈倚风而立。

木希尘也从腰间摸出他随身携带的箫,不由自主地和上了凤潇澈的曲调,两人目光一个对视,似是都看懂了彼此眼底深处的悲凉,不约而同地一个颔首,更为低沉而又急于渲泄的音律,就渗透至了两人的箫声中,隐有忧伤而又不甘的激情,传入了夜承欢和小轩轩的耳朵。

“姐,他们这是干嘛呢?大半夜的,成心不想让人睡啊?”

小轩轩就似极为不耐,躺在地上翻来覆去的,那种和夜承欢同室而眠的兴奋,突然消去而不自觉。

那个太子的弟弟,他到底是发的什么神经,人家西凤的太子被废,你也跟着悲伤做甚?

嗯?吃醋了还是受影响了?

夜承欢就好笑地挑了挑眉,心底却也是重重地一叹,这木希尘,只是会是彻夜难眠吧?

至于凤潇澈,她倒不担心,他最多只是缅怀过去而已,毕竟,如今的凤凰王朝,可以说是真正掌控在他们兄弟的手中了。

太子九皇子被废,三皇子也没了倚靠,其他的几个皇子,除了八皇子外,最大的倚靠就是夜南天,可也是一被启用的老将军了,凤苍穹势头正旺,他绝不会脑残得还去怂恿其他的皇子。

他那丝悲伤,也只是有感而发,他们兄弟隐忍多年,如今好不容易拨开乌云,对母妃,对太子,他有太多不愿回想的过往。

“轩儿,姐问你件事,当初你和七弟一起被掳走,为何他又会被放回来?”

夜承欢眼波流转,忽而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既然凤潇澈落到他们的手上,依那太子的变态,见他废了必会趁机留着玩弄,又为何会只关押了几天,打烂了脸就给扔出来?

“姐……”小轩轩就不依地叫了一声,仙人之姿的面容陡地浮上几分不豫,还隐有说不出的迷茫和羞郝。

嗯?有奸情?

夜承欢陡然来了兴趣,从床上爬起就跳到了地下,紧盯着小轩轩的眼睛,妖娆的秋瞳满是不悦的冷光,“说!不说就给姐出去!你怎么被凤墨白抓住又给姐抢得解药的,全都说出来!”

“姐,我告诉你好了……”

小轩轩眸底一震,心底的某处却又极为的柔软,趁势拉着夜承欢的手并躺在地上,这才对她用秘音讲述,云雾般的黑眸,透出某种满足的幽光。

什么?

是小轩轩救了凤潇澈?

夜承欢听他讲完,心底蓦然泛出酸楚,又似隐有惊喜,看着小轩轩,一时半会竟是百味复杂。

原来,当时凤潇澈和小轩轩一起被关,后面又被分开,凤墨白对受伤的小轩轩并没有行刑,只是用那面小镜让他看着昏迷过去的凤潇澈被伪装过的凤麒麟凌辱,终于,在关键时刻,小轩轩受不了,自动答应了回族后进冰棺的条件,只求保住凤潇澈的命和清白。

凤墨白答应了,命九皇子把他关几天就放出去,他手上那面镜子,是凤族族主的另一件宝物,名叫真幻镜,只要念出那个人的名字,就会知道他的行踪,所以,凤墨白在知道她们从龙虎崖回来之际,就命九皇子又放了他,打烂他的脸,完全是太子他们报的私仇。

小轩轩是阿离负责押送回族的,凤墨白抢了凤缘草,也是为了给她解毒,小轩轩半路逃脱,一番恶战后抢走了凤缘草,可刚送到商伯的手中,阿离带着神殿凰族的人马前来,这才被他们抓住。

“轩儿,你为何会救他?”夜承欢眨眨秋瞳,隐有几分试探。

“姐,他是为了采凤缘草才会走火入魔的,我不能让他死……”

小轩轩就回答得有几分心虚,毕竟,当初他可是假装了的,还被凤苍穹给识破差点打起来了,后面他一眼就看出他经脉全断,凤墨白又拿他来威胁,他自是不能让他送命。

“你是舍不得他死吧?告诉姐,他身材好不好?”

夜承欢摸摸鼻子,笑得格外的奸诈,脑中忽而闪过邪恶的画面,小轩轩在小镜里看着被人凌辱的凤潇澈,眼中绿光直冒又心疼不已,如若是那样,还真是……太有喜感了。

“姐,你说什么呢?他可是男人,小爷不嫌他脏也就算了,再说了,他能有我好看吗?”

小轩轩一脸的惊到,眸底又隐有羞郝,看着自己这个恶趣的姐姐极为的无奈,她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

她当他真有龙阳之好不成?

嗯?不嫌他脏?

夜承欢看着眼前仙人之姿似是起了绯红的孩子,妖娆的秋瞳笑得格外的狡黠,忽而也拉住了他的手,声音透着诱哄,“轩儿,若你真喜欢七弟,姐也不反对,可若是你不喜欢,就赶紧去找个看得上眼的女人,等姐和凤苍穹重新拜堂成亲的时候,你也一起成亲,行吗?”

第206章 知晓过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