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67章 提前洞房

  等着吧,臭白目,你既不敢让我死,姑奶奶就一定会扳回局面!

此时的凤苍穹,一身是血地闯进凤墨白的庭院,当看到内室中夜承欢换下的粗布衣衫时,眉梢拧成了线。

他的双儿,又被掳到哪去了?

空气中,忽地一道暗流浮动,他正欲闪避,来人却对他一阵传音入密,凤苍穹一脸的惊喜,在天二带领的人闯进来时,快速地跃上屋顶。

日落西移,落日的红霞,染红了半边的天际。

凤凰山脚下的凤凰村,迎来了又一拨生面孔。

“小二,来四间上房。”一身红衣,满脸妖娆的凤潇澈走进了“凤凰楼”,他的身后,跟着一脸妖冶,手执摇扇的夜君祈,还有被易容成丫环的凤墨歌,当然,由杏儿假扮的“夜承欢”和惊雨假扮的“凤苍穹”,也一步不落在跟在后面。

“好咧。”跑堂迎了上前,一脸的恭敬,“客官,是先用膳还是先沐浴?”

“全都送到房里来。”凤潇澈大手一挥,便率先走向二楼的房间。

在马背上跑了三天,终于快马加鞭提前一个时辰赶到了这凤凰山脚,换好装藏好人马来到这个酒楼,他最想做的,就是好好地沐浴一番,洗去那一身的污尘。

五人分进了四个房间,凤墨歌即刻扯下脸上的伪装,门外,却忽地响起一阵敲门声,“谁啊?”

她心底一惊,杏儿却已推门倚在门口,眼眸里尽是调侃的冷意,“怎么,这么急啊?”

“你……你个假货!”凤墨歌气得不行,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夜承欢,竟然是个假的。

要不是一次内急偶然碰到了一起,她还真没认出来。

“假货?你不也是个假货吗?还好意思说别人?”杏儿知道早已被她识破,脸上的妆未曾抹去,嘲讽的语调,却十足十的是另一个夜承欢。

凤墨歌也懒得理她,一双聪慧的眸已然满是迫切,“我要回族,不要在这里吃。”

真正的夜承欢也不知进山了没有,如若让她先进,确认了身份,她是怎么也扳不回这一局了。

“动作快一点,吃完就走,告诉你,别想耍花样!”杏儿警告着凤墨歌,拉着身后的惊雨就回了房,谁也没有看到,在走廊的另一头,阿离的身影,悄无声息地闪过。

凤墨歌的余光却似瞟到一个黑影,蓦然惊喜地闯出了房门,四处观望又没有见到人影后,焉焉的关上了房门。

少主哥哥,你有没有派人来啊?他们可带了不少人啊!

要是让他们闯进山去,凤族的一番血腥,又怎能避免?

凤墨歌在房里坐立不安,忽而扯下一块衣襟咬破了手指,正欲血书一封,房门却又被踢开,“走,出发了。”

“不说吃完吗?”凤墨歌赶忙把手藏到背后,门口的凤潇澈邪佞了一双凤眸,笑得异样的妖冶,满目光华,竟是冰冷逼人,“等吃完,等你报信吗?”

“你个小贱人,看来不教训你,就不知道姑奶奶的厉害!”杏儿一把推开挡路的凤潇澈,夜君祈和惊雨也踏进了房里,几人分几角守住凤墨歌的退路后,就由杏儿上前,揪住她的脸就是一阵猛抽。

“看你往哪跑?看你还想逃?买个丫环竟也不省心,你当你自己是朵花不成?”

杏儿一阵群魔乱舞,打得手掌通红嘴里却是毫不留情,听得凤潇澈满目含笑,夜君祈直叹有前途,惊雨则照样冷清,只是那双眸间,似也有了异样。

凤墨歌就懊恼不已,明明百毒不中的她,却偏偏栽在了她们手里,功力竟是怎么也使不出来,只能由着他们虐待!

如今,更是一个小小的丫环也欺压到了她的头上!

夜承欢啊夜承欢,如若有朝一日我凤墨歌还有机会,定要将侮辱之仇,通通还报到你的头上!

“走。”凤潇澈见打得差不多了,一张脸早已肿成了包子,不去细看根本分辨不出时,这才满意地勾了一下唇,顾不得满身的狼狈,拿了东西就又走出了房门。

这间酒楼,竟是被人给包围了,既然有人在这里堵,不会是四哥他们碰到麻烦了吧?

“怎么,澈王,还要去哪?”刚走出房门,燕南诏和北冥夜带着两位公主,还有木希尘就也上了二楼,眸中隐有丝丝被戏耍的恼意。

他们也早认出来了,可为了不打草惊蛇,还是一路尾随,如今看澈王行色匆匆,心中倒是有了计较。

看来,这苍太子,确是瞒天过海赶在他们之前到了凤族,瞧这街上到处戒备盯梢的,说不定,还和凤族发生了什么冲突。

“几位太子仁兄,现在就出发如何?千里迢迢来送人,怎么也得蹭他一顿饭菜不是?”

凤潇澈打着哈哈,邪肆的眸却是戏谑地扫向他们身后的北灵儿和燕雅兰,看得她们粉脸泛红却又心底苦涩,明眸就隐有惊惶地别过。

燕南诏和北冥夜就隐有示意,北灵儿看了自家的太子哥哥一眼,倒也很快敛了心绪,端正了一张脸,“澈王,如今三日之期已到,还请恕灵儿不能改变心意……”

“行了,不用说了,想打就打,随便。既然这样,我们也无需同行了,你们若是想进族,自己写拜帖上山吧。这点住宿费,就当本王谢你们一路护送。”

凤潇澈也邪佞地拉下脸,凤眸里的嘲讽显而易见,对着正好来送饭菜的小二们一个吩咐,转身就走。

燕南诏和北冥夜就嘴角一抽,直道这个澈王,噎起人来和苍太子没有什么两样。

木希尘也无奈地轻勾唇角,三人对视一眼,也没客气地进了他们先定好的房间,一番沐浴,舒服地吃完了送来的饭菜。

正想提笔飞鸽传书,身体却一阵踉跄,纷纷趴在桌上。

五人昏迷后,暗处的阿离悄然走出,叫来人手扛走了人事不醒的五人。

凤族。

凤墨白的庭院。

内室里,又是一片热气缭绕,从寒潭回来的凤墨白,闭目躺在浴桶的中央,光滑健美的肌肤,骨节分明的条理,给人以视觉上的美感。

水被他拨动着急快,又似要狠狠地擦去某一处的肮脏,直到肌肤被挲得泛起撩人的粉红,他适才起身,水滴并未擦干的身躯,就这样直勾勾地向床上走去。

娘的,你是暴露狂不成?

夜承欢闭上了眼睛,浑身动弹不得的她被逼在这里欣赏美男出浴已是极限,她可不想再长针眼。

尽管身材委实不错,但,也要是她想要欣赏的男人!

凤墨白却不管她,就这样光裸着压在了她的身上,修长的还带着热气的手指,缓缓地解着她的衣衫,“欢儿,本少主知道错了,我不嫌你脏,真不嫌……”

呜……奶奶的,你被人威胁了,狗急跳墙想生米煮成熟饭不成?

第167章 提前洞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