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26章 反复无常

  “王妃,若是不弃,留红菱在府上吧,红菱家中无父无母,并无去处……”

红菱低着头,不敢看一脸冷凝的凤苍穹和凤潇澈俩人,凤潇澈却蓦然开口,“不行,你不能留在府里,本王差人将你送到外面的铺子去,走吧。”

话落,凤潇澈已然转身,那个邪肆的背影第一次露出了和他不符的萧瑟。

“回去吧。”凤苍穹也紧跟其后,拉了夜承欢的手转身就走,似若再在这里多呆一秒,都是一种难以忍受的煎熬。

呜……她鸡婆了吗?

夜承欢无语地挑眉,她弄了假的代替,救出雪贵妃让她免受焚尸之痛,也是费了一番挣扎的好不?

倘若她的猜想是真,那个雪贵妃,不就是她的害母仇人之一吗?

可是,凤天帝的心实在是太狠,那些知他糗事的宫女和太监,全在这场大火中悄然送命,给了一个扑火救人的美名,杀鸡敬猴地摄住了所有的人。

哼,你不也是心底不屑,不想让你的生母被那薄情的皇上草草安葬,这才连夜下葬到这后花园的吗?

这是装的啥子酷?

恋母就恋母呗,多大点的事,竟然还不愿意承认!

夜承欢跟在他身旁一路腹诽,手指却是将他回握得极紧,他那些不愿回想的记忆,面对死去的生母,怕是全都回到他的脑海中来了吧?

要不然,他的手指为何如此用力?

“你要不要……”回到栖霞阁,夜承欢正想问他这么晚了还要不要沐浴,凤苍穹却把她拦腰抱起,两人重重地跌落到床上,按住她的双手置于头顶的上方,浑厚的气息伴随着炙热的吻扑面而来。

呜……你这男人,也同那凤墨白一般,把她当成了发泄痛苦的圣母玛利亚吗?

凤苍穹闭着的双眼未曾睁开,温热的薄薄的唇瓣在她的上面就那样辗转吸吮,直到把她整张脸都给吻遍,呼吸已然有了起伏,他这才一个翻身而下,把她侧拥在怀里,脸埋在她的背部,胸和她相贴,手指紧扣着她的放在腰侧,却并没有任何的言语。

妈妈咪啊,原来她家的这个男人,也还具备闷骚忧郁男的潜质,看这无声胜有声弄的,让她都忍不住想要去慰抚他“受伤”的心灵。

她故意地往后蹭了蹭身子,贴近他那已然抬头的某物,满意地听到凤苍穹倒抽凉气的声音后,吐出一句邪恶的打趣,“小苍苍啊,别怕,姐来疼你。”

“双儿……”凤苍穹心底一颤,握着她的手指一紧,在她的身后吐出低沉的略带沙哑的声音,“五岁那一年,父皇因我作诗赢了太子哥哥,表扬了我,我向他提出放七弟出来,父皇却不答应,后来,我去了冷宫,七弟在摇篮里发着高烧,她……却和一个男人在……”

“别说了……苍……不要说了……”夜承欢忽地心生不忍,她把他的母妃带回来,却揭开他如此的伤痛,真的值得吗?

五岁,一个孩子而已,也许不是第一次,但,绝对是让他最痛心的一次!

身为人母,就因耐不住寂寞,就因肖想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就可以如此枉顾母亲的责任吗?亏凤苍穹还千方百计的想办法救她们出来,在这黑暗的皇室,他所经历的,又何其的多?

“你不是说过,我还有你吗?现在,你也有我,有我一个就够了!跟着姐混,姐包你吃香的喝辣的,吃嘛嘛香,肚滚溜圆……”

夜承欢转过身来,一脸的豪气如云,凤苍穹嘴角一抽,深邃的眸底却已然泛出缕缕跳跃的火花,晶亮得摄人,光华翻转间,那张惊艳的容颜,有如蒙上妖孽般的颜色。

“双儿……我不要肚滚溜圆……”他一个俯身,再度吻上了她,节节攀升的温度谱写着难言的情深。

嗯?还知道注意形象?

夜承欢圆满了,两人相拥而眠,三国的别院里,却是一番异样的惊诧,纷纷提笔飞鸽传书,“凤凰王朝朝廷动荡,如今皇后已死,太子疑有被废之象……”

翌日拂晓,乾清宫,众臣早朝时分。

“这可如何是好啊……”

“两宫被废,实乃大事,圣女之争在即,皇上他为何如此大动干戈……”

一干天色未亮便急匆匆赶来的大臣们,看着高台之上迟迟不见人影的凤天帝,纷纷发出七嘴八舌的议论,昨夜匆匆而来,看了一场大火而回,皇上只留下一句斟酌太子被废之事就又叫他们散去,实乃莫名其妙啊!

御书房内,凤天帝一张威严的龙颜布满冷凝,看着眼前嘴角轻勾,俊颜讥俏的凤苍穹,幽深的黑眸中闪过复杂的暗流,“苍儿,你真不愿当太子?”

“父皇明鉴,苍儿并无此心,兄弟诸多,个个不凡,父皇大可另选他人。”

凤苍穹眯起浩瀚的星眸,深不可测的流光云起潮涌,却又被极好地隐藏。

“苍儿,朕的心思瞒得过其他人,瞒不过你,谁得圣女者,朕的皇位就是谁的,这样,你也不愿当太子吗?”凤天帝眉梢拧成了线,眸底那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精光,在并不算太亮的光线中绰约摇晃,恍若烛台之上跳跃的火光。

这苍儿,他真会放过如此彻底扳倒太子的机会?

“父皇,苍儿说过,今生只要王妃一人。”凤苍穹仍旧不为所动,眸底的云朵在提及夜承欢时悄然翻滚,燃起一簇耀眼的光亮,灿若星辰,有如暗夜的银河泛过天际,凤天帝就看得有些的呆,倏而一声长叹。

“苍儿,父皇九子,又有几个真正不凡,你果敢坚决,父皇一直都想磨去你的棱角,可你的情深,便是让你和太子棋输一着!你既坚持,父皇也不逼你,可若太子放回,你得答应父皇,你们兄弟不再相残,昨夜之事,就当一笔勾销他困你之仇,如何?”

凤天帝一双精光闪烁的黑眸直直地与凤苍穹对视,凤苍穹也并未相避,唇角勾出丝丝讥俏的流光,“父皇英明,如若太子皇兄能收手,儿臣自也不会计较。”

“苍儿,你母妃之事,是父皇对不起你,可苍儿你要知道,这些年,若不是父皇自甘被皇后当枪使,你和澈儿,还有其他的皇子们,哪里还能活到今天。”

凤天帝心底一梗,眸间陡现悲凉,身处高位又如何,连自己的皇儿,都只能在背地里相护。

凤苍穹大手悄然握拳,长睫微阖,敛去深邃的眸底无人能懂的幽光,“父皇,该上早朝了,以后若无其他事,还请父皇恳准,让苍儿在府中休养几日吧。”

“苍儿,你放心,你母妃她虽入不了皇陵,但皇室墓地,父皇还是会让她进的。放回太子,父皇也是无奈啊,你既不愿为父皇分忧,可父皇,得为吾朝着想啊!”

凤天帝就又是一声长叹,这个苍儿,还是如此的乖张,连他,都弄不懂他到底在想什么?

凤苍穹眸光一紧,并未言语转身就走,凤天帝从后把他叫住,“苍儿,等等,圣女之争在即,父皇身为国主,必不能让朝廷动荡,你和太子,握手言和,莫让其他三国找了机会,寻了吾朝嫌隙如何?”

第126章 反复无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