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86章 释去旧恨

  额……她还能说什么?

夜承欢对眼前这个似是醒悟又似还在执着的男人极其的无语,想也不想就跳进了寒潭。

小轩轩在冰棺中睡了这么久,绝对受不住水淹,如今之计,是先救人后算帐!

“欢儿,想救他,先把我杀了再说吧。”凤墨白也紧跟着跳下,指间的两缕火焰,竟是透着幽幽的蓝光,等蓝光燃尽之后,火焰又变成些许的金色,比起夜承欢的火焰,只是稍微逊色。

嗯?这凤墨白,也是身有完整凤凰的凰族之人不成?

夜承欢回眸一看眼底暗惊,这个男人,果然是不容人小觑的,实力,竟是如此之雄厚!

风长老说过,千万年以前,历代族主,和圣女一般,都需身有完整凤凰,天赋异禀才有资格当选,而他们,也会在成年之后按族规大婚,强强联手,分掌外族和内族。

如今,小轩轩生死迫在眉睫,他,竟然还要和她决一死战吗?

“凤白目,你若是想死,我不拦你,等我救了小轩轩,我会来杀你的,你先等着好了。”

夜承欢秋瞳泛出怒意,妖娆的冷光直逼凤墨白那双火光之下似是隐含悲怆的寒眸,挥出一阵掌风阻止火焰的近身,急降的身躯未作丝毫的停留。

你个丫的,不想逃了,就想拉人陪葬吗?

“欢儿,动手!”凤墨白见她急于救人,手掌的火焰忽就收回,改而向水面挥出凌厉的两掌,阵阵的阴风,似在水面掀起一股巨大的暗流。

奶奶的,你想把凤苍穹和小轩轩劈死在水底吗?

夜承欢心底蓦然一惊,想也不想就迎了上前,挥掌急迎,两根长长的黑线,在她脚踩水面之际,直缠凤墨白的颈间。

“欢儿,你杀了我吧,我说过,能死在你手上,我……也满足了。”

凤墨白飞身而闪,两掌继续往水下直挥,幽深的黑眸,晶莹的流光之中透着执着的坚决。

这厮,真想同归于尽不成?

夜承欢看到了他眸底必死的凛然,怒得不行地加大了手中的力度,同时身体向他蓦然靠近,想要阻止他对水面之下持续的攻击。

“欢儿……你冷吗?我给你热水暖暖身体好吗?”

凤墨白见她靠近,身体一滞,喉间已被缠上黑线,也不再往水下发掌,指间射出缕缕的火焰,射断了她的黑线后,身边寒凉入骨的潭水,竟似有了些微的温度。

呵,现在是想当一心要死在她手上的“大情圣”不成?

夜承欢无语至极,把身体沉入潭间,指尖泛出缕缕的黑线阻止着他直逼的火焰,火遇到水,本就杀伤力不大,可那层层的威压,却是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这厮,他的内力修为,只怕与凤苍穹是不相伯仲吧?

夜承欢心底一片震惊,秋瞳却是射出毫不认输的厉光,悄然运气,耗尽了她所有的内力。

她拖不起,也没有时间拖,凤苍穹和小轩轩,被他这样的掌风一劈,也不知有没有被伤到?

“欢儿……再用劲一点,让我死在这片寒潭,也好洗去我一身的肮脏,这样,去了下面,父主就不会嫌我脏了!”

凤墨白此时也收回了火,指间的黑线也如乌云般密缠,嘴角边的浅笑,寒凉而又悲怆无比,可下手却是毫不相让,两人就在这水面之上,比拼着彼此的内力。

呜……他真想让四人都死在这里面不成?

夜承欢的腰身和双腿都已被他缠住,尽管她也缠上了他的颈间和腰间,但要把他杀死,却绝非一时之力。

“好吧,既然你想现在就死,姑奶奶成全你!”

夜承欢心底百味复杂,你这个因缺爱而生恨的孩子,在雨长老的耳提面命之下走错了路,如今,竟是怎么也做不到回头吗?

你不想回头,可,我还不想死!

“去死!”夜承欢话落,指间猛然用力,将他的颈间缠得更紧,凤墨白似是无法咽气,手下的力道,就忽而减少了许多。

“欢儿……你别恨我好吗?我真的……从来没想过要杀了你!要是……我早三日找到你,你还没有嫁人,你……是不是不会这么讨厌我?”

凤墨白挣扎着,吐出断断续续而又极其费力的字眼,幽深的黑眸,透着向往和解脱的笑意,又似带着眷念般深深地看了夜承欢一眼,双臂就猛然一收,重重地跌落到了潭底,只留下一片荡起水花的水面。

嗯?真这么勇敢,就这么掉下去等死?

夜承欢一时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她想过把他大卸八块把他烧成山鸡,可当他这样自甘死在她面前的时候,那种如岩浆般的怒意,却又如火山被堵住了出口。

这个男人,他的心底,现在应该是悔的吧?

要不然,他就不会下手杀了雨长老,她敢肯定,那绝不是守潭的雷长老杀的!

她看到尸体了,他那愤恨的一眼,她也没有错漏,更何况,适才他的眼神,又是多么的绝望!

早三日?

那不就是她穿到异世的大婚之日吗?犹记得,她是回门那日看到他的!

一个人,寒凉地站在那珠帘之后,满身的黑暗,似是布满了整个热闹的街道!

夜承欢的心底忽就起了难言的悲怆,他和她,其实又是何其的相似!

从小,他就没有父爱,娘亲又被贬为奴婢,身上背负着身为凰族之人的秘密,只怕每日活得如履薄冰,发奋图强,誓要一统天下站在高处,可所有的算计,都毁在了她的身上!

她深深地知道,若是没有她,若是他真如天三所说,如他自己所说,早点杀了她,就算他最后还是不能如愿地站在高处,但,也不至于还未走出凤族,就落得惨败的下场!

依他的筹谋,定是滴水不漏,只可惜,常年蜗居凤族的手下们,沉不住气让他阴沟里翻了船!

夜承欢心间一片腹诽,提气就想使出火焰把身上的“黑心咒”除去,可指间的火焰,适才冒了个头,就焉焉的自动熄了火。

娘的,她的灵力,也耗尽了不成?

夜承欢一阵惊悚,还在疑惑,因被捆绑而不好移动的笨重身躯,就也猛然沉入水底。

呜……天要亡她们不成?

夜承欢一口水呛进嘴里,忍不住白眼直翻,这到底怎么了?她没感觉灵力用尽了啊!

沉入水底的夜承欢,正好落在凤墨白的上方,水面恢复平静的时候,去而复返的雷长老,带领着一帮凤族手下怒气冲冲朝寒潭而来,却在见到毫无动静的潭面时,疑惑地眨了眨眼。

这墨儿,到底去哪了?

“分别去搜!”雷长老四处看了一眼,仍旧站到了高高的屋顶守卫寒潭,一双慈目,精光直射,悄然释放全身的神识,感应着这周边的一切动静。

他的心底有着难言的怒意,待他去得出口,凤族之人正在忙着清理受伤的人马,而风长老和凰枭,则是浑身是伤地倒在地上,全然皆是烧焦过的痕迹,神殿的人,个个一脸自责。

第186章 释去旧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