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30章 如此对仗

  想念?

他被脑中不自觉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华贵不羁,妖媚如画的容颜浮上一层并不明显的粉色,倏而又警醒自己,不过是这个女人太过与众不同,又曾同生共死,算得上是……知音难求的红粉知己!

对,他和她之间,只是相处甚欢,并非男女之情。

木希尘似是想通,斜飞的剑眉一挑,色若春晓的五官泛出丝丝调侃之色,“苍王妃若是能对,不如让在下等一睹风采,若是不能,在下自知才疏学浅,也只有回朝呈禀父皇。”

“太子哥哥……”木西雅率先惊讶出声,这太子哥哥怎么啦?就算此次圣女选夫取消,也是可以找到父皇所说的开战之机啊!

燕南诏和北冥夜也被惊到,他们可是私下有过密商的,这木希尘,莫非想要反悔不成?

凤天帝眉间倒是一松,想不到这个苍王妃,竟让西凤国的太子改变了初衷,先不管圣女,只要三国的联合能打破,他,也自无后虑。

“希尘太子说笑了,本王妃不过一介名不见经传的庶女,又怎么会各国太子都不会的难题?”

夜承欢心底隐有动容,她心知木希尘是不愿为难她来作为开战的借口,这份情,对于一个胸怀大志,想要站在高处之人,做出这样的取舍,何其难得!

她眼波流转,视线倏而转向右侧高台,被一顶大大的遮阳帐蓬投下一层细密阴影的始作俑者,“希尘太子,天下鲜花何其之多,不如就让圣女坐等能对之人,估计等到年华已逝,头发发白,牙齿脱落,一片芳心海枯石烂,那个有缘人还不知落在何处娘胎!”

呸,你个狗屁圣女,你敢逼姑奶奶出来,不给你点颜色,还当真以为你横扫天下不成?

“咳……”话音一落,那些刚刚还自惭形秽的嫡女庶女和各国公主,就纷纷掩嘴发出窃笑,一干公子哥儿见到如此毒舌的夜承欢,也惊诧地挑高了眉角,夜君祈则得意地摇了一下手中的折扇,和凤潇澈交换一个眼神,直叹今日总算是不虚此行。

木希尘眉梢掠过浅笑,凤麒麟更是幽深了一双黑眸,燕南诏和北冥夜对望一眼,似也茅塞顿开,这圣女既来选夫,定不会空手而回,倒是他们太过急切,未战就先乱了阵脚。

“圣女,这仗委实无人能对,不知……”凤天帝也一阵嘴角直抽,但看到其他两国太子也似有了松动,不由龙颜大悦,更显慈祥地看向了凤墨歌。

凤墨歌灵动的眸底闪过无人能懂的幽光,看着一脸妖娆的夜承欢又隐有不豫,倏而低低地询问着身后的阿离,“怎么办?”

想不到这个黑成这样的女人,竟然几句话就破了三国的硝烟,还暗讽她今生嫁不出去,怎能叫她不气!

阿离无波的眸一阵闪动,倏而对着凤墨歌一阵传音入密,凤墨歌眸间一震,只是一秒又恢复常色,对着夜承欢扬起一张肌若凝脂气如幽兰的娇艳小脸,透着豆寇年华的纯美和灵气,“苍王妃,你想要犯欺君之罪不成?”

嗯?她奶奶的,还硬要逼她对?

夜承欢一阵气恼,脑中却忽然一阵声音闪入……

“苍王妃真会对啊……”皇家马场,响起一片低低窃窃的议论声,几乎所有的视线,都落在高台之上那个黑脸妖娆的身影。

夜承欢本是放在椅上的手,悄然握紧,须而又放开,嘴角勾出讥俏的弧度,秋瞳隐有促狭的流光,“圣女,你诬蔑本王妃作甚?你选夫要本王妃来对仗,你想嫁给本王妃不成?就算你有此意,本王妃可身无长物,担当不起如此重任,要是让圣女虚度春宵,实乃罪过!”

呸,竟敢拿小轩轩来威胁她?是可忍孰不可忍!

身无长物?虚度春宵?

“咳……”一干人全都发出低低的窃笑,女子的脸燥得通红,几位太子殿下皇子们,眸底的惊讶,又更甚了几分,木希尘霸气流动的眉梢,也隐隐地跳动了一下,怕是全天下,都找不出如此没有“妇德”之女子。

这可不是闺房,是四国之争,凤凰王朝的皇室礼仪,怕是从此会“声名远播”!

凤潇澈倒是重新闭上一双妖冶的眸,心底泛出一抹冷嘲,这算什么,相比起来,四嫂今日“羞涩”多了!

谁都没有注意,凤麒麟眼底快速的闪过一丝邪恶的异色,又有潮涌的暗流,龙颜抽动个不停的凤天帝,深沉如海的黑眸,扫过凤麒麟时,隐有莫测的流光。

“苍王妃,本圣女只是不想拖延,父主如今病重在床,他最想看到的,就是这对仗之辞,如若苍王妃能对,还请满足父主一个心愿!”凤墨歌被夜承欢如此没羞没臊的话气得粉腮起了红晕,却仍维持着娇容未变,旷若幽兰的甜腻嗓音,能柔进人的心底。

嗯?族主的心愿?

夜承欢一阵诡异,这答案只有小轩轩知道,既然小轩轩是凤族的人,又在他们手上,族主又岂有不知之理?

难不成,小轩轩自从被掳走,便一直昏迷不醒?

夜承欢被这一猜想弄得眼皮直跳,心底又有莫名的酸楚,她派去凤族的人,迟迟没有消息,凤苍穹这边又琐事缠身,只怕不解决这个圣女,根本无法脱身前往凤族。

可是,她既已放话不会,也绝然不能再让她捏了欺君之罪的把柄,凤墨白人都走了,还留下他的阿离在这,只怕这圣女,也是凤墨白的人。

如此一想,夜承欢眼波流转,睨了一眼装睡的凤潇澈,“七弟,起来,给四嫂念念,既然圣女苦苦相逼,本王妃就尽力一试,也免得你四哥,还在那里被人家拿矛指着!”

“撤下!”凤天帝似是适才反应过来,一声凛然下令,既然阻止了三国之人联合发难,他又怎会真的拿苍儿怎样!

凤潇澈嘴角一抽,满脸黑线地起身,这个四嫂,明明写得一手好字,竟比他还能装!

他一身妖娆的红衣,面若芙蓉的俊脸勾出邪肆的浅笑,打开传递过来的卷轴,胭唇吐出妖冶的邪音,“谁,执我之手,敛我半世癫狂!”

“你,驴头马面,害我吓得心慌!”

夜承欢恶趣的眨动着一双秋瞳,黑唇吐出促狭的冷音,笑话,不噎死你,我就不叫夜无双!

不是自称文人骚客吗?竟白目到如此的程度!

这哪是什么对联,明明就是仓央嘉措的情诗,难不成号称学腹五车,三岁能诗的凤天帝,如此的风流雅韵之词,也会被难倒不成?亦或因为没见过,想不到能配上这意境的词?

她敢断定,他们不是不会,只是心中没底,不敢轻易去尝试,凤族的神秘,裹住了他们的脚步!

简单一点不是更好吗?你们这帮傻太子,被人家耍得团团转还不知道,她连自己都没有正确答案,就是你们的志在必得蒙住了你们的双眼!

“咳……”在场的人就有人没忍住,这苍王妃哪是在对仗,明明是在骂人!

第130章 如此对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