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0章 送来线索

  如画般的木希尘,一双寒眸就若有似无的扫过,西雅公主心底一颤,朱唇轻咬,如水的明眸闪过几分不甘,倏而对木希尘笑如黄莺,“太子哥哥,父皇临行前不是有过交待,见了天帝,还有一事相求吗?不如现在一解疑惑如何?”

嗯?相求?

夜承欢一阵诡异,木希尘华贵之色未变,优雅而又不羁地抬眸,“天帝,父皇前些日子得到一副对联,百官无人能解,想来凤凰王朝人才济济,卧虎藏龙,烦请天帝一番赐教如何?”

一副对联?无人能解?

夜承欢更加诡异,这是来相求还是来打凤凰王朝的脸?

谁知,让她更为惊诧的,是其他两国的太子也都接连出声,“天帝,吾朝前些日子也和希尘兄一样,都得到无人能解的对联,如若不弃,也恳请赐教如何?”

乖乖的,这三国联手了吗?

夜承欢嘴角微勾,目露笑意,为了圣女,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难不成,这三首对联,是凤族泄露出来的压轴内幕?

她正兀自思索,凤天帝的脸色也有了几分凝重,在这风口浪尖,什么事情,大家一点就通。

“那就有劳各位太子们呈上,也让吾朝一番见识。”凤天帝打着哈哈,不怒而威的龙颜看不出异色。

几幅画轴相继呈上,凤天帝一看,面容微变,接着是皇后,月贵妃,也都一脸惊讶,最后一番传递,花臣相,杨大人等在场大臣也都轮完,个个满目迷离,面有不豫。

呵,这是什么难题?

竟能让号称百官之首的花臣相也束手无策,还能让据说满腹经伦,三岁就能吟诗作对的凤天帝龙颜不展?

夜承欢心底的好奇一闪而过,但也只是一秒,她靠在凤苍穹身上直打哈欠,那个西雅公主,一看就是被那希尘太子压住,不敢公然来“吃”凤苍穹,没了乐子,她也没了兴趣。

“各位皇儿,你们也给看看,可否能对?”凤天帝深沉的眼就扫过太子等人,意味深长,精光闪烁。

“是。”太子凤麒麟率先接过,一张温文尔雅的俊脸异芒闪烁,最终摇了摇头,递给了二皇子。

西雅公主一见,心底就隐有得意,木希尘一双如月的寒眸若有所思,其他几国的太子皇子们也都看到了对方的对联,自认自己也是不能相对后,探究和打量的眼神,和木希尘一起,不时在大殿之间巡梭,扫过凤凰王朝一干皇子。

画轴很快轮到了凤苍穹面前,夜承欢无意中探眼一扫,心底却是震惊。

这,不是那日她去西郊打铁铺时回答的三个问题吗?怎么会突然流去其他三国?

“双儿……”凤苍穹察觉到了她的异样,深不可测的眸底在扫过他见所未见的对联时,凤眸中泛出幽深的火花,低目凝视着夜承欢。

这个女人,还真是让他惊喜,她到底从哪,习得一身无人能及的本事?

夜承欢回过神来,斜斜地睨了他一眼,笑话,她可是天下闻名的“草包”,哪能在这大殿之上出风头?

你个丫的,变傻了不成?

凤苍穹深邃的凤眸中泛过宠溺的笑意,惊艳的面容却是看不出异色,一脸如常地摇头,隐有为难之色。

画轴传递了一轮,却都无人能答,西雅公主眸中带骄,峨眉柳梢一阵飞舞,讥俏的话再次脱口而出,“西雅以为凤凰王朝天降祥瑞,皇子王妃甚多,个个皆为不凡之辈,今日一见,竟是大失所望!”

呵,这厮想草包说“草包”不成?还是,她在暗骂于她?

谁人不知,她可是天下皆笑的苍王妃,那“不凡”二字,又怎和她沾得上边?

夜承欢垂眸暗笑,奶奶的,先是撞我马车,现又指桑骂槐,不给你点颜色,还当真以为自己嘴功第一了。

她唇角微勾,秋瞳妖娆,惬意地动了动身体,吐出凉凉的字眼,“这天还没黑呢,怎么就有乌鸦在叫?王爷,今日的太阳不往西边落吗?”

“不往西边往哪边?自古东升西落,无人能变。”凤苍穹嘴角一抽,幽深的潭底却射出冰冷的银光,凤目灼灼,眉宇间一片凛然,傲然万物的气势,浑然天成。

呵,好一个东升西落,无人能变!

夜承欢摸摸鼻子,对着陡然粉脸泛红的西雅公主看了一眼,叫你嘴上不把门,现在噎也要噎死你!

东,乃凤凰,西,乃西凤,你能指桑骂槐,身边的这个男人也不是吃素的!

大殿一片凝滞,其他三国的太子公主们也脸有不豫,原本受了冷嘲的凤天帝猛地目露精光,得意之色尽显,看着夜承欢的眼神,不由得一变。

这个女子,倒还真有几分不同之处,竟是和苍儿谈笑之间,就为凤凰王朝争回了脸面!

“天帝,这苍王妃说本公主是乌鸦,难不成,堂堂凤凰王朝的皇室礼仪,就是这般吗?”

西雅公主被暗骂成了乌鸦,心底的那股怒气早就忍不住,也顾不得希尘太子的警告,就把针锋相对的矛头指向了夜承欢。

“噢?本王妃有说西雅公主是乌鸦吗?本王妃只是听到大殿外有乌鸦在叫,这才奇怪地问了王爷一句,西雅公主你怎么对号入座了?”

夜承欢疑惑地眨着秋瞳,一脸不解地抬头,那迷离的模样,叫大殿一干人看傻了眼。

“咳……”大殿之上,凤缨络率先忍不住低笑出声,连日来在夜承欢那里受的气,也似是找到了纾解的渠道。

好吧,就让这个公主和她去杠吧。

南凤和北凤的太子公主们,眸中隐有惊讶之色,这个闻名天下的苍王妃,近日来的传闻,都快可以写成一本书了,如今一见,果真名符其实。

竟能睁着眼睛不认帐!

这大殿之外,又哪来的乌鸦?

“你……”西雅公主受了冷嘲,吃了暗亏,心中的火就要隐忍不住,希尘太子一记寒眼扫过,她忿忿地别过头,最终还是不甘地对凤天帝出声,“天帝,西雅听闻苍王曾有言,今生只娶苍王妃一人,想必苍王妃才艺卓绝,过人之处甚多,不知可否让西雅一开眼界?”

呵,还想对她冷嘲热讽?

夜承欢一眯眼,不等凤天帝出声,嘴角勾出妖娆的浅笑,漫不经心地堵了过去,“西雅公主,本王妃虽不才,但也不是歌姬,怎可随便在人前乱舞,还是莫要乱言为好。“什么?歌姬?

木西雅明眸一跳,一股怒意汹涌而来,这个黑乌鸦一般的女人,竟敢暗讽她们刚刚的行为像歌姬?

其他二位公主和凤缨络都面有不豫,但又只能隐忍,她又没有明言,更何况,她们是未出阁的公主,为帝王献舞是常事,而她身为苍王妃,抛头露面自是不妥,她左右都占理,真真叫人顺不过这口气。

“苍王妃不就是怕落实‘草包’之名不敢献丑吗?既然如此,西雅也不多说了。”

第90章 送来线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