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48章 丢了玉玺

  “咳……”一干大臣听得嘴角直抽,她,不纯粹是在暗讽皇后吗?

可,一介女子,又能改变什么?这话,多么令人深思啊!

高台之上,凤天帝则是蓦然眸底发亮,这苍王妃既有争夺之心,他也不怕苍儿不接这个棒了!

“对,四嫂说得对!四哥这些年的战功谁能比得过?就靠一狗屁圣女,就能保住东方之尊吗?四哥,他们既然不让,不如向父皇辞了官位,咱们四海逍遥去,看他们拿什么来和西凤打?”

凤潇澈一脸的怪叫,一双邪佞的凤眸淡淡地扫过花臣相,微挑的唇角,肆意的目光,怎么看怎么风流,可偏偏,却又散发出几分令人心畏的冷光。

这澈儿,也终于不再藏了吗?

凤天帝的目光更为的幽深,在凤苍穹与凤潇澈之间不断的来回,苍儿,该是有意的吧?

他在心底不断的权衡,花臣相却被夜承欢和凤潇澈噎得喘不过气来,“苍王妃惊才,圣女改变不了,难道苍王妃,就有本事行军领仗永保吾朝之位吗?”

“吾朝之位?花臣相,堂堂一介臣相,眼光竟是如此短浅!四国千年来无不以一统天下为目标,本王妃别的不敢言,但可以保证,如若相安无事便好,只要三国胆敢来犯,本王妃定叫他俯首称臣!”

夜承欢一声讥笑,凛然出声,今日这皇位,她,要定了!

她再也不想被皇权束缚住手脚,也不想再有人在她和凤苍穹的脖子上架刀,解决了后顾之忧,她便要前往凤族,救小轩轩的事情,迫在眉睫!

并非她尚武,并非她暴力,可木西雅既已放话西凤王朝定当攻打,她也不惧!

“好!来人,拟旨……”高台之上,凤天帝一双幽深的眸底泛出了簇簇的火花,丝丝惊喜和得意之色,尽显眸间。

嗯,这狗皇上,这么识趣?

夜承欢更为惊悚,就算他真立凤苍穹为太子,但皇位呢?什么时候让?

她眼波流转,忽而唇角微勾,如水的秋瞳中闪过报复的快意,“皇上,且慢!立王爷为太子也行,但,必须答应三个条件!

“什么条件?”被她的豪言壮语刺激得慈祥无比的凤天帝,问得极为的亲切。

夜承欢笑得无比的奸诈,“第一,遣散后宫,只许留爱妃一名,月贵妃必废;第二,换掉臣相,若王爷要登基,随时让位;第三,废去夜南天大将军之职,由第三子夜君祈接任!”

“啊……”大殿之上,一片倒抽凉气之声,凤天帝更是嘴角直抽。

一柱香后,御书房。

夜承欢秋瞳四扫,对这个凤天帝的“机密重地”环顾了一圈,眼底掠过丝丝的讥笑。

奶奶的,还真是个牢笼呢!

这皇上,有这么怕死吗?

“苍儿,父皇有一事,不得不告诉你……”凤天帝坐在书案之后,满脸的威严之色似已全然不见,幽深的黑眸一片无奈,细看之下,竟隐隐有着恨意。

嗯?他一九五之尊,也有难言之隐不成?

夜承欢心底诡异得很,这凤天帝,一直以来的作为让人难以捉摸,她原本以为他是贪恋高位,耍平衡之术在凤苍穹和太子之间当渔翁得利的渔夫,可如今看来,事情的真相,并非那么简单。

要不然,他又怎么会不顾群臣的反对,毫不迟疑地答应了她的三个条件?

“什么事?”凤苍穹的声音很低沉,透着彻骨的冷冽,深邃的凤眸扫过凤天帝时,闪过丝丝的冰冷和讥俏,只是一眼,又垂眸把玩着夜承欢的手,口气并不热衷。

凤天帝的眸底就闪过一丝痛楚,刺得他一阵闭目而后又睁开,“苍儿,父皇知道,对你母妃当年冷宫之事,你一直心有怨言,可父皇也是无奈啊!你以为那些肮脏之事,父皇真不知道吗?传国玉玺在她的手上,整整二十年都没找到,你说,父皇能有什么良策?”

什么?

传国玉玺丢了二十年?

夜承欢猛然睁大了眼睛,这狗皇上,不会是又想耍什么花招,不想让出皇位来吧?

二十年,不正是凤苍穹才二岁,她母妃入冷宫的那一年?

似是知道她的疑惑,凤天帝苦笑地看向了夜承欢,竟似渗出丝丝自嘲,“此等大事,父皇岂敢乱言!父皇假意逢迎了二十年,就是为了把祖先传下来的皇位,交到真正明德之子的手中!对太子放虎归山实乃迫不得已,找到玉玺,苍儿你才能名正言顺地登基啊!”

呵,如此看来,他还是个“明君”了?

夜承欢心下一阵作呕,妖娆的秋瞳却是不放过凤天帝任何一丝表情,在看不出任何作假之后,这才终于相信,他说的是事实!

奶奶的,以为凤天帝答应让位,这皇位就后顾无忧了,想不到,狐狸太子的手中,竟还有这一狠招!

凤苍穹捏着夜承欢的手似也微微用力,幽深的眸底泛出冰冷的银光,倏而薄唇一掀,“父皇,把你的人调出三千给苍儿,苍儿定当找回玉玺!”

“好!”凤天帝就瞬间眸中放亮,丝丝激动之色尽显,又似自愧地一阵摇头,“苍儿,别再怪父皇好吗?若父皇真想杀你们,又怎会如此大张旗鼓?父皇身为帝王,为了守住祖先的基业,不得不顺势而为!你若还不解恨,等你登基之后,父皇就去天龙寺出家,绝不食言!”

嗯哼,风流皇上还吃素了?

夜承欢惊得不行,她原本还想推行一下一夫一妻制试试凤天帝的真心,谁知他今日竟主动到如此的地步!

“双儿……我们回去!”凤苍穹不欲多言,接过凤天帝递过来的一块龙虎紫金雕令牌,就牵着夜承欢的手转身走出了御书房。

呜……你个男人,能不能别这么酷?

夜承欢被他的大力惊到,不豫地翻了个白眼,这是你的父亲,你想怎么样我都不会干涉,尽管姑奶奶恨得他直痒痒,但若你不想他死,我也不会动手,让他气得摇摇头,余下的人生没有女人相伴,做做和尚也就算了。

夜承欢在心底不断的腹诽,门外的福公公,对她们一阵点头哈腰,讨好的目光又似极为复杂,“苍王,苍王妃慢走!”

嗯?

这福公公,也见势转舵了不成?

夜承欢越发的诡异,直觉这异世的皇宫,还真是深沉如海,里面翻滚的漩涡,是一层又一层。

御书房内,两人的身影刚刚消失,凤天帝似抽去了全身的力量倒在龙椅之上,那双幽深不已的黑眸,冷凝的俊脸,陡然苍老得有如痛心的慈父,须臾,一阵自言自语,“朕这是造的什么孽啊?为了一个假圣女,丢了传国玉玺,后宫不宁,皇子自残……”

“皇上,你委实造孽,既然自愧,那,就去阴曹地府报道好了!”御书房内,忽而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响起,凤天帝身边的近身太监福公公,狰狞着一张脸,凌厉的杀机,向凤天帝扑面而来。

第148章 丢了玉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