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52章 痛下杀手

  西凤国的别院,木希尘站在窗前,看着天上的明月极为失神,手心的一张纸条,被他悄然用内力毁了个粉碎。

“太子哥哥……”一回到别院就躲在房中沐浴的木西雅,身上抹了药膏却还是酸痛得厉害,心中的痛楚也让她顾不得羞耻,就敲开了木希尘的房门。

“什么事?”木希尘连头都没回,如月的寒眸更是有如蒙上一层冷霜,这个西雅,什么时候能长点脑子!

木西雅对他的冷漠极其不悦,但也强忍着没有发作,“太子哥哥,你给父皇的信,发出去了吗?西雅所受的陷害,不能不报啊!”

她的可是早就发出去了,可若太子哥哥再发,父皇,就不会过于责怪她了吧?

“陷害?西雅,别以为太子哥哥没长眼睛,你和麒麟太子在那眉来眼去,就是想对她下毒吧?你也不想想,她连圣女之毒都能揭穿,还会中你这点小计!他想借你挑起西凤和凤凰王朝的战事,还顺便把你送给爱慕你的九皇子,你被人卖了还不清醒,还好意思说陷害?”

木希尘倏地转过身来,霸气的眉梢已然带着怒气,她可知道,因她放出的攻打之言,那个刻在他心底的女子,在大殿上放了话,她要让三国对凤凰王朝俯首称臣!

而燕南诏和北冥夜,适才也对他传了书,他们明日会对凤凰王朝提出联姻,借机挑起战事,一场三国分逐凤凰王朝的争战,就要拉开序幕!

在这一刻,他原本早就期待的争战,竟似变得苦涩无比!

“太子哥哥……”木西雅一阵低泣,她其实早就想明白了,出了大殿,她就被凤麒麟几步赶上,说是带她去御花园赏花,见到那一脸疯癫的九皇子时,她就惊呆了,可是,她已坚持不了……

那药粉是他悄悄给的,九皇子是与她午膳过后被抓的,他为何要这样做,如今,一清二楚!

皇宫,养心殿。

“父皇……儿臣有错,你饶了儿臣吧。”凤麒麟跪在地上,手脚迅速地向半躺在躺椅上,早已解了毒却似苍老了许多的凤天帝移去,一双幽深的黑眸,闪过痛恨和狠厉。

八皇子凤阡陌站在一旁,看着如此的太子哥哥一阵唏嘘,真是没想到,一直令人如沐春风的太子哥哥,不仅害得四哥和七哥差点惨死,更是打折了三哥的腿,如今,还胆大到胁持父皇,想要篡位。

“太子,好一个‘无影楼’啊!父皇一直都不想信,可是,到头来,却又不得不信!”

凤天帝微眯着双眸,一缕复杂的幽光从帘缝中射出,这个太子,若是今日苍儿在御花园未曾废了他,只怕,今晚的篡位之谋,定会让他如愿。

“父皇明察!福禄之举,不是儿臣所指啊!儿臣欺瞒有错,可四弟手上有‘绝杀门’,七弟手上有‘百花宫’,他们,也一样在欺瞒父皇啊!”

凤麒麟心有不甘,一脸的叫屈之色,离凤天帝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太子,父皇可以饶你,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陌儿,断了太子的经脉,废去双手,从此之后,和煜儿在一起,好好在皇宫安度余生吧,苍儿他,不会对你们斩草除根的。”

凤天帝叹了口气,苍儿有‘绝杀门’又如何?一个帝王的手上,若没有自保的势力,又何以坐稳这个高位。

“不要!父皇,你干脆杀了儿臣吧!就因为四弟得到了圣女,你就要对儿臣下此重手吗?”

凤麒麟又惊又怒,一个用力挥开犹豫不前的凤阡陌,这,与杀了他又有何区别?

为什么,母后想要借刀杀人,在背后唆使父皇使出这一逼四弟就范的指婚之计,却让他得到了那人人誓而夺之的女子?

这命运,对他凤麒麟,又是何其的不公!

自小身为太子,就处处比不过小他一岁的四弟,他发誓要夺走他所拥有的一切,可到头来,却将自己所拥有的,通通被他给夺去!

“太子,你若迷途知返,身具明德,知善知义,就算你没得到圣女,不管你和苍儿谁坐上这个龙位,都不会是今日的下场!苍儿冷情,可他的心,比你公正啊!”

凤天帝似是痛心疾首,幽深的眸紧盯着凤麒麟眼底的那丝阴郁之色,这太子,看来温文尔雅,可却从小就阴,想让他自行悔改,又岂非一日之功。

“哈哈……公正?父皇如今是看四弟什么都好,儿臣又还有什么话好说!自古得圣女者得皇位,这是祖宗立下来的规矩,儿臣只恨天运不济,生生让四弟得了那个奇女子!可父皇,天要亡我,我却不能坐等天亡,今日之仇,他日必报!”

凤麒麟忽地一跃而起,指间向近在咫尺的凤天帝急弹,可却在全身无力地倒在地上时,惊得瞪大了一双黑眸,平日的温**色,早已不见。

这,怎么可能?

父皇他,怎么会有“十香软骨散”?不,不是“十香软骨散”,它的药效,远远在它之上!

“太子,父皇上当了一次,还会上第二次吗?你知道‘绝杀门’为何不接朝廷之单吗?父皇为何不怪苍儿手上有‘绝杀门’吗?今日,就让你听个明白好了,前任的门主,就是父皇的师兄,他的毒,父皇无解,可父皇的毒,他也不能解,你们兄弟个个会毒,以为是天生的吗?”

凤天帝被凤麒麟如此狼子野心的行为给惊到,腾地一下从躺椅上站起,一双深沉如海的黑眸,闪过失望和痛心的怒意,也不等凤阡陌出手,直接一个用力,废去了凤麒麟的双手,在用分筋错骨法断掉他的经脉时,眸底竟似有了从未有过的泪意。

当年,他和师兄谁也不服谁,毒术不分上下不说,更是同时看上被他们而救的小师妹,只是他身在皇室,为了皇位舍弃了她,原本以为她会和师兄在一起,可师兄也没得到她,最后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师兄为了继续斗,选了苍儿当徒弟,他又岂能不知?

“啊……”凤麒麟已然痛得只有呼气没有进气,他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父皇,这才惊觉,是他太过于自负!

父皇当年能力战群雄娶得圣女,扳倒太子,坐上高位,丢了玉玺二十年仍旧屹立不倒,他,又怎么会是表面看来那么简单!

怪不得,楼主会这样步步算计,时刻警醒他不得贸动,以待时机,可他,却因不该有的野心,生生地毁掉了预定的棋盘,还落得如此惨败,再无崛起之日的下场!

两滴悔恨的泪,终于在见到凤天帝晶莹的眸底时,不受控制地落下,他的父皇,也许对后宫的女人薄情,可对他的皇儿,他却一直保护有加,要不然,母后下了那么多的毒手,又怎么会让九子安生地活到现在!

是他,贪得太多!

凤麒麟的醒悟似是来得太晚,凤天帝也已不忍地转过了身,负身而立,掩去心底的痛楚,这才对凤阡陌一个挥手,“陌儿,把你太子哥哥送去煜儿那吧,派人把守,仔细照料,不得有误!”

第152章 痛下杀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