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6章 声东击西

  “不来了……停……”

“双儿……”不知过了多久,誓报此仇的凤苍穹,不管夜承欢怎么躲都逃不开魔掌,被他一遍又一遍地吃干抹净,似是没有餍足的时候,那张惊艳的俊脸,也找不出丝丝困倦之色。

呜……

夜承欢疲累得想要尖叫,果然,面对好不容易才开荤的饿狼,真的伤不起!

沉浸其中的两人,全都没有注意,被凤苍穹放在床头的面人儿,发出一股奇怪而又好闻的清香……

太阳从上午移到了正午,又到了下午的申时,马上就要到去买消息的酉时,一直腻在栖霞阁里的两人,浑然不觉外面的杏儿来了很多趟,又都面红耳赤的离开,在望苍阁里的凤潇澈,在听闻之后,也一步没有走出房门。

三国的别院,木希尘和南凤北凤的太子们,都同时接到了一张不知何人送来的密信,打开一看,脸色微变,转而就都拿出笔墨,写了几句,唤来了信鸽,一道道的密令,传向不同的某处。

“王爷,王妃,该出发了……”杏儿终于没有忍住,冒着风险来敲了房门。

“凤苍穹……都怪你啦……”夜承欢爬出被窝,对着外面的天色看了一眼,咬牙切齿地吐出一声低咒。

你个色胚,今晚这么危险,你还要如此放纵!

夜幕低垂,位于东城门的夜市,拉开了热闹非凡的序幕,红灯高挂,脂香扑鼻。

说是夜市,其实就是花街一条龙,京城有名的倚翠楼,怡红院,低等一点的勾栏院,全都集中在这一片,按照规模和身份的高低,以西桥为隔,东西相对,西桥也因人来人往,在这摆摊讨生计的人不计其数,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夜市。

夜承欢和杏儿冰儿三人一路,来到了西桥下,秋瞳一扫,一声暗赞。

好家伙,敢情,这里就是凤潇澈经常呆的大本营,烟花之地,果真适合卧虎藏龙。

三人照例来到了卖花的小摊,果然换上了不宜阳光暴晒的昙花,小厮还是白日的那个,憨厚的脸上,照样羞郝,“客官,要买花吗?”

“只有这种颜色吗?”

“客官,昙花都是白色的,再过一个时辰,它就会开花了。”

“可我想要红色的。”

“红色的要看品种,由客官现挑定价,铺子里才有,客官要买吗?”

“带路吧。”夜承欢一脸的兴味,他奶奶的,这设计对话的人,还真有几分高智商,一句话套不上,都是买不到消息的。

无影楼的规矩,就是认话不认人,要不然,不会早上才见过面,晚上又要费一番口舌。

三人跟在小厮的身后,七拐八弯,转到了一条静寂的空巷,前面,是一幢空着的民宅,里面阵阵花香,清香溢人。

“你们谁进去?老规矩,只能进一人。”小厮停下脚步,这时也不再装卖花之人,直奔主题。

呵,还真是谨慎到了家!

“我去。”夜承欢对着杏儿和冰儿眨眨眼,迈步就跟着走进去,他们的目标本就是她,不入虎穴,又焉得虎子!

她走了几步,只觉浑身酸痛得厉害,心底不由一声低咒,凤苍穹,你丫个色胚!

进了民宅,小厮让她站在外间,问她要买什么消息,夜承欢说出了小轩轩大体的外貌和一个不知道是否真实的小名,小厮一言不发,转身就进了内间。

嗯?

怎么这么平静?

夜承欢一阵诡异,四处打量,却未发现有任何异样,更是感受不到其他人的气息。

难不成,他们要的,并不是她的主动现身?

不一会儿,小厮的身影就走了出来,“客官,这人的消息,二千两黄金,先付酬,后给信。”

什么?

二千两黄金?

夜承欢惊得直咋舌,奶奶的,她吭了他们二百两,现在竟是要十倍还之吗?

好,很好,总有一天,本姑娘也会将他们所受的痛苦,统统的以十倍还到你们的头上。

“我身上没带这么多,先付一半行吗?”夜承欢一阵咬牙切齿,有谁会带二千两黄金的银票在身上?

“客官,这是规矩,我们消息是现卖的,你付了酬,立马给信,过了戌时,再等一月。”

小厮低着头,语气却是不卑不亢,毫不退让。

夜承欢一阵两眼望天,凤苍穹说无影楼消息的天价是一千两黄金,现在看来,不是凤苍穹情报错误,就是他们故意为难来存心戏弄她。

怎么办?

夜承欢看着眼前的小厮,杀了他还是抓了他,一点用处都没有,他只是一个随时可以舍弃的外围,看这厮的样子,也是个嘴牢的,不等撬开嘴,估计早就吞毒了。

“那好,我先回去拿银票,等下再来行吗?”夜承欢眼波流转,眸底闪过几许思量,既然他们只是想用小轩轩来讹她的钱,也只能认了。

小厮的脸看不出任何的异色,“客官,超过时辰,过时不候。”

呜……

夜承欢郁闷的走出了民宅,身后的小厮,却在民宅内七拐八弯,按下一个开关,迅速地消失在了原地……

外面,杏儿和冰儿迎了上来,打了一个手势,夜承欢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咒,奶奶的,今晚还真被戏耍了不成?

“走,回去。”她唇角微勾,秋瞳牵出几分迷离,她绝不相信,他们没有所谋。

还没走出几步,空气中,无数道暗流浮动,从三个方向同时向夜承欢袭来。

好家伙!

既想吭她钱,又想要她命不成?

杏儿和冰儿两人形成保护之势将夜承欢护在中间,夜承欢眼皮一跳,“你们是什么人?”

这些人,貌似不是一伙的!

电光火石间,夜承欢明白了,他们是把她会对仗之事泄露给了三国,来借三国之手来对付她!

眼前这帮蒙面灰衣之人,和铁铺和宫宴那晚的刺杀之人,根本就不是一样的气息。

“废话少说,拿下。”三方的领头人对望一眼,竟是瞬间达成了同盟。

呵,好一帮会算计的太子!

夜承欢唇角牵出浅笑,秋瞳中一片凛然,想杀她灭口,有这么容易吗?

“各国太子们,你们是想找本王妃去聊天吗?”她笑意吟吟,干脆揭开了这层窗户纸,和他们动手,完全就是另一个陷阱。

这可是牵涉到“国际纠纷”的大事,如若今日让这里血流成河,她就会背上引发战事的罪名,可若是识破了对方的身份,就会让他们背上暗杀之名!

“胡说些什么,‘无影楼’只是接单杀人!”几个领头人一听,身体几不可见的一僵,不约而同地发出一声低吼,掌风暗器,扑面而来。

什么?无影楼?

还真是冒充栽赃都搞上瘾了不成,一个个的,竟是互相算计!

第96章 声东击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