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49章 清理门户

  “福禄,你还果真是她的人!”凤天帝惊得飞身而起,那丝心痛之色也瞬间消失,冷厉的幽光,从他的黑眸直射而出。

“哈哈……皇上,原来那个心机最深的人,一直是你!可怜皇后二十年来,掉在你编织的宠爱陷阱中,以为你对她言听计从,可到头了得到了什么?死了还要毁尸,两个儿子,一个疯了,一个残了,如今,你竟还要斩草除根,连最后的一点念想,都不留给太子吗?”

福公公,也就是福禄,那双原本恭敬的眼似是猛然充满了无穷的恨意,细长的指甲,泛着幽幽的绿光,向凤天帝的身上狂乱的划去。

“来人!”凤天帝不敌,急得向门外飞去,可却发现门竟被福公公反锁,机关启动,外面,一只苍蝇也飞不进来。

福公公笑得阴森,“别费劲了,你的人,全被毒晕了。”

“苍儿,有人要篡位……小心!”凤天帝蓦然逼近那个铁作的窗棂,用尽全身的力气喊出了最后一句,随后一阵晕眩,失去了知觉。

夜幕微垂,太子府,夜君倾的房间。

“太子……你这是怎么了?”夜君倾捂着嘴,一双惊慌的云眸里盛满了震惊,看着从床上一醒来,接到一封密报后又急急地拿出一套粗布衣衫换上的凤麒麟,纤白的手指儿发着抖,半晌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凤麒麟幽黑的眸底渗出冷厉的寒光,俊脸却带着一丝透明的惨白,“倾儿,你跟不跟本太子走?”

“走?去哪?”夜君倾一阵心慌,大脑已然没法思考,这太子,是败了吗?

竟然,还被人切成了太监!

“倾儿,你是怕了吗?变成这样,你就不爱本太子了是吗?”凤麒麟穿好衣衫,蓦然转身捏住夜君倾的下巴,手指用力的程度,只差把她的骨头捏碎。

夜君倾疼得眼泪都掉了出来,哽咽着低泣出声,“太子,倾儿跟你走。”

“是吗?”凤麒麟笑得邪肆,温润的眸底却是极为的寒凉,顺着她的下巴抚上脸颊,动作极为的缓慢,似爱抚,又似折磨,直盯着夜君倾的黑眸,透着幽幽的冷意。

“轰……”外面,似有一阵震天的爆炸声响起,凤麒麟一惊,把夜君倾搂至身前,一把匕首,抵在她的喉间。

“四弟,你还真狠呢!太子皇兄,委实自愧不如!”凤麒麟这才抬头,一双眼眸似已恢复了常色,嘴角的浅笑,也极为的优雅,如若不是过于苍白的脸色,都会让人错觉,完全还是温文尔雅的太子。

凤苍穹从窗外飞身而进,稳稳地落在凤麒麟面前,深邃的眸底射出幽幽的冷光,紧抿的薄唇,勾出讥俏的弧度,“太子皇兄,四弟心知你还有后招,一点‘蚀骨散’而已,就难倒太子皇兄了吗?”

“哈哈……四弟果真英才!论筹谋,谁又能胜过四弟!太子皇兄今日棋输一着,自甘认输!”

凤麒麟嘴里打着哈哈,幽深的黑眸却是急转,挟持着夜君倾往床柱的方向后退了两步,却被一声冷音断然阻止,“别动!”

解决了一帮前来阻拦的手下的夜承欢,也如一阵风般从窗**入,一把飞刀险险地擦过凤麒麟的脸际,人已然到了他的身后。

“四弟妹,可别动手,你一动手,你八姐的命,可就完了!”凤麒麟一惊,心知今日在劫难逃,嘴里却是强自镇静,一双黑眸,看不出丝毫的异色。

嗯哼,你以为你现在还有谈判的资本吗?

夜承欢不屑地勾了勾唇角,向对面的凤苍穹看了一眼,如水的秋瞳满目皆是戏谑。

呜……她家的这个男人,还真是让她始料未及呢!

从御书房出来不远,她直觉不对,凤苍穹封太子的事,尽管是明日早朝时再正式下诏,可有不少人当场就已然改口了,福公公身为一直服侍的近身太监,既然有了讨好之意,又为何还会说出“苍王慢走”的字眼。

她正说着自己的疑惑,空气中却似传来了凤天帝的惊叫,返回御书房却发现进不去那个铁笼,这才兵分两路前去搜人。

太子被切了命根,经太医包扎后就直接送回了太子府,她原本还怕太子早已逃走或是等着他们自投罗网,谁知凤苍穹却告诉她,在那把飞刀上,他抹了“蚀骨散”,就怕一个没有切中,烂也要把它烂掉。

而“蚀骨散”的药效,就算他有解药,也会让人昏迷小半个时辰,废太子立太子,前后不过两柱香的时间,太子若未清醒,应该还没来得及离开。

果然,等凤苍穹飞速回了一趟苍王府取来“霹雳弹”,而她去了凤墨歌的宫殿把她抓了当人质,再来这太子府会回时,这凤麒麟,才刚醒来一小半会而已。

“说,父皇在哪?”夜承欢从身后两指一伸就点了凤麒麟的穴,一个手刀劈晕似要吓呆了的夜君倾后,这才直直地盯着凤麒麟的眼睛,凤苍穹则自发的问话。

额……你个男人,装的这么酷,为毛问的第一个问题不是玉玺在哪?

夜承欢心底一阵磨牙,妖娆的秋瞳却是一点也不放松,这太子先被媚毒折腾得不行,又被切了命根中了“蚀骨散”,身体虚弱,倒也不用费多大的力。

“地道。”凤麒麟吐出二字,目光极为迷离。

“机关在哪?”

“床柱。”

凤苍穹得到了回答,找到床柱边的机关一个按下,就闪身消失不见,身后的夜承欢再次低咒,这才接着提问,“玉玺在哪?”

“不知道。”

嗯?不在他手上?

夜承欢惊讶得不行,这狗皇上,莫非真在骗她们?

催眠不觉中撤去,凤麒麟忽而黑眸闪烁,身不能动,却对夜承欢笑得极为的温润,隐有邪肆的异芒,“四弟妹,如若那天本太子下了狠手,直接杀了四弟,把你抢来做了本太子的女人,你会喜欢本太子吗?”

什么?

夜承欢一阵耳鸣,这狗太子,不会是被切了命根脑袋也变残了,竟然问出如此没有水准的问题?

“就算凤苍穹化成了灰,本王妃也不会看上你。”夜承欢不屑地吐糟,你为了皇位不惜一切,我又怎会喜欢你这种阴险小人?

“四弟妹,能不能看在四弟和七弟平安无事的份上,放本太子一条生路?”

凤麒麟微眯着眼,心底的阴郁和恼恨快要把他淹没,可惜他今日着了凤苍穹的道,不说斗不过他,连眼前的这个女人,他也拿她没有半点办法!

地道之内。

福公公拎着昏迷的凤天帝,七拐八弯来到了一间密室,这才往凤天帝鼻尖之下伸指一弹,对着身后的一帮灰衣人冷声下令,“把这里机关毁掉,待楼主一来,即刻撤退!”

“是。”灰衣人应声退下,凤天帝也悠悠地醒转,浑身无力,幽深的黑眸却射出冷厉的精光,瞪着一张空白的明黄圣旨,不怒而威的脸,刻满了冷凝,“福禄,你想干什么?”

第149章 清理门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