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3章 饿得不行

  算了,看在那碗粥的份上,先救她一命再说。

夜承欢正欲上马车,却感觉一道愤恨的目光从不远处射来,她猛地回头,只见一个蒙着面纱的身影快速向她冲来,嘴里还叫嚷着,“啊……我要杀了你……”

这年头,流年不利吗?

夜承欢反手就是一飞刀,正中夜君舞拿着匕首的右手,冰儿立马上前,把她制住。

“说,为什么要杀本王妃?”夜承欢也没客气,一脸的居高临下,奶奶的,她正火冒呢,这脑残的六姐,竟然还往枪口上撞!

大街上的百姓,都被这一当街杀人的戏给吸引,夜承欢所处的位置,里三层外三层,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看,是将军府的六小姐呢……”

“胆子真大,竟敢当街杀苍王妃……”

“她不是中了‘十日欢’被两个护卫解了毒吗?估计是没脸活了……”

百姓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在这个异世,待字闺中就失了清白的女子,身份再高贵,也会轮为津津乐道的市井坊言。

“你,都是你,你为什么要活着回来?你把我害成这样,怎么就不去死?”

被夜承欢揭了面纱的夜君舞,一张粉嫩的脸似是消瘦得变了形,听得周围不堪入耳的诋毁之言,明眸里的愤恨,有如爆发的火山。

“六姐,话可别乱说,要不是你们想害本王妃,会有这样的下场吗?”

夜承欢惬意的勾了一下唇角,眼底深处闪过一丝怜悯,但却绝不是同情。

“不,就是你,就是你和这贱婢搞的鬼,你这黑心的丑八怪,用妖媚之术把苍王迷住不说,还看不得其他人爱慕苍王,你犯了七出之条的妒,还有什么资格叫苍王只娶你一人?”

夜君舞如同陷入疯狂般大喊,头顶的阳光明晃晃的,那种温暖却照不进她的心间。

娘亲死了,清白也毁了,想杀她也杀不了,买凶又拿不出黄金,以为她会死在龙虎崖,她偏又活着回来了,还让苍王放出今生只娶她一人的话,这样的刺激,她早已无法承受!

如今,三国的太子和公主齐聚凤凰王朝,就是为了二十天之后要举行的女儿节,心底那丝说不出的痛楚,占据了她所有的神经。

女儿节,这三个字,曾经承载着她多少的希冀!

早知今年会有圣女和各国的公主参加,她千不该,万不该,起了肖想正妃之心。

夜君舞悔得肠子都快要青了,全身心都只剩下一个念头,她,不能让眼前的这个女人好过!

大娘听说八姐被贬成了侧妃,去了太子府安慰,爹爹也去了军营,她这才找到机会杀画眉,谁知还是被她逃出来,又碰上这个她恨不得立马化为白骨的夜承欢。

嗯,说她犯了七出之条的妒?

夜承欢对着手中拿着的面人儿看了一眼,一股无名火蹭蹭的往上冒,“六姐,萝卜拔了坑还在,何必呢?男人可以三妻四妾,你也可以五夫六宠啊,就为了这点小事儿丢了性命,值得吗?”

什么?

萝卜拔了坑还在?

围观的百姓一阵石化,回过神来又全都发出控制不住的大笑声,“咳咳……”

这苍王妃,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出口,叫六小姐五夫六宠,不是摆明了叫六小姐去当青楼女子吗?

“你……那你怎么不去五夫六宠啊?”夜君舞听得周围的哄笑,顿时被气得不行,连日来阴郁的脸色,也因此染上丝丝的粉色,配上虽然狼狈但却还是得体的着装,看在不少流浪汉的眼里,就多了几分上下巡梭的。

“谁敢叫本王的王妃五夫六宠?”人群之外,凤苍穹冷冽的嗓音蓦然而入,百姓纷纷让道,七嘴八舌也都转为静默看戏,不敢想像这六小姐会有的下场。

俊魅高大的身躯翩然而入,温暖的阳光为他周身披上一层耀眼的金光,凤目灼灼的眼底,迸出丝丝宠溺直射夜承欢,转向被冰儿制住的夜君舞时,已然转为幽寒的冷光。

“苍王,她不仅人丑,还心黑,你今生只娶她一人,就不怕丢了苍王府的脸面吗?”

夜君舞破罐子破摔,眼前恍若只剩下凤苍穹这张惊艳不已的俊脸,摇摆不定地晃荡在她的心间,明眸迷离,心潮澎湃,不管不顾地大叫出声,意图撼动他那双深邃而又迷人的凤眸。

“什么脸面?就算她丑到山河皆泣,本王的王妃,也只有她一人!”

凤苍穹凛然而立,胭脂般的薄唇,吐出有如烟花灿烂的宣誓,迷乱了一干百姓的耳膜,连一向冷然的冰儿,手中的力道,也有忽而的放轻。

嗯?

丑到山河皆泣也只要她?

夜承欢唇角忽而勾出惬意的浅笑,那低沉而又醇厚的嗓音透着字字坚定的魔力,心底原有的那丝阴郁早已跑得不见踪影,手中的面人儿,不自觉的往后背藏了藏。

夜君舞被苍王凛然的宣告震得一阵胸间疼痛,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忽而挣脱冰儿的掌控挥掌就向夜承欢袭去。

只是,还未近身三尺,一阵掌风直击她的后背,身躯猛然一个踉跄,口中吐出鲜血,无力地倒在了地上,吐出虚弱至极的声音,“苍王,你杀了我吧,能死在你手里,我,也满足了……”

“呸,还想死在王爷手里,你做梦去吧。”

夜承欢眉梢一跳,心底的恼怒忽如其来,奶奶的,竟是如此不知好歹不成?

本想让你当当过街老鼠就算了,你还天堂有路偏不走,地狱无门硬要来?

“八王爷,这六姐当街要杀本王妃,这事你来处理吧。”夜承欢对着凤苍穹身后继续充当“保镖”的凤阡陌断然一声冷喝,她不心善,也不心软,一个数次三番想要置她于死地的人,没有任何怜悯的必要。

夜承欢和凤苍穹两路人马会合回苍王府去了,对面的街角,一身紫衣的木希尘远远的看着,对身边的木西雅吐出嘲讽的冷音,“该死心了吧?”

苍王府,栖霞阁的外间。

夜承欢翘着二郎腿,妖娆的秋瞳神色莫辩,拿着手中的面人儿从左手移到右手,看了又看,一脸诡异的勾着唇角。

“双儿……”凤苍穹坐立在一边,光洁的额角似青筋直跳,“这哪个老头乱捏的?”

嗯哼?还想狡辩?

夜承欢挑高了眉梢,水眸闪过狡黠,隐有促狭的怒意,“不承认是不是?杏儿可以做证,人家可是没看到你就捏出来了……”

在一旁为画眉包扎的杏儿一听,一双杏眼骨碌碌的直转,讨好地牵开唇角甜甜一笑,露出两个动人的梨涡,“王妃,这伤包好了,把她安排在哪?”

嗯?岔开话题?

这凤潇澈的手下,竟也对他如此忠心?

夜承欢有些憋屈地抬眼,扫了一声不哼忍着疼痛的画眉一眼,淡淡地开口,“送回将军府。”

第93章 饿得不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