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40章 凤凰之舞

  他的醋意夜承欢浑然未觉,她吆喝着宫卫把瑟和画轴摆到了桌下,棋盘则摆放在琴的右侧,正要脱下鞋袜时,凤苍穹蓦然弯腰,“双儿……我来。”

呜……妈妈咪啊,被你这么一摸,我还静得下心来?

夜承欢直觉想要抗议,凤苍穹却一个用力捉住她的脚腕,三两下就解除了束缚,微微蜷曲的,粉红小巧而又胖乎乎的十个脚趾和白玉般的脚掌落入他眼帘时,那簇燃烧的火花变得更为炽热,夜承欢甚至能感觉到他大掌的温度,灼热而撩人,轻抚的力度,有如对待心爱的情人。

“让开,你想要我输不成?”夜承欢一阵口干舌躁,脸上竟是隐约起了潮红,不由一声低咒,果然,那张黑皮的好处,还真不是一般的多。

让她掩饰不住意乱情迷不说,只怕这个色胚,以后怕是更加没有节制了吧?

夜承欢一阵头疼,干脆不想地收敛了心绪,见对面的凤墨歌已然发出琴声时,也赶忙一只脚拨弄着瑟弦,另一只脚的脚趾则夹起狼毫作画,桌上的左手,单手抚琴,右手则看也不看棋盘,兀自从棋罐中捏子摆棋。

高台之上的人,视线全都落在两人的身上,四项一起来,这,又有几人能办到?

焚香缭绕,夜承欢和凤墨歌如入无人之境,琴声悠扬,瑟声清澈,琴瑟合鸣令人沉浸其中,惊叹无比,狼毫沙沙,画画下棋两不误,表面上分不出任何胜负。

一柱香的时间后,琴声顿停,瑟音忽断,棋盘落下,画卷也染上墨染的字迹,两人同时收手,就有宫卫上前,取走了她们所作的画轴和所摆的棋局。

琴瑟之音本就伯仲之间,能定胜负的,就是棋画了。

高台之上,凤天帝身后的老学究再次惊得站起,“皇上,是‘珍珑棋局’!”

几国太子也是赞不绝口,他们可是有目共睹,夜承欢捏指下棋时可是一丝迟疑都没有,只是偶尔瞅了一下棋盘,棋子就一落一个准,如今,更是摆出了这等上古棋局。

棋局不用说,是夜承欢更胜一筹,等那长长的画卷被摆到众人的面前时,更是一声声惊叹不时从高台逸出,惊羡的目光,如一道道光束直射正享受凤苍穹服务穿鞋穿袜的夜承欢。

这,怎么可能?

她,竟然能在短短的一柱香的时间,把这马场之内的景象画得个叫栩栩如生,正中的高台,高台下的人影,左右比试的小高台,马场四周的百官,四个边角守护的御林军,无一不活灵活现,凤天帝等几国太子的表情,更是活生生地跃于宣纸之上,这等画功,又有几人能及?

画的旁边,还写着一首秀丽中不失飘逸的小楷,“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好。”众人抬头,环顾四周,见到从远远的宫殿冒出枝头的古树,这有如小桥的高台,如同古道的马场,边角几个统率骑马的身影,不由纷纷叫好,啧啧称赞。

凤墨歌的脸已然羞得不能再红,她画的是百鸟朝凤,自认画功无人能及,可比起这个苍王妃来,又何止输了一点?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她的意思,是在夕阳西下的时刻,就要将她打败,成为失魂落魄的“断肠人”吗?

“双儿……”左侧高台,笃定了结果丝毫不关心的两人,却在进行着主权的争夺战,凤苍穹更是捏着她的脚掌,弯身在她面前,挡住众人的视线,温热的大掌,在她如白玉般的脚踝徘徊。

“放手啦……”夜承欢咬牙低斥,他再这么摸下去,想要在这足足超过千人的马场,当场表演恩爱秀吗?

可是,他如今功力远远在她之上,怎么也无法挣脱,再加上那快能把人融化的炙热眼神,有意无意又撩拨十足的动作,暗哑的充满挑逗的声音,她实在是怀疑,如若现在没有比试,他是不是会把她扛回栖霞阁关她个三天三夜?

“你再不快点,今晚不准吃肉。”夜承欢如此一想,果断地怒了,而凤苍穹抬起一双深邃如海又晶亮似钻的凤眸,灼灼地看了她一眼后,想也不想就在她脚背落下一吻,这才恋恋不舍地为她穿好鞋袜。

呜……你个色胚,要是只香港脚,你还吻得下去吗?

夜承欢邪恶了,这才心满意足地睨了他一眼,为了不输掉你,我容易吗?你还在这添乱!

第十七局,比舞。

凤墨歌连输十六局,一直以来的养尊处优和高高在上被打破,万人追逐的荣耀感也被一寸寸侵蚀,柔润灵巧的面具之下,悄然裂成了冰河,慧黠的眸底,闪过狠厉的一抹幽光,适才对着高台之上清灵出声,“太子哥哥,为歌儿弹琴一曲,伴奏如何?”

“好。”凤麒麟自是正中下怀,俊逸优雅的身躯从高台飘落,一双温润的黑眸,有意无意地扫过夜承欢后,这才坐到七弦琴前,伸出修长的手指,轻抚过琴弦,悠扬悦耳不失浑厚大气的琴声,就由他的指间倾泻而出。

嗯?这两人,是圣女改变心意了还是借舞曲之名商量诡计去了?

夜承欢一阵惊诧,但也只是静静地看着,嘴角勾着淡雅而又隐有妖娆的浅笑,这狗屁圣女,吃了两回亏,怕影响水平,竟又把规矩改成了一先一后,还真是一张鸟嘴,反复无常。

算了,就由着她来吧,她倒要看看,她到底要输到怎样的程度才肯罢休?

凤墨歌随着琴声轻启舞步,红纱云袖轻摆似蝶舞,纤腰慢拧如丝绦,曼妙的身姿,有如一只蝴蝶翩翩飞舞,似是一片红叶空中摇曳,又似万花丛中一束红花,娇艳瑰丽。

倏而,她云袖轻扬,娇软的腰肢动人的旋转,连裙摆都荡漾成一朵盛开的风中芙蕖,七彩的蝴蝶,粉色的桃花,洁白的梨花,鲜艳欲滴的玫瑰花,纷纷从她的纤长的指间,乌黑秀丽的发顶,飘扬的裙摆之下飞舞而出,形成花的世界,蝶的海洋。

“好!”高台上下,就有人再次惊叹,这凤族的圣女,委实还是名不虚传。

夜承欢就不屑地哼了一声,竟然还来老一套,你是黔驴技穷了还是脑袋秀逗了?明知这等幻化之术根本就比不过她,竟然还要拿出来献丑。

在她的腹诽中,凤墨歌转瞬身形已转,秀足轻点,步履轻盈,翩若惊鸿,仙袂翩翩若轻云出岫,忽而又一个仰身疾舞,琴声也跟着她变得极为欢快紧凑,腰肢袅娜似弱柳,如夏日红莲悄然怒放,一只只鸟儿,不知从哪飘出,纷纷栖落在她的肩头。

“妙!”一干世子公子哥儿纷纷大叫,三国太子眸中也极为欣赏,但也还是沉稳地未曾叫出声来,这圣女要凤凰王朝的太子为她伴奏,于他们来说,舞再美,也难掩心底的阴郁。

凤天帝是唯一喜笑颜开之人,幽深的黑眸就有了缕缕得意之色,若圣女真选了太子,今日之事,就是求之不得的两全。

第140章 凤凰之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