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57章 劝解失败

  呜……是母夜叉吗?好歹知书达礼的两国公主好不?

你个丫的,明知人家就等着你拒绝,你还在大殿之上摆你的王爷架子,要是耽搁了救小轩轩,看我不剥了你的皮!

夜承欢不豫地翻着白眼,看到气得转身上了马车的月贵妃时,隐有恶趣的笑意,“好吧,先带四嫂去逛逛,逛高兴了,咱就告诉你。”

“四嫂,包你高兴。”两人上得马车,夜承欢微阖了双眸,悠闲地躺在马车里小憩,凤潇澈则一脸邪佞,坐在一侧叫追月跟上,一路行到大街时,又转为步行,借着人群的掩护,远远地跟在月贵妃的马车之后。

“是澈王和当今的太子妃……”

“看到没,太子妃再也不是黑乌鸦了,变成美人了呢……”

“是啊,她还打败了圣女,哪里还是以前的那个草包啊……”

大街之上,照旧议论纷纷,夜承欢和凤潇澈也不急,听而不闻地闲逛着,一边走,一边还观赏着两旁摆摊的小物件儿。

“四嫂,这个好看吗?”两人走到了一个卖挂件的小摊儿前,有各色的金鱼,玉佩,还有小人儿之类的,凤潇澈伸手拿起一个有如红孩儿般的小人儿,萌萌的样子,似是极为可爱。

嗯,这厮还真对小轩轩有意思?

夜承欢直觉诡异,看到这个小娃儿,她就自然的想起了小轩轩,心下就又有些微涩。

但,也只是一秒,她很快收拾了落寞的心绪,微勾唇角邪恶的打趣,“七弟,你真不喜欢那两国公主?你也二十了,该成亲了。”

呜……你不是出名的风流王爷吗?怎么一个“毁容”,就弄得府中侍妾全无,洁身自好地把家都给搬到以前的苍王府,如今的太子府来了?

“怎么?四嫂要赶七弟走啊?”凤潇澈邪肆的眸底就似快速地闪过一抹厌恶,面若芙蓉的俊脸却笑得格外的妖娆,有如一朵寒梅怒放在街头,加上今日难得正经地穿了一身华服,更是吸引了一干吸气的赞叹之声。

“澈王和太子,真不愧是兄弟,长得都叫一个好啊!”

“只可惜,走火入魔毁了功力,要不然,不知多少女儿家想要嫁呢!”

“毁了功力又如何?要是澈王能看上我家的闺女,我一定给他送进府去……”

大街上,褒的叹的逢迎的都有,更多的则是对他的惊羡和欣赏,当然,也有不少男人的视线扫过夜承欢,但却都被凤潇澈那种妖冶中带着冷意的目光给看得直觉的缩了回去,这才纷纷反应过来,这个风流王爷,能让太子和太子妃如此之爱护,只怕也不是那么简单。

“啊,好痒啊……救救我……”前面,原本还是悄然地行驶,也不敢招摇的臣相府的马车里,忽然冲出了一个人影,直向百米开外的一间医馆奔去,踉跄的身躯,凌乱的衣衫,看傻了大街上一干人的眼。

“那不是月贵妃吗?”

“是啊,是月贵妃呢,听说被废了,皇上的妃妾全遣散了……”

“不会是受不了变疯了吧?”

很多人就都看傻了眼,夜承欢远远地抿唇直乐,还真是一点不“温柔”呢,生生毁了一张花容不成?

夕阳西下,落霞满天,“福记楼”天字号包厢内,一片喜气洋洋。

“各国太子,不介意我带家属来赴宴吧?”一身红衣的夜承欢和凤潇澈满脸妖娆地起身,对着门口走进的三个玉树临风般的人儿秋瞳轻眨,满脸浅笑,身后的杏儿也是笑得甜美,冰儿则一脸清冷,如冬日的一缕寒霜若有似无,却又不容忽视。

奶奶的,还真是一帮消息灵通之人,她和凤潇澈刚逛完街,就陆续收到三国太子的拜贴,说是邀她一聚,一气之下,干脆约了个全,定在申时“福记楼”最大的天字包厢,由她做东,反客为主宴请三人。

想追她是吗?那还要开战?

夜承欢郁闷不已,秋瞳却是转动个不停,既然有意示好,若能拖延战期,倒也少点后顾之忧。

“太子妃盛情款待,在下客随主便。”木希尘莞尔打趣,一身紫衣俊雅非凡,惊颜如画,色若春晓,霸气的眉梢妖媚流动,如月的寒眸,有如跳跃着不羁的星芒。

燕南诏和北冥夜也是一脸优雅的笑意,白日在大殿的阴郁全然不见,光华流转的黑眸间,闪过各色惊艳和爱羡的光芒。

额……夜承欢一阵无力望天,直觉这异世就是作得厉害的大染缸,难不成在他们的心里,追她和四国角逐争夺高位之间,一点也不冲突是吗?

“来,各位敞开了吃,千万别客气,既然来到这,就别来那文绉绉的一套了,我先干为敬,你们随意。”夜承欢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白皙圆润的手指,擎着那白玉般的酒杯,娇艳如画的脸,妖娆得百般美好的姿容,看得三人眸底皆是一震,各色动容隐藏在各自的心间。

“好!太子妃巾帼不让须眉!佩服!”燕南诏和北冥夜出声赞叹,也一口喝干手中的酒,凤潇澈则一脸邪肆地盯着剑眉斜飞的木希尘,在他眼里看来,这个才是他需替四哥守着的狼。

第157章 劝解失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