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17章 记忆全无

  夜承欢气得不行,就也不客气地飞身上前,一根银针慢慢地推入他的眉心,“不说,姑奶奶就先叫你死!她死了,也拉个陪葬。”

“你……”桃潘安额前冷汗直流,感觉到死亡的威胁离他越来越近,俊俏的眸底,闪过几许思量。

小桃红只是爹爹一个不安分的侍妾生下的野种,他真要为一个不喜欢他的女人送了命吗?

这些人,又为何定要救她?

难道,她们是小桃红的亲爹请来的杀手,把他抓住要他的命,趁机夺了“桃园”的产业不成?

“你要杀就杀吧,若想她不死,就让小爷和她洞房。”桃潘安一阵考量,眸底掠过几许精光,如若真是那样,他说也是死,不说也是死,还不如,临死也别让她好过。

洞房?

这么说,还未正式成亲?

夜承欢的心间就似呼出一口气,不客气的目光上下扫过桃潘安,奶奶的,你以为真是潘安再世不成?

想碰她的娘亲,想都别想!

“除了这个办法,还有什么?”夜承欢忽而冰冷了目光,放柔了声音,三个时辰太过紧急,她没有这么多时间在这里和他耗。

桃潘安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视线渐渐的变得迷茫,“换血。”

换血?

夜承欢眸底隐有一震,凤潇澈则隐隐带着愉悦,看来,他想要孤注一掷的猜测,还是没有错。

嗯?这厮想恢复功力,是为了救她的娘亲?

“怎么换?”

“……”

夜承欢察觉到了凤潇澈嘴角的笑意,秋瞳中蓦然收敛了那股冰冷,这风流王爷,倒也学艺还精!

“轩儿,你会吗?要是不会,去叫爹爹来。”

夜承欢卸掉了催眠,出声询问着小轩轩,凤潇澈暂时没功力,等他先炼虎丹的话,还不如赶时间叫凰枭来。

“姐……这世上,还没有轩儿不会的事情!”

小轩轩就挑高了眉,对着隐有得意的凤潇澈又是一声不豫的冷哼,以为就你会看出解法吗?

小爷也看出来了!

既然是只有圆房才能解的毒,定是中了血蛊,当然是取了他的精血。

就是不知这小子还是不是童子?若不是的话,那倒麻烦了。

“说,有没有碰过女人?”小轩轩一念至此,忽而捏住了恢复清醒的桃潘安的下巴,云眸中射出轻狂的冷芒,看得桃潘安一阵眉梢直跳,这个小子,怎么这么厉害,竟看出了玄机不成?

嗯?还要童子血?

夜承欢一阵好笑,看了看也隐有红云的凤潇澈一眼,脑中忽有灵光一闪而过,这厮,不会风流了多年,也还是个处吧?

那可真是太有喜感了!

“四嫂,你看什么呢?”凤潇澈察觉到夜承欢往他下腹直瞄的眼光,一脸黑线地嘴角直抽,这个“黑心”的女人,不会发现他的秘密了吧?

这么多年,他一碰到女人,脑中就会闪过肮脏的画面,久而久之,那些无趣的女人,竟是无一能勾起他的反应,除了四嫂之外,就只有……那个人了。

一想到小轩轩,凤潇澈就似咬牙切齿,看了看那张如仙人般的萌脸一眼,恨恨地别过了视线。

他才不信,他这辈子,还真栽在和四嫂有关的人身上了不成?大不了,他给自己使媚毒,不就是娶妻生子吗?

找不到心动的女人,怎么样都无所谓!

“没什么。”夜承欢笑得恶趣,看了一眼已然指间冒出火焰在烧银针的小轩轩,妖娆的秋瞳闪过一丝赞许。

真不愧是同宗的师兄师弟,两人都要强,到底谁会征服谁,还真是不好说呢!

小轩轩烧好了银针,递了一根给夜承欢,让她刺破夭漫的血管先行放血后,又在她的另一只手腕,刺了一个较大的洞,这才走到惊吓得不行的桃潘安面前,一个手刀就砍晕了他。

夭漫身上的血如泉涌般流出,小轩轩这才把两人的身体并排放在一起,把银针精准地刺入了脉搏,指间蓦然发力,桃潘安的鲜血,竟是形成了缕缕的红线,准确地流入了夭漫另一只手腕之上那个比较小的洞,缓缓地给她注入新鲜的血液。

额……原来,这异世没有输液设备,就是这样输血的啊!

夜承欢直觉这内力还真是好用,看她也不用帮太大的忙,这才走到了凤潇澈的身边,“七弟,四嫂帮你炼虎丹吧。”

一股内力,蓦地从凤潇澈的后背渗至他的丹田,又慢慢地渗至他的全身经脉,直到他掌心的虎丹已然融化,这才松开放在他后背的手。

凤潇澈已然入定,口不能言心底却是感激,四嫂至少给他输了二十年的功力,等他炼了这虎丹,比起原有的功力,倒还多出了二十年。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乾清宫,凰枭忽觉眼皮直跳,凤天帝则是一脸无奈,这太子妃,为何还不来参加为她而办的宫宴?

“报,皇上,太子妃命人来通报,等不及的话,可以先吃。”

不远处,接到赶来宫中传信的追月口信的太监,急匆匆地行了进来,凤天帝一听,额间直跳,最终,黑眸闪了又闪,吐出凛然的一字,“等。”

已然快到申时,地下宫殿里忽而响起略显焦灼的叫喊,“姐……血可能不够!”

小轩轩皱着眉,额际早已沁出细密的汗珠,眉角那颗妖娆的红痣,也被衬得格外的鲜艳,落入已能微微开眸的夭漫眼里,蓦地起了迷茫的纠结。

这人又是谁?那个澈王呢,去了哪里?

什么?血不够?

夜承欢心底一惊,看了看桃潘安快要凝固的出血口和他面如白纸的脸色,有些暗叹地摇了摇头。

原来,这异世的内力再厉害,还是比不上现代抽血和输液的设备啊,时间耗得太久,尽管她用灵力护住了桃潘安的心脉不让他死,但似乎,还是自发停止了造血的功能。

“轩儿,留一点到碗里,若能慢慢恢复,倒也无妨。”

夜承欢眼波流转,收了射在桃潘安身上的红线,几步走过去拿了一个干净的茶杯,接了一点血样。

已然换了这么多的血,到时多用点药材进补一下,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吧?

“姐……她身体不好,要的血比较多,中了血蛊的血,要换比原来多一倍的血才行。”

小轩轩还是不放心,云雾般的黑眸在看到夭漫睁开的眼眸时,讨好地笑了一下,但也没敢贸然地叫娘亲。

要是她一个激动,有什么大幅的动作引得吐血的话,那可就前功尽弃了。

要多一倍?

夜承欢皱了皱眉,流转的眸扫了一下先前夭漫流出的那一片血迹,这桃潘安的血,怎么也比那个看着就贫血的夭漫多,粗粗一算,还差四分之一的血是不是?

那如今,只要有人和夭漫血型相同,或者说是与桃潘安的血相同,就能做到万无一失了?

夜承欢脑海思索着,动作迅速地舀来了一杯清水,把那滴凝固的血样倒了进去后,划破了自己的脉搏,一试,失望地摇了摇头。

第217章 记忆全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