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42章 动了杀机

  而这个人,正是夜承欢。

男子惊艳,女子倾城,他们自成一方天地的一隅,美好得隔绝了所有的人。

在众人的惊叹中,夜承欢十指纤纤,两对鸳鸯有如浮水而来,在她和凤苍穹的肩头交颈而立,恍若是两人情境的写照,只羡鸳鸯不羡仙。

凤墨歌的脸就似有了惨白,这个女人,为何想出来的点子,就总是比她高出一筹。

一曲而他而跳的灵魂之舞,终于慢慢地接近尾声,激扬的琴声,也似有了放缓的趋势,夜承欢蓦然身影飘移,双手与凤苍穹的相接漂浮于半空,在脑中吐出一声无声的命令,“小凤凤,出来……”

一阵耀眼的红光,从她的后背急射而出,慢慢地变成了七彩的颜色,展开再展开,一只有如栖梧鸾凤的色泽斑澜的大鸟,有如贴在她的后背之上,高扬着脖颈,神气而又不屑,隐隐的威压,不请而来。

凤苍穹有些些的呆,高台上下的人,更是发出阵阵尖叫,“也是凤凰……”

“比圣女的好看……”

“小凤凤,你干嘛要吓人?”夜承欢感受到无形的压力,不耐地翻着白眼,悄然下令,拉住凤苍穹的双手,以一个探戈舞的结束动作旋转进入凤苍穹的怀里。

“双儿……”凤苍穹紧紧地搂着她,半天也不愿放开,高台之上,一片目瞪口呆。

“太子哥哥……”木西雅似是接受不了地惊叫出声,这苍王妃竟也能召唤出凤凰,这怎么可能?

圣女可是只有一个啊!

木希尘,燕南诏和北冥夜三人半晌回不神来,他们不是傻子,也不是没长眼睛,夜承欢这一曲灵魂之舞,激荡了他们的心,但,怎么也比不上,从她后背浮出的,似有意识的透着威压的凤凰!

若不是他们眼花,若不是史载有错,那道耀眼的红光,又怎会是凤墨歌那种红影能够相比?

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圣女?

各种疑惑和失落,还有说不出的复杂无力感,纠结在他们的心头,凤麒麟也是久久地幽深着一双黑眸,邪肆的异芒,越来越甚。

凤天帝是最为眸底泛光之人,滚滚的得意之色,快要让他克制不住心头的激动。

想不到,附和皇后逼迫苍儿成婚,竟会让苍儿得如此奇女,他还真是糊涂,竟然还逼苍儿废妃。

右侧高台的凤墨歌,早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原来,她真是父主和少主哥哥要找之人!

这下,该要怎么办?他们都在怀疑了吗?

凤墨歌似坐立不安,娇艳的小脸再也维持不了原有的柔和,须臾,低低的问向身后的阿离,“怎么办……”

“四嫂……”这边,凤潇澈也是被惊到,一双邪肆的凤眸瞪得溜圆,夜承欢不耐地吐出一声暗骂,“怎么,不宣布结果了?”

你个小样,就这样就把你吓坏了,你四哥还说让你坐龙椅,姑奶奶怎么觉得一点也不靠谱呢?

“这一局,四嫂胜,圣女,还要不要比?”凤潇澈适才回神,尽管还是有点二,但四嫂赢了,他还是清楚的。

“稍等。”高台之上,燕南诏对欲要接腔的凤墨歌一个行礼,“圣女,在下有一疑惑不解,你和苍王妃,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圣女?”

呜……这些太子们,要不要反应别这么快?

夜承欢忍不住一声低咒,都怪那只骚包的小凤凤!

凤墨歌秀眉微拧,笑得极为柔和地对燕南诏出声,“歌儿从生下来开始,就是凤族神殿验证过的圣女。南诏太子,苍王妃不是说过,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吗?南诏太子还是去问苍王妃吧。”

呵,好家伙,知道往她身上泼“脏水”了?

夜承欢秋瞳微眯,倒是没有拒绝凤墨歌这回的“好心”,嘴角边扬起一抹很是惊讶的笑,“南诏太子,本王妃只是将军府的一介庶女,娘亲只是青楼女子,又怎么会是凤族的圣女?还是莫要说笑为好。”

呸,就算我是又如何?难不成,你们也和凤墨白那厮一般,想要来抢她这个有夫之妇?

高台之上,一片静默,木希尘几人的眉间,听到凤墨歌经过了凤族神殿的验证时,眸底的不确定,又隐隐的敛去了几分。

据说,凤族的圣女,第一标识是后背有完整的凤凰,第二,则需经过凤族神殿的验证,经凤族信物的认可,方能被推之为圣女,否则,就又要等下一个身有凤凰胎记之女出生。

“那苍王妃身有召凤凰之术,又作何解释?”北冥夜还是不放心,今日之事,疑点太多,也许他们先还以为苍王妃真是身有奇才,如今却是怎么也解不开心底的疑惑!

这苍王妃被下毒毁肤,也许,就是藏着什么玄机。

额……这帮太子们,还不依不挠了不成?

夜承欢就不豫地皱了皱眉,对着对面高台的凤墨歌一阵怒骂,去你个狗屁圣女,没真本事就拿你那鸟凤凰来出奇制胜,这才比到十几局,要不赢你,你要是局局拿它来显摆,还不得被你给扳回去?

她先还以为是召唤之术,谁知一问小凤凤,才知依旧是幻化之术,“凤缘九天”练到第八层的顶峰,是可以幻化出逼真的凤凰来的,她要是没有那番手镯的奇遇,只怕真会把凤苍穹给输掉!

“太子们既然怀疑,就宣本王妃的爹爹来一问吧,本王妃只是偶得奇遇,并非凤族之人。”

夜承欢眼波流转,闪过几许深思,凤族之女可是全都有胎记的,若她娘亲真是,夜南天应该知晓。

“宣夜将军。”高台之上,凤天帝欣然同意了夜承欢的辩词,一双幽深的眸底闪过深沉莫辩的精光,真也好,假也罢,他凤凰王朝能留住两个“圣女”,这又是何等的威名?

呵,这狗皇上,打着一石二鸟的主意吗?

这帝王之心,还真是可歌可泣呢!

夜承欢就不屑地勾了一下嘴角,但也没再计较,只要能打消他们的疑虑,圣女不再扬言嫁给凤苍穹,对她来说,是最为完美不过的事。

马场东边角的夜南天匆匆而来,他似惊讶至极地对夜承欢看了一眼,这才低垂敛首,对凤天帝恭敬出声,“皇上,召老臣前来所为何事?”

夜承欢未等凤天帝出声,直接挑眉询问,“大将军,他们怀疑本王妃是圣女,你且说说,本王妃的娘亲,身上可有凤族的胎记?”

“没有。”夜南天老脸一红,回答倒是没有一丝迟疑,那个女子,身上可是洁白无暇啊!

嗯?没有?

夜承欢一阵疑惑,脸上却笑得嫣然若花,“太子们,本王妃的娘亲既非凤族之人,自也生不出凤族之女,还是莫要坏了圣女的声名!”

燕南诏和北冥夜就有些的讪,木希尘则是寒眸深幽,谁也不知他在想什么!

高台上下,马场四周,有一小阵的沉默,人人都把惊讶暂时收敛,静待着两女之争的发展。

第142章 动了杀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