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07章 酒后真言

  和姐一起成亲?当着娘亲的面?

小轩轩眸中就似有了些向往,可忽而又极为的不豫,撅起绛红的唇,云雾般的黑眸写满了抗议和轻狂,“姐,我还小呢,不到二十,绝不成亲!”

如今他手上什么都没有,除去这个凤族的身份,可以说是一事无成,这样的他,又何以为家!

呵,志向还大着呢!

夜承欢看着眸底傲然的小轩轩,不客气地伸手点了一下他的鼻子,“等你二十,黄花菜都凉了,到时看到人家成亲了,你可别后悔!”

呸,再过五年,凤潇澈都二十五了,若凤苍穹真有让他坐龙椅之意,只怕到时是三宫六院,无数的女人围着他转了。

身为帝王,又怎能没有自己的子嗣,她可是想防患于未然,在一切未成定局前,把可能会发生的“奸情”摸摸底。

“姐……和我成亲的是女人,是美人妹妹好不好?”

小轩轩被夜承欢的执着弄得头疼,眼前却又似一张艳若寒梅的脸在闪烁,再加上外面不断传来的两人合奏,心头忽生烦躁地想要暴走,却又发觉无处可去。

“好了,不逗你玩儿了。你给姐说了七弟的糗事,姐也告诉你一此好不?”

夜承欢好笑地摇头,直叹果然是自己想多了,这事还是顺其自然吧,这异世可不像现代,可以找代孕之类的,若是凰枭知道自己的儿子爱上一个男人,还不知道会怎么受打击呢。

“快说!”小轩轩就来了兴趣,黑眸闪着八卦的精光,看得夜承欢头冒黑线,还果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娃!

怎么对凤潇澈的事这么爱听,想揪他小辫辫去取笑他不成?

“轩儿,姐可以告诉你,但是,你得答应姐,若真不喜欢他,听完了,就给姐烂在肚子里,包括你救他的时候发生的事,通通都不要说出来,再也不准在他面前说他脏的字眼,能做到吗?”

夜承欢倏而冷厉了声音,看着小轩轩的眼透着某种坚决的冷芒,这两人,一个是她的弟,一个是凤苍穹的弟,若是真喜欢,她乐见其成,但若真不喜欢,她就要彻底断掉所有的可能。

小轩轩年纪小,个性又轻狂,难保他哪天打架就又戳起凤潇澈的痛处,这对凤潇澈忘记阴影,并非有利。

“好!”小轩轩眸底就有受伤,姐当他是什么人呢?要说出来早就说出来了,差点被男人上了,还不得羞死那个敢和他争姐的臭蛋!

“那你听着……”

夜承欢的目光就有些悠远,尽管对冒犯了凤潇澈的隐私有些的罪恶,但为了她心底认定的某个可能,她很不道德地豁出去了,连他从小在冷宫的事,也未曾放过。

当年,凤潇澈从冷宫出来后,长到十岁都还是个自闭的孩子,每日就是跟在凤苍穹身后,人如惊兔。

十一岁那一年,已然十四岁的凤麒麟,对唇红齿白的他起了歹念,假扮成凤苍穹以那支箫曲引走了凤潇澈,趁机对他下了媚毒,等凤苍穹赶到的时候,凤潇澈是满脸潮红,浑身青紫,而凤麒麟,正站在他的身后……

虽千钧一发之际被阻止,但那是有印象的“药奴”,凤潇澈清醒后,整整在“绝杀门”的药潭里,不言不语地泡了三天……

也就从那天起,凤潇澈誓要学毒,终于成为了“毒手神医”,可被凤麒麟下药差点上过的阴影,让他长大后变成了风流王爷,至于到底碰没碰女人,凤苍穹也不敢断言。

“姐……你说,那天那个人,就是太子?”

小轩轩听完后,一双云雾般的黑眸全然写满着惊讶,他一直以为那只是少主哥哥想逼他就范而已,没想到,若他没救他,他……就会从此真被人幽禁,充当太子的玩物。

夜承欢无声地点头,小轩轩的眸底却是闪过一幕幕的画面,一个小小的孩子,身在冷宫,发着高烧,他的母妃,却不管不顾地和别的男人偷欢。

原来,有娘亲在身边,也不一定,就是幸福!

“姐,你先睡吧,我出去走走!”小轩轩有些纠结地起身,拉开房门就走了出去,他没有回头,也没有看到夜承欢眸底闪过的狡黠。

船舱的前沿,木希尘和凤潇澈的箫声戛然而止,两人对视一眼后,凤潇澈忽而挑高了眉,“希尘兄,喝两杯如何?”

“好!”木希尘就笑得莞尔,如月的寒眸中隐有释然,那种被父皇废掉,被木西雅之弟夺了太子之位的不豫,似在胸腔中挥散而尽,斜飞的剑眉,浮上霸气的凛然。

如贵妃,你等着,害我母后和夺位之仇,总有一天,我木希尘,也会让你尝尝失去的滋味!

凤潇澈就一蹦三尺高,速度极快地去了下层的酒窖取酒,竟是没有看到刚走出来的小轩轩。

“轩小主,怎么,睡不着吗?”

木希尘就笑得有些揶揄,眸底却又隐有涩然,也许她不在乎男女之防,可朋友,却终归只是朋友。

就像如今,她不出来任他独自舔舐伤口,若非认定他能自己走出,就是不想让他陷得更深!

那个女人,心思是极其聪慧的,她可以和他把酒言欢,也可以和他同生共死,但,绝不会来做那个安慰他的女人!

“哟,喝奶喝够了,也出来看夜色是不是?”凤潇澈取来了酒,待看到小轩轩挑眉就是毫不客气地打趣,听得小轩轩眉梢直跳,房内的夜承欢无语望天。

你个丫的,你想给你四哥带绿帽不成?还叫小轩轩喝她的奶?

真是一欠揍的家伙!

“懒得理你!你想喝奶,赶快投胎去吧,记得找个好人家!可别投胎成了牛羊,连人奶都没得喝!”

小轩轩一声不豫的怒骂,竟是足尖轻点,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只留下一个紫衣翻飞的身影。

“轩小主,可别跑远了,要是一不小心有个三长两短的,你的舅舅,可就当不成了!”

凤潇澈邪眸似被惊到,不明所以地摸了摸鼻子,心底却是掠过疑惑,这厮受什么刺激了?

呜……这两二货,依你们这么互相“祝福”下去,还真是姑奶奶剃头担子一头热!

无语得不行的夜承欢,听了听外面的动静后,极为无趣的钻回了被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她如今要做的,就是护好她肚里的孩子!

如此一想,夜承欢悄然运气,让“凤缘九天”自行运转,入定般地想要进入梦乡。

外面,凤潇澈总共拿了二坛酒,一打开封口,木希尘如月般的寒眸顿时发出惊叹,“澈王,好酒啊!”

“那当然,这可是一年只产十二坛的‘蝶飘香’,希尘兄果然好见识!”

凤潇澈就笑得极为的得意,这可是四哥珍藏好久的,这趟出来,是他缠着放上来的,就为了回程的路上来个庆功宴,只可惜,四国之战已起,四哥没有了这份闲暇的时间,四嫂也有了孩子,凰枭又不愿意出来,也只有他和失意的木希尘,能有此口福了。

第207章 酒后真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