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60章 草药认人

  一想到那两人要在马背上上演三天的亲热戏,而且还是惊雨那块大木头,想来就有幻想的空间。

“双儿……”凤苍穹一个用力,夜承欢就已腾空而起,被他抱向船舱内的房间。

呜……这大白天的,要吃几顿肉?

夜承欢泪了,被他逗弄得直哼哼之际,嘴里冒出的,仍是挑战不休的话语,“你七弟……会看上那两国公主吗?”

日落西移,直到月儿爬上树梢,凤潇澈一行人才在一片树林勒马打尖。

“吃饼。”“凤苍穹”和“夜承欢”下了马,两人背靠树干,偎身而坐,取过马上的包附,拿出了两张香甜的大饼。

“太子妃,你这什么饼?怎么这么香?”燕南诏和北冥夜黑眸波光流转,一路急驰,连他们男人都觉得吃不消,可她却一声哼哼都没听到,如此坚韧不遗辛苦的女人,委实值得人钦佩。

由杏儿假扮成的“夜承欢”,眉梢一挑,秋瞳满是肆意和调皮,“太子想吃吗?独家秘方,一锭银子一个。”

“咳……”不远处,凤潇澈忍不住笑出声来,邪佞地摇头,拉着夜君祈走到了树林深处,只留下那三千精干的“御林军”,负责保护两人的安全。

这杏儿,倒也把四嫂的黑心学了个全,只不过照着法子烙了几张大饼,竟趁机卖出如此高价!

“太子妃,在下这几日的吃食,全付了。”木希尘剑眉一挑,如月的寒眸紧盯着“夜承欢”,率先从袖中掏出两锭金子,递给了“爱财如命”的某人。

燕南诏和北冥夜也不甘落后,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尽管身后的手下也带着干粮,但他们什么时候吃过那等粗食,一为贪嘴,二为和她套近乎,丝丝挑衅的异芒,毫不忌讳地从他们的眸间逸出。

“不给,他们自己有。等下要是中了毒,背上谋杀太子的罪名,这点金子,又怎么够赔?”

“夜承欢”刚要接过,身后的“凤苍穹”似是极为不悦,伸出大掌拽过她的手腕,金子掉落在地,发出一阵轻响。

燕南诏和北冥夜似被戳破了心思,好不尴尬,嘴角一抽,直道这个苍王还真是乖张!

要是下毒,或是路上打起来能杀了他,他们,自是也会一拼的。

可是,那三千“御林军”,一看就深不可测,他们带来的百来个人马,又怎么会是对手?

尽管暗中还有不少的人跟随,但他们,却是越发的不敢动手!

这个苍太子,传闻从不打没把握的仗,他既敢让他们跟,就定安排好了一切。

他们暗中有人,谁又能保证,他的暗中就没人,要是落得个未打先被当了人质的下场,那可是得不偿失。

还不如,静观其变,看他们的凤族之行,到底藏的什么心思!

木希尘也是俊脸微郝,寒眸蓦然掠过“夜承欢”的手腕时,一束异芒闪过,忽而自嘲地轻勾了唇角,这个女人,还真是会戏弄人!

难怪她一路上都不下马,就这样狂奔,害他还似找到了那些日子和她逃亡的感觉一阵神驰,谁知到头来,竟是中了她的瞒天过海之计!

她的手腕之上,他记得很清楚,有一个碧绿中透着血红的手镯,如今的这个,却是全绿!

木希尘不知道的是,夜承欢手腕上的手镯早就变成绿的了,只是后面见面时都掩藏得极好,未曾让他见到,也乌龙的,让他在这黑夜中,识破了杏儿的伪装。

“去!谁会嫌金子多啊!来,太子们,吃吧,包准你们没吃过,物有所值。”

杏儿浑然不觉她的“拜金女”形象已然被人识破,娇嗔地恶狠狠的凶了身后的人一眼,白皙的手就递过几张香喷喷的饼,燕南诏和北冥夜一手抢过,等那不同寻常的味道浸入喉中时,忍不住狼吞虎咽地大口直咽。

木希尘也没有拆穿地接过,闻着那香甜的大饼,恍若是她身上的味道,薄唇一咬,也似沉迷其中,直觉这就是出自她的手,不由多少又有了些安慰,吃得剑眉飞扬,满心惊喜。

凤墨歌被一干“御林军”包围着,跑也不能跑,疲累的身躯像是散了架,无奈地咬着那硬梆梆的干粮,明眸间已然蓄了些许泪水,看向“夜承欢”的方向一阵暗咒。

好,很好,夜承欢,你敢关我,敢这样对我,等回到凤族,看父主怎么替我报仇!

北灵儿和燕雅兰被那香味吸引,本也想去讨个饼吃,眼角的余光却在四处搜寻,等发现并未见到凤潇澈和那大将军时,对视一眼,竟也向树林的深处走去。

“祈兄……真是的,你就让小弟一回不行吗?”

“不行……是个男人就得在上面,怎能让你压?”

“呸,我不是男人吗?看我这次不好好压压你。”

还未走近,就见到两个在树林间比试的人影,相互抓着对方的胳膊,似在格斗又似不在格斗。

忽而,夜君祈一个用力,生生地似把凤潇澈扭转了胳膊,凤潇澈却趁机伸出一腿,两人的身躯,重合在一起倒在地上,竟是半天都未爬起,又似气喘吁吁地酝酿着什么。

暧昧的话语,纠缠的身躯,似就在北灵儿和燕雅兰的脑间涨开,待反应过来,惊得捂住小嘴,悄然地退出了树林,心中的震憾,带给她们从未体验过的酸楚。

这澈王,竟然有龙阳之好?

要怎么办?

这下,是不想改口也得改口!

两个震惊不已的人儿离去,地上的两人瞬间分开,凤潇澈张嘴就是一声怒骂,“恶心!”

黑心的四嫂,你这是出的啥招?

“要不是你想吓跑人家,我才不和你演呢!还说我恶心!”

夜君祈也被恶到,两眼无力地望天,美人妹妹啊,明明是在练擒拿好不?

各色乌龙的误会,在黑夜中无声地继续……

第三日,凌晨。

凤凰山脚下的“凤凰村”,两个人影迈进了“凤凰楼”酒楼。

夜承欢一身红衣,易容成了一个清秀小佳人,一双调皮的眸直转着,看来似有几分天真烂漫的味道,“小二,来二间上房……”

“好咧,客官请上楼。”跑堂的很快走了过来,点头哈腰之际,一双讨好的眼却似隐有精光。

不好!

这里的人全都换了!

夜承欢几乎是第一眼就发现了与上次的不同之处,看来,一路风顺,是因为凤墨白早就布下天罗地网等着她来。

奶奶的,还真是绝!

幸亏,她们全是武装过的,这些个小喽罗,应该认不出她们。

“客官,你们来这‘凤凰山’是做生意吗?”进得一间上房,跑堂的盯着装成随身小厮的惊云放下的木箱,其中一个似是散发着浓烈的药味,眨巴着眼眸貌似好奇地出声。

主子说了,这几天,凡是进得“凤凰村”的生脸孔,可是通通都得抓住。

第160章 草药认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